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库 -> 学者文选
自贸试验区“提速” 专家: 以改革的动力应对复杂外部形势
时间:2019年08月28日    作者:梅冠群

中国网财经8月28日讯(记者李春晖)距离上海自贸试验区扩围临港新片区仅20天,国务院又印发了关于6个新设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总体方案。我国自贸试验区建设正在提速。

此间多位业内专家对中国网财经表示,面对当前错综复杂的外部形势,在稳外贸、稳外资的调控任务下,正需改革出“实招”,及时通过自贸试验区建设释放制度创新红利,形成内生的增长动力。

自贸试验区建设“提速” 以改革应对复杂外部形势

自贸试验区是我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自2013年9月首个自贸试验区——上海自贸试验区设立以来,至今已经5次扩围,形成了“1+3+7+1+6”格局,全国拥有自贸试验区的省份增至18个。并且本次扩围后,实现了沿海省份自贸试验区的全覆盖,以及首次在沿边设立自贸试验区。

经由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总结提炼出来的新经验、新做法,也陆续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复制。据商务部统计,近6年来,自贸试验区已经累计形成202项制度创新成果并得以复制推广,包括投资便利化81项,贸易便利化64项,金融开放创新23项,事中事后监管34项。

进入8月份以来,我国自贸试验区建设有明显提速迹象。8月6日,国务院印发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时隔仅20天,国务院又于8月26日印发了6个新设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总体方案。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世界经济处副处长梅冠群对中国网财经表示,最近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和6个新设立自贸区的方案接连出台,可以说我国自贸试验区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上海自贸区临港片区的方案堪称是上海自贸区的升级版,开放力度比以前的方案大很多、步子也迈得更大,方案中有很多实实在在的内容。6个新设立的自贸区更是大幅拓宽了自贸试验的空间范围。这些自贸试验区正在成为我国扩大开放的关键抓手。

梅冠群表示,自贸试验区建设“提速”既有内因也有外因。从内因来讲,中国已经到了一个开放的新阶段,应该在哪些方面进一步开放、怎么开放,是设立自贸区的初衷。推进自贸试验区扩围,既可以推广以往成功经验,又可以因地制宜地在更多领域开展试验。特别是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尤其需要扩大开放,吸引更多外商来华投资,为经济增长增添新动力。

而自贸试验区对于外资企业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因为自贸试验区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比全国版负面清单要更短,在投资环境方面比全国其他地区更具有优势。据商务部数据,今年上半年,前4批的12个自贸试验区吸引外商实际投资近700亿元人民币,占全国比重达14%左右;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20%多,较全国增速7%的水平高出将近13个百分点。

外因方面,梅冠群表示,在贸易摩擦背景下,中国新设一批自贸试验区也是在对世界宣示,中国坚持开放的决心不会动摇。

专家:自贸试验区或将继续扩围 建议向更多沿边地区扩展

本次扩围之后,拥有自贸试验区的省份已经有上海、广东、天津、福建、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海南、山东、江苏、河北、云南、广西、黑龙江共18个,占我国全部省份的一半多。

8月26日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表示,本次自贸试验区扩围的目的,是要通过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多层次差别化探索,开展对比试验、互补试验,激发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更好服务于对外开放总体战略布局。

新设立的6个自贸试验区的定位各有不同:山东主要是通过加快推进新旧动能接续转换、高质量推动海洋经济发展、深化中日韩区域经济合作,推动对外开放新高地建设;江苏将通过深化产业结构调整、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等,在打造开放型经济、创新发展实体经济和产业转型方面先行先试;广西将通过深化与东盟的开放合作、推动建设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探索沿边地区开发开放等,形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河北将主要围绕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高质量建设雄安新区、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等,建设国际商贸物流重要枢纽、新型工业化基地、全球创新高地和开放发展先行区;云南将通过与越南、老挝、缅甸等周边国家合作发展,建设连接南亚东南亚大通道的重要节点,推动形成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开放前沿;黑龙江将通过推动东北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着力深化产业结构调整、建设面向俄罗斯及东北亚的交通物流枢纽、提升沿边地区开放水平,打造对俄罗斯及东北亚区域合作的中心枢纽。

新设立的6个自贸试验区中,有3个是在沿边地区,这是我国首次在沿边地区布局自贸试验区。梅冠群表示,沿边地区原本是开放的末梢,“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沿边地区变成开放的前沿,需要什么样的开放政策、怎么通过开放带动经济发展、沿边开放是不是要和过去的沿海开放走一样的路子,这些都要探索试验。而自贸试验区体系中首次纳入了沿边地区,将带来一种突破。

梅冠群建议,未来自贸试验区建设还需要向其他沿边地区拓展,甚至可以在沿边自贸区的基础上探索建设陆路自贸港,在投资营商环境方面全面对接国际先进标准,不断提升面向周边国家的开放水平。

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创新自主权”未来可期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创新自主权”。7月3日,国务院召开了第55次常务会议,专门听取关于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创新自主权工作情况的汇报。

在8月26日的吹风会中,王受文表示,商务部会同6省市以及相关部门,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部署,主要在五个方面对新设6个自贸试验区赋予更大改革自主权:

第一,聚焦贸易便利化。6个总体方案在贸易便利化方面提出一系列政策措施,比如,江苏方案提出优化口岸通关流程、推进货物平均放行和结关时间体系化建设;云南方案提出实施“一口岸多通道”监管创新;广西方案提出与东盟国家“单一窗口”进行互联互通。

第二,聚焦投资便利化。比如,将外资人才中介机构、无船承运、外资经营国际船舶管理业务的审批或备案管理权限赋予自贸试验区或有关地方。

第三,聚焦金融创新服务实体经济。如河北方案提出金融监管“沙盒机制”,在雄安股权交易所开展股权众筹试点;山东方案提出开展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改革试点。

第四,聚焦引进人才便利化。比如,广西方案提出将有关外籍及港澳台人才省级管理权限赋予自贸试验区;云南方案提出建立外籍务工人员管理长效机制;黑龙江方案提出开展海外人才离岸创新创业试点。

第五,聚焦体制机制创新。6个总体方案均提出支持各地构建精简高效、权责明晰的自贸试验区管理体制和用编用人制度,如山东方案、江苏方案都提出将能下放的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全部下放给自贸试验区。

王受文还表示,下一步将根据相关改革试点任务的实施效果,会同有关地方和部门认真研究,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

对于“更大改革创新自主权”如何体现,梅冠群表示,试验能否取得突破是地方探索出来的、自下而上的,不是职能部门讨论审批出来的,因此要有容错空间。“试验涉及面很广,不可能保证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位,如果试验出现了问题,及时调整就是了,不会影响到国家全局。”他称。

浏览次数: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