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瑾访谈(上篇):八维发力 打造高质量发展数字经济新引擎

  • 时间:2019-12-16

张瑾访谈(上篇):八维发力 打造高质量发展数字经济新引擎

2019-12-16 14:52:28 来源:中宏网

  中宏网北京12月16日电(记者王镜榕)备受关注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2日闭幕,作为每年最后一个重量级政府会议,它的任务承上启下,既要对过去一年经济形势做出研判,也包括在此基础上对第二年的经济发展作出新的部署。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点上,面临复杂的国际经济格局,明年中国经济走势备受瞩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20年六大重点工作,第五项为“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充分说明数字经济是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重要驱动力。

  日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张瑾就相关话题接受本网专访。

  数字经济成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中宏网记者:结合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大力发展数字经济等全会精神能否谈谈您的学习体会?

  张瑾:数字经济对GDP的增长功不可没,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达31.3万亿元,占GDP的比重34.8%,对中国GDP增长的贡献率超过67.9%。在国际经济格局深刻变化的形式下,数字经济成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数字经济通过生产方式的改变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引领消费升级,打开新的市场空间,未来网络型基础设施建设和科技型企业将迎来大发展。

  数字经济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得益于不断成熟的新技术支持和我国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客观需要,数字经济通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对传统产业信息化改造和促进就业等方式,信息技术因此成为引领经济发展的核心引擎,成为未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要驱动力。在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的支持下,信息实现高度共享与快速传播,极大降低信息不对称,强化市场竞争机制,提高了全要素生产率。通过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能够对传统企业进行信息化的深度改造,激发广大市场主体的创新能力和动力。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平台,能够促进小微企业的发展,创造大量的就业岗位和新的职业类型。

  数字经济通过生产方式的改变引领消费升级。我国电子商务、移动支付、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创新应用不断涌现,加速制造业生产模式变革,通过数据挖掘与分析,企业更加便捷了解客户需求,据此进行针对性、个性化生产,可以更好满足客户需求,避免不必要的资源浪费,真正实现按需生产。2019年,跨境电商发展势头强劲,逐渐演变为制造企业国际化的主要渠道。2020年,5G将迎来大规模商用,信息技术创新迭代与新型消费需求迸发或形成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倍增效应,加速激发市场活力。信息消费会成为影响个人知识结构的第一来源,有能力提高信息获取效率、提供优质信息服务的企业,会成为数字经济的新生力量。

  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和科技型企业将迎来大发展。在复杂的内外部环境下,基础设施建设是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力量。在5G规模商用的带动下,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将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强有力支撑。5G是实现万物互联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对促进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具有重要支撑引领作用,“5G+工业互联网”应用加快落地,将有力支撑工业经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5G到来对原有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既是一个增值,也是一个考验,信息化水平高的行业和企业,迎来发展机遇,做的薄弱的需要补课。未来5G商用及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的上下游产业、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板块会快速成长。在政策的扶植下,以人工智能、芯片、5G、软件等重点领域核心科技型企业将迎来更大发展空间。

  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治理之道

 中宏网记者:结合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您对推进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所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及治理之道有何建言?

  张瑾:全面迈入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新生产要素,我国应从基础设施、市场体制、信息共享、知识产权、创新环境、人才培养、社会问题等方面采取措施,为数字经济平稳快速发展提供保障。

  完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加快5G网络、互联网数据中心、大数据与云计算应用平台、内容分发网络等基础设施建设和升级,构建移动、高速、安全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高质量5G网络,由重点地区逐步扩大规模,5G网络建设中充分利用现有基础设施资源,初期以满足增强移动宽带及部分低延时高可靠场景业务为主,采用中频段优先满足城市地区和重点行业场景覆盖。随着技术和网络的成熟,逐步全面支持5G三大场景,加强毫米波高频段覆盖。加强共建共享、电力资源等方面政策支持,培育丰富的应用场景促进网络建设。运营商要积极探索新型商业模式,形成资金运转良性发展。推动垂直行业运用5G主动创新,推出多个5G杀手级应用,消化5G网络投资成本,加速推动5G成为经济增长的引擎。政府要辅助和推动这个关键的转折期,有积极的宣传、清醒的分析和务实的政策和投入。

  构建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市场体制。探索包容创新的审慎监管制度,加快数字经济融合应用领域法规制度建设,进一步强化科技、金融、财政、税收、人才、定价、知识产权等政策支持,深化放管服改革,消除行业政策壁垒,鼓励支持多元市场主体平等进入,培育壮大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根据数字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加强法规制度和标准体系建设。减少数字经济领域的非行政许可审批和资质资格许可,对新设行政许可的范围进行严格控制和审查,打破行业进入壁垒,在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领域引入市场机制,发挥政企合力推动智慧城市发展。

  研究促进数据共享和开放的产权制度。数据要成为有价值的资产就得通过大数据分析,把数据转换为信息,国家、产业、行业、企业在战略布局上,必须以数据分析为依据,提高规划的精细化程度,以此作为决策流程的必备依据,实现资源地合理配置,数据才真正成为驱动经济运行的关键性生产要素。数据是人工智能算法优化的重要原料,人工智能发展需要数据的喂养,数据对企业未来的发展越来越重要。一个国家数字经济的竞争力在于数据处理能力、共享程度和开放程度。大数据成为一种有价值的资源,这将引发数字经济市场的产权制度及激励机制、市场信用关系、市场组织结构和游戏规则等方面根本性的变化。但是在这些方面中国的法律制度准备不足,因此需要深入研究和出台在保护隐私的情况下,促进数据共享和开放的产权制度。

  鼓励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和技术创新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动力和重要特征,目前处在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过渡阶段,我国走在了世界前沿,没有太多的样本可以学习。需继续加强国际合作,加大对云计算、边缘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的支持,增加科研投入和激励强度。构建形式多样的风险投资制度,加强技术创新体系的法律制度建设,为数字经济中的技术创新提供激励与保护。鼓励商业模式创新,推动线上与线下、制造与服务、科技与市场、产业与金融相结合,并通过支持发展新兴业态、安排专项资金等政策手段鼓励信息企业进行商业模式创新。

  实施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激励企业增加研发投入,促进数字经济相关产业技术创新和研发能力提升。一是要加快完善移动通信和相关行业应用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对专利侵权行为要严厉打击,营造鼓励科研创新的良好氛围。二是重视专利质量,有效加强专利布局。业界在评价通信领域专利价值时,应通过市场来体现和评价专利价值,这是我国提升数字经济产业创新实力,实现相关产业健康高效发展的大方向。三是建立与数字经济相关的市场驱动型专利交易和许可平台,为技术的转让和许可提供便利。通过技术授权等有效激励手段,可以挖掘移动通信领域技术创新者最大创新潜能,提升先进技术引进吸收消化再创新能力,保障消费者和商业用户及时获得最先进的技术应用。

  营造促进产业融合发展的创新环境。第一,政府引导建立通信行业与相关行业的合作交流平台。依托IMT-2020(5G)推进组、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等行业平台,统筹科研机构、高校、电信运营商、设备制造商、终端厂商、互联网企业和行业企业等产学研用力量,协同开展信息技术研究、标准研制、设备开发与行业应用。加快推动5G与相关行业应用融合发展。第二,发挥政府采购政策的引导作用。对符合规定的首台(套)产品可通过政府采购方式由采购人或政府优先购买,重点支持数字经济领域重大创新产品的应用。第三,扩大先进成果宣传,提高数字经济相关行业应用的社会感知度。科技的发展需要体现人文关怀,先进科技成果更应获得较高的社会认同以体现其社会价值。多举办高水平的行业创新应用大赛能够充分集思广益、孵化应用、挖掘商机,也能够提高先进成果的社会感知度。

  加强数字领域复合型人才培养和引进。第一,在现有高端人才的优惠条件基础上,注重对数字人才的遴选支持。将5G通信行业专家、数据科学家、AI工程师、相关行业咨询师纳入高层次人才分类认定目录。对认定的高层次人才团队,给予项目资助。对顶尖人才和团队的重大项目实行“一事一议”。对获风险投资的人才创业企业,政策性担保公司给予积极支持。第二,鼓励建立服务数字产业的公共服务平台和智库。取得良好成效的智库和平台可给予项目资助。储备既懂通信又懂相关行业痛点的咨询师,提高行业咨询师的职业地位。择优确定重点相关行业发展的主要支撑平台,优先保障其年度用地、用能指标。第三,高度重视数字产品的研发创新工作。对达到相关要求的研发创新企业给予相应资金支持,比如支持企业在5G核心设备、模组、行业应用等领域开展产品研发。

  关注数字经济引发的社会问题。数字科技应用过程中衍生出一系列社会问题,为数字经济发展带来巨大挑战。建立预防网络成瘾的机制,出台制度倡导良好的网络行为规范和树立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念,防范和治理高科技网络犯罪,需加强网络犯罪的警力。数字经济也会造成数字鸿沟加深、隐私侵犯、信息技术安全问题和国际贸易规则重新洗牌等问题。我们无法预测问题的具体形态,但是我们能做的是从数字经济发展获取的利润里预留一部分资金,在问题发生的时候,及时止损。

编辑:王镜榕
审核:贾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