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学者 -> 专家论点
张燕生:中国经济如何打好持久战
时间:2019年05月27日    作者:张燕生

 

时间:2019-05-23    来源:环球时报

 

我们常常说美国是个霸权主义国家。所谓“霸权”,包含拥有世界其他国家所没有的政治霸权、军事霸权、经济特权、货币特权和金融特权。就当下国际环境看,美国挑起贸易战的目的是要改变国际秩序、多边机制和全球治理体系。受此影响,目前占到中国对美出口的40.7%的外商投资企业,有一部分(成本指向的外资)会在贸易战压力下转移出去,影响沿海地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就业;就科技来看,美国接下来很可能会出台对14个高技术产业实施更严厉的出口管制,并针对中国高技术行业领域的国际合作实施长臂管辖;中国的涉外经济部门,像外资、外贸、外汇以及股市也会因此产生不确定性波动。

那我们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又来自于何处?应该看到,中国经济的特点,一是潜力大,二是韧性足,三是回旋余地大。过去40年,中国企业就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中美交锋、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本世纪初的国际金融危机这样的开放条件下,从弱到强、由小到大,从游击队到正规军,一步步发展起来的。我们过去善于打持久战,今天也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所谓“做好”,就是要增强综合国力和产业国际竞争力,增强金融、科技、农业补短板、强弱项、克瓶颈的能力,把中美贸易摩擦变成中国促进对外开放、对外合作以及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动力。

“狼来了”,开放的含义就是引狼入室、与狼共舞。在开放条件下,我们不努力就会被狼吃掉。怎么发展壮大自己,我认为核心问题有几点:

首先,过去依赖外向型经济(一切为了出口,包括从事代工和贴牌,嵌入跨国公司工序分工体系)的模式必须进行颠覆式调整。从过去嵌入到跨国公司的国际供应链,提供廉价劳动力、土地等资源要素、低标准环境容量的汗水驱动增长方式,走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品牌和营销渠道的创新驱动、跃升到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发展方式。

其次,做好沿海或内陆地区劳动密集型外商企业的引导工作。过去来中国沿海省市寻找廉价劳动力、土地、环境标准的成本驱动型外商投资企业,大量投资,在中国完成加工组装后产品行销全球市场。随着中国综合成本大幅上升,这些外资企业有相当一部分仍坚守中国生产基地。美国加征25%的关税率意味着他们可能会失去美国市场。如何创造条件将这部分工序和环节留在中国,通过我们的工作鼓励他们向中西部地区和中部地区转移,是具有很大可行性的方案,关键看我们怎么做。

再次,稳预期、稳就业、稳外资。中国长期是世界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中第一大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有些年份是世界第一大引资国。如果在贸易战下,部分成本驱动型外商投资企业离开中国,那么前来投资的是谁?来的将是市场驱动型(看中中国强大的国内市场)和效率驱动型(看中中国最大的人力资源和人才)产业。在这种情况下,应下大力气稳定外资、民企、国企对未来的预期,千方百计的鼓励就业优先战略的落地,创造好的投资环境、营商环境、创新环境吸引全球高技术资本投资中国。

最后,增强综合国力和产业国际竞争力,是让科技、金融、农业做到打不垮的最重要条件。下大力气发展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开发试验研究、关键共性技术和公共技术研究的创新链;在金融开放和市场化改革中要防止发生金融危机,避免经济脱实向虚;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抓在自己手里,从农业经营方式转换和农业科技创新激励入手,解决好14亿人的粮食保障问题,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松懈。

打好这场持久战,笔者有两条建议:

第一,吸取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谈判时的经验,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没有长时间的谈判,我们对GATT/WTO所代表的国际通行规则就不会有这么入木三分的了解,使得“入世”对中国全面进步发挥了如此重要的作用。

第二,在这场持久战过程中充分地了解美国,充分地了解自己,也充分了解世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方面,美国是个霸权国家,有丰富的经验和手段。同时,美国也是一个日益衰败的霸权国家,这个衰退的过程可能要持续较长一段时间。另一方面,从历史、体制和文化的角度看,美国又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年轻的行为特点是“急”和激进,动不动就凭借霸权强制要求别国作出一揽子让步,承诺要一步到位。而中国是一个有悠久历史的国家,是一个主张和而不同、开放包容的国家。因此,中国的行为特点是“慢”和渐进,一步步来,成熟一个做一个,先试点后推广,向一个生态体系逐步趋近目标。中国不是美国,这是中国的历史、体制和文化特点决定的,中国有自己的内在发展常识、规律和逻辑,别国必须尊重中国的原则、节奏和行为方式。

 

浏览次数: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