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赴韩国参加第十四届济州和平与繁荣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

  • 时间:2019-05-31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论坛主持人:

安仲勇教授   韩国中央大学GSIS前主席、韩国企业协会会长

 

论坛发言嘉宾:

美国: 杰弗里-j-肖特   美国彼得森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韩国: 崔康日  梨花大学教授

中国: 陈文玲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

日本: 渡边淳一  日本关西国际学院院长、日本庆兴义塾大学名誉教授 

 

主持人:

6月份G20将在日本召开,届时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会见面,请问陈总经济师,您认为是否会签订中美贸易协定。奇迹会发生吗?

 

陈文玲:

谢谢主持人!这里我想说两句话,一句是奇迹也许会发生,另一句是奇迹也许不会发生。为什么说奇迹也许会发生呢?这取决于特朗普总统的个性,特朗普总统在和金正恩隔空喊话的时候,也是骂得很凶,就是马上就要开战的架势,但是转眼之间就在新加坡握手言和了。

所以,美国特朗普政府现在对中国极限施压,来势汹汹,在2018年12月1日在阿根廷与习近平主席见面的时候,达成了共识,以前每次通话和见面的时候也都达成共识,表态表得特别好,但是下面的行动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极限施压、出尔反尔,不守信用,所以按照他现在这种打法,奇迹不会发生。特别是从贸易谈判开始,加征关税经历了11轮四个阶段,去年3月22日,对中国输美商品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去年9月开始,对中国输美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今年5月10日对2000亿美元关税加征到25%;6月17日将对3250亿输美商品展开调查,准备加征25%关税。所以,你看特朗普的行动不是往好处走,而是向着破裂这个方向走,而且愈来愈疯狂,从贸易战开始转向对中国高技术产品、高技术企业进行打压,这种打压超出国际规则,违背常理,用一切手段,用一个国家的力量对另外一个国家的企业下手,不仅仅是对华为一个企业,现在公布了13个企业。中国人感觉非常不理解的是什么?美国不是标榜是自由市场经济国家吗?美国在整个国际社会主张市场经济,还把中国列为非市场经济国家,但是美国作为一个市场经济国家,为什么不允许其他国家的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平等地进行交易呢?这是市场经济国家的行为吗?

现在美国打压的中国高科技企业,大都集中在深圳,所以中国网民调侃说,美国政府现在正跟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办事处开发区社区进行贸易战,因为这些企业全都集中在深圳。但是实际上,中国高科技企业不仅在深圳,也分布在全国很多地方,比如说北京、上海、杭州、成都等很多地方。这种打压,包括用国家的力量去对一个企业的高管进行绑架,所有这些行为都不是市场经济的行为。都不应该是一个号称自由国度——美国的行为。按照这样的走势,我认为即使两国领导人见面,也不会达成协议,所以我说这个奇迹不会发生。

但是奇迹也有可能发生,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特朗普实际上压力很大,他在日本最新放出的口风,就是说他希望中国能够尽快回到谈判桌上来,说我们能和中国达成协议。为什么呢?因为美国现在加征所有的高额关税,90%转嫁到了美国企业和美国消费者身上。彼得森研究所做过这方面研究,刚才彼得森研究所所长谈了这个方面的看法,但是他没有谈这个结论。IMF最新的研究结果,美国现在加征的高额关税,将由美国的出口商来承担,因此它转嫁的是美国的生产商,是美国的消费者。所以,美国每次加征高额关税,推出来的时候美国股市大跌,跌得最厉害的是和中国高科技企业连续最紧密的那些企业,整个板块上的企业都是下跌的。

所以,我说奇迹也许会发生,实际上美国特别是特朗普心里很着急,他为了要竞选下一届总统,需要美国有一个好的经济形势。但是贸易战打起来了以后,对中国加征高额关税,中国肯定要反制,中国是一个大国,不可能不进行反制,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经济不会好。当然,也会对中国经济带来影响,但是美国经济崩塌的可能性更大。特朗普希望回到谈判桌上来,所以奇迹也有可能发生。

谢谢!

 

主持人:

美国现在对中国华为进行制裁,有可能断供,那会对中国带来多少影响?会不会因此导致中国高科技企业出现重创?

 

陈文玲

非常感谢你的提问,你提的问题也是中国担忧的问题。美国的确是在高技术领域,特别是在一些半导体的尖端、顶端,在核心零部件等方面,确实是在世界的最顶峰。

但是,这些高端和顶端的产品是和中国的企业、世界的企业,已经形成了产业链,形成上下游的关系。在有些领域,中国是在产业链的上游,但是为数不多,比如说像华为,但是绝大部分产业还处在中低端。美国切断产业链,美国企业生产的这些中高端的产品卖给谁呢?高通也好,博通也好,英特尔也好,这些企业生产的核心零部件,特别是芯片60%以上是卖给中国企业的。中国2017年进口芯片,在全球是2600亿美元,其中从美国进口875亿美元,都是美国的高端芯片。现在美国打击华为,博通、高通、英特尔这些企业压力也非常大。这一段时间美国延长了90天给华为的供货期,所以这些企业都在加班,昼夜加班,不停地加班,所以任正非说我流泪了。其实,我认为美国企业一方面是为了给华为供货,另一方面是为了减少自身的损失。因此,我认为美国将来断供的话,肯定是两败俱伤,即使华为受到了影响,中兴受到了影响,但是影响更大的是美国这些高技术企业。他的产品卖给谁?他上哪里去寻找像中国这么大的市场?美国企业从全球产业链退出来吗?因此,我是不太担忧,我想早晚有一天,美国这些企业的疼痛、破产,甚至倒闭,它会让美国政府感到非常大的压力,等他再转回头来的时候,那么中兴也好,华为也好,还有中国一大批企业就不会再要你的产品。国家创新体系都在攻克芯片,把这个作为我们必须打破的瓶颈。中国人想做的事情,中国企业的创新能力,是可以完成这个转变的,只不过是时间早和晚的问题。

所有美国封锁中国的东西,从建国以来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能够封锁住中国,从两弹一星到现在的芯片。华为现在的芯片,海思的麒麟芯片已经发展到7纳米了。我前一段时间去上海做调研,上海现在做遥感系统,通过这个遥感系统,可以形成巨大规模的商业应用规模,他们使用的芯片是28纳米的。世界最先进的松下成像技术,用的也是28纳米的。不是说芯片纳米级别越小,应用范围就越大越广,不同纳米级的芯片在不同的产业、行业、产品上都可以应用。所以,绝大部分的产业链,美国是封锁不住的。个别行业和领域你处在顶端和尖端,封锁了别人,同时也使自己的企业受到重创,而且这种重创不是一般的,它会导致美国出口市场的消失,除了芯片、能源,都是同样的道理。

所以,我认为时间越久,美国的企业、市场、消费者感觉越疼痛,那么美国越被动,这是我的主要看法。

 

主持人:

中国市场规模很大,未来发展的前景如何?很多人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中的问题非常关注,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情况。还有韩国部署萨德之后,中国政府限制中国公民赴韩国旅游,到乐天居住,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陈文玲:

您提的问题是非常具有挑战性,也是非常敏感的一个问题。前半部分很好回答,也不敏感,中国市场确实很大,中国市场真的像一个大海,中国消费拉动经济占的比重,这几年都在70%以上,是中国经济增长主要的拉动力量。去年,中国的旅游人次达到55亿人次,餐饮业的收入超过了4万亿。中国市场的确很大,中国的游客在很多国家购物,其实对这些国家的经济都有相对的影响,有的影响大一点,有的影响小一点。

中国实际上战略纵深感是很强的,因为它有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加上现在的“一带一路”建设,和周边的国家互联互通,形成了越来越大的市场。而且中国有进口,有出口,有广州进出口交易会,有上海进口博览会,将来中国会成为国际贸易的中心,不仅是做制造业生产出国,而且未来会进口、出口,进出口、转口,中国市场是非常大的。我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中国市场将会是中国最大的红利。

您关注的这几个问题,我可以回答您。关于知识产权的问题,中国政府实际上是非常重视的,因为知识产权不仅是国际社会进入中国的投资企业需要保护,中国的企业,中国创造的知识产权也需要保护。从全球看,目前中国的专利发明权仅次于美国,在世界排第二位,中国在核心期刊发表的论文,在世界上位于第一位,是美日韩三个国家的总和。

现在中国一大批企业在创新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比如说华为,华为去年的研发收入就超过了1000亿元,在半导体行业,排在第一位的研发投入,获得发明和专利排在第一位的是华为,排在第三位的是中兴通讯。你就可以看到,中国的企业创新投入了多少的钱?中国去年创新投入占GDP的比重是2.18%,仅次于美国。中国在创新上取得的这些成绩,包括我们的高铁,包括核电,包括智能电网等等,也需要知识产权保护。因为中国也在进行国际产能合作,也在输出技术,我们也需要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绝对不是应美国的需要,美国也需要,我们也需要,所以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政府做了很多的工作。到目前为止,我可以说几个数字,中国建立了三个知识产权法院,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广州,建立了16个知识产权的法庭,建立了200多个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心。所以,中国知识产权不是一个零散的、碎片化的东西,而是一个成体系的保护制度安排,从法律上的立法,然后到建立健全执法机构和监督机构。中国企业违反知识产权是不行的,国外进入中国的企业,违反知识产权也是不行的。所以,中国已经判决了一些违反知识产权的案例,有判决中国企业违反知识产权的案例,也判决了美国高通在中国违反知识产权的案例。

至于您说的萨德,还有乐天,我可以直言不讳地说,部署萨德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在离中国这么近的家门口,安装了萨德,全天候地对中国进行监视,中国肯定是反对的!美国是没有道理的,监督朝鲜,你就在朝鲜周边安装,你在韩国安装干什么?,起朝韩的矛盾,也引起了中国很大的忧虑。所以,中国肯定是反对的,中国老百姓的情绪,政府是管不住的。当时有一条乘坐几千人的大船,已经到济州岛了人们就是不上岸,不是说中国政府要求你不要上岸,那都是老百姓自发的。

 

主持人: 

中国目前是否完全解决了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陈文玲:

我相信你刚刚看到了中美两个国家的美女主播隔空辩论,刘欣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中国的确是建立了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而且对知识产权保护非常重视,打击假冒伪劣商品,有的时候将假冒伪劣商品付之一炬,在各个国家都没有这种极端打击力度。

但是,有没有违背了知识产权?有没有企业侵犯了知识产权,包括商标权,这肯定还是会有的。不仅中国有,我记得日本在当年高速发展时期,韩国在亚洲四小龙的时候,曾经都是假冒伪劣商品的集散地。后来随着产业转型升级,随着社会不断地进步,这些问题越来越少。中国随着经济的发展,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建立,我相信违反知识产权的行为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且它建在社会上没有立足之地。

我不否认,说中国现在一个案例都没有,不可能,如果是这样,我们中国建立法院、法庭、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就没有用了。但是,其他国家也有,美国也有,需要各个国家共同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

 

我特别赞成彼得森研究所杰弗里先生的发言,我们以前也进行过多轮讨论,我也到彼得森研究所去过多次。您给我两分钟发言,我想说几句话:

一句话是,现在的中美贸易战也好,美国发起的和其他国家的贸易冲突也好,责任在美方,而不在对方。现在由于特朗普政府这种所作所为,使美国大国信用丧失轶尽,大国威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美国以局部利益,牺牲掉了长期的利益;以短暂的贸易利益,牺牲掉了战略利益。这对于美国是由盛转衰的一个加速器,或者是一个转折点。

第二句话,我们必须面向未来,当前要解决中美贸易摩擦,已经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不是就贸易谈贸易就能解决的问题。刚才美国的专家、韩国的专家、和日本的专家,都主张基于规则的自由贸易,我同意他们的看法。

第三句话,对美国政府进行几点忠告或者叫警告。

一是美国政府必须悬崖勒马,对各个国家加征高额关税,你们依据是美国自己的法律法规,不顾国际秩序和国际规则,不是基于规则的这种胡乱行为必须停止,必须悬崖勒马。

二是美国必须实行对华战略转向的再转向。美国对华的战略转向产生了重大误判,美国必须实行战略再转向,现在美国把中国当成主要战略对手,当成敌对的力量,这是完全错误的,是方向性的错误。中美两国应该建立建设性的合作伙伴关系,共同面向人类,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携手建立更美好的世界。

三是特朗普当总统不够格,应该沉下心来学习如何做国家领导人。当然,我说他不够格没有用,但是我觉得他的心智不太成熟,我建议美国的经济学家,像彼得森研究所这些资深的专家,去给特朗普总统讲一讲经济学的理论,让他能懂一点经济学的原理,贸易的规律,贸易的秩序,让他稍微守一点规律。

谢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