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瑾访谈(下篇):“一带一路”建设急需职业教育服务企业“走出去”

  • 时间:2019-12-27

中宏网北京12月20日电(记者王镜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健全“一带一路”投资政策和服务体系,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中国依托多种合作模式,大力构建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正从理念转化为行动,从愿景变为现实,从谋篇布局的“大写意”走向深耕细作“工笔画”的新阶段。

1124420187_15562564311731n.jpg

  4月2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并发表题为《齐心开创共建“一带一路”美好未来》的主旨演讲,表示将积极实施创新人才交流项目,未来5年支持5000人次中外方创新人才开展交流、培训、合作研究。积极架设不同文明互学互鉴的桥梁,深化各领域人力资源开发合作。

  伴随“一带一路”建设中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职业教育作为企业“走出去”的服务支撑体系越发显得重要。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在今年9月29日表示,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累计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但中国企业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时面临着巨大的人才痛点,沿线国家劳动阶层家庭的孩子们也需要提升职业技能来改变命运。职业教育在积极“助企出海”的同时不断谋求“与企同行”,通过“走出去”办学和“引进来”培养等方式,培育海外职业技能人才,为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国际产能合作和改善沿线国家民生铺路架桥,合力打造教育命运共同体。

  日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研究员张瑾就相关话题接受本网专访。

  高质量职教合作助力“一带一路”建设

  中宏网记者:您怎么看待职业教育服务企业“走出去”的形势与意义?

  张瑾:满足企业“走出去”对本土化人才的需要。最近几年来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走出去”的数量多、投资额度高、产业领域广,所需人力资源体量大。一些发展中国家没有成熟的产业和完善的职业教育人才培养体系,基础设施、高新技术和先进制造、能源资源、农业、服务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业等多个行业呈现人才洼地状态。中国企业需要大量职业技术工人,这就急需中国职业教育“走出去”给予支持,在当地培养懂中国技术标准、懂汉语、懂设备操作的技能型工人和项目管理、运营、维护的管理型人才,帮助企业降低人力成本、了解本地社会背景、促进民心相通。

  满足发展中国家职业教育对中国经验的需要。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办学与改革创新方面的经验,较之发达国家更契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需要,更值得借鉴。我国职业教育经过数十年发展,积累了丰富的办学经验,教育部发布《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中等职业教育学校1.02万所,高职(专科)院校1418所,在校生3000多万,已具备引领发展中国家职业教育的能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普遍已认识到职业教育助推经济的重要作用,借鉴中国职业院校在教学和产教融合方面的成功模式,培养更多实用型技能人才,可以促进当地经济跨越式发展。

  有利于加强与沿线国家的民心相通。教育领域的深度交流与合作具有基础性和先导性,更具影响力、亲和力,是让沿线国家民众深入认知中国、理解中国的重要举措,是在沿线国家营造良好经贸环境和提高制造能力的关键所在,是帮助沿线国家提升国民职业技能水平,解决就业问题的重要途径。如果能够通过跨国职业教育方式,推动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高素质产业技术人员队伍的培养,就奠定了劳动阶层对华友好的总基调。在我们的帮助下培育一大批职业技能人才,则能够优化中国的国际朋友圈,助推沿线国家间的民心相通,以我国自身的产业优势,带动沿线各国新兴产业体系的成长和发育,以职业教育合作更好地助力“一带一路”建设。

  培育中外职教“共商、共建、共享”新生态

 中宏网记者:结合“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荐,您怎么看待这些年职业教育企业走出去的探索实践?

  张瑾:职业教育服务企业“走出去”已经开展了积极探索,教育部推动了大量试点工作,并取得良好进展。比如,自2015年起,有色金属行业受教育部委托,按照国务院关于“推动与中国企业和产品走出去相配套的职业教育发展模式,注重培养符合中国企业海外生产经营需求的本土化人才”的总体部署。以中国有色矿业集团作为首个试点企业,将“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人才发展需求作为切入点,探索校企协同“走出去”新模式。积极开展境外人才培训,建立中国-赞比亚职业技术学院,推动教学标准“走出去”,组织来华留学和短期培训,在赞比亚建立了开展汉语言文化和工业汉语教学为主要教学任务的“汉语+职业教育”类型的孔子课堂。目前,试点项目已经形成中国-赞比亚职业技术学院、中国有色集团赞比亚企业培训中心、国家开放大学海外学习中心、独立孔子课堂四位一体的办学模式,面向企业本土员工开展学历教育、工业汉语和职业技能培训。通过培养一批理解认同中国有色金属企业文化、掌握中国装备技术标准的技能人才,帮助有色金属海外企业增强经营能力和社会影响力。通过推动行业职业教育“走出去”,利用我国职业教育标准、理念、模式以及高水平师资,培养一批懂汉语、通文化、精技能的心心相印的“一带一路”建设者,打造一支与企业“同呼吸、共命运”的高水平海外本土人才队伍,为企业在海外可持续发展提供人力资源支撑,同时也为解决当地的就业问题做出贡献。

  在实践探索中,也发现职业教育“走出去”存在投资和办学风险,还有很多政策的坎儿需要破除。部委间协作机制待健全,政策支持力度需加大,遭遇他国“市场准入”限制,职业院校国际化能力不足,职业教育领域保障不充分,基层实践路径不明等问题。化解这些问题,需要协同攻坚。在探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职业教育的合作路径时,推广试点单位的经验和模式,始终坚持以企业的现实需求和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为依托,以共建职业教育标准为核心,力求获得所在国批准和当地社会的支持,提供充足的经费保障,建立统筹协作机制,加强顶层设计,培育应用技能型人才,努力形成中外职业教育“共商、共建、共享”的有利格局。

  共建职业教育服务贸易市场

  中宏网记者:结合您对职业教育走出去的形势任务及现状的深入调研,您对此领域有何发展建言?

  张瑾:优化顶层设计。职业教育“走出去”是一项系统工程,将成为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职业教育发展的关键内容和重要举措,国家层面对职业院校服务企业“走出去”办学需进行系统规划。加强政策引导和资金投入,加强过程管理和监控,建立“一带一路”职业教育研究中心,出台服务企业“走出去”办学的指导政策,明确职业教育服务企业“走出去”的战略定位和作用,规范性质、宗旨、业务范围等。对参与职业教育走出去的企业设置优惠措施,鼓励“走出去”的企业拿出投资或运营的一部分用于职业教育方面。

  健全跨部门协作机制。完善由教育部、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财政部、国家汉语国际推广办公室等相关部门及全国性行业组织共同参与的跨部门协作机制,多渠道筹措办学资源,合力解决“走出去”的布局设点、校舍建设、设备购置、师资派遣及奖学金支持等问题。盘活中央和地方的职教经费、资金渠道,并设立职业教育国际化专项经费,向“走出去”的职业院校适度倾斜。积极探索多方融资渠道,建立多元化经费筹措机制。发挥企业重要作用,从有教育需求的“走出去”企业中争取对职业教育的资金支持。出台类似孔子学院教师派遣优惠政策。

  共建职业教育服务贸易市场。积极推进职业教育融入“一带一路”行动以及双边、多边合作机制与中外人文交流机制。加快教育谈判,分区域、分步骤争取我国企业集聚的重点国家开放职业教育服务贸易市场,逐步疏通政策性瓶颈,给予我国职校“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抓紧建立国家职业资格框架的同时,推动共商、共建区域性职业教育资质框架,逐步实现就业市场的从业标准一体化。探索建立沿线各国教师资格标准,促进教师跨国流动。

  探索将援外工作与职业教育“走出去”办学统筹推进。对于“一带一路”建设急需的重点区域和国家,重点职教项目优先纳入国家援外计划框架。扩大教育部门参与和设计职业教育援外的整体规划和经费统筹的能力。实行职业教育、技能培训与无偿贷款、技术支持“一揽子”援外政策,向发展中国家推行中国的职业教育、技能培训项目、实训设备,服务企业“走出去”。

  提高职业院校“走出去”的积极性。指导和推动职业院校形成“企业走到哪里,职业教育就办到哪里”的模式。通过精简外派审批流程,给予外派教师职称评定和薪酬待遇,教育部将支持企业“走出去”工作作为职业院校的考核指标等政策,接通政策落地的“最后一米”。鼓励职业院校积极参与制定职业教育国际标准,培养国际化教学的“双语双师”型师资队伍。加强对职业教育“走出去”的监管,积极组织或委托第三方对高职院校“走出去”水平和质量进行评估,包括资质认证、招生、收费、专业规划、办学质量等。

编辑:王镜榕
审核:贾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