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第31期 重建全球储蓄与消费的平衡(下)
时间:2009年07月06日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全球消费、储蓄及金融安全”分论坛观点综述(下)

  【摘要】扩大中国的消费,要调整储蓄构成、优化劳动力资源分配,扩大旅游消费,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推进消费方式便利化,发挥税收作用,加强消费周期预测。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执行副理事长、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认为,中国顺差在2005年之前是非常小的,从2005年之后才开始随着中国贸易的增加而不断增加。中国的高储蓄率是因为家庭收入大概占到GDP的一半,另外一半是由企业、政府储蓄所组成。政府储蓄率不是非常高,企业储蓄率比较高。减少中国储蓄率的方法就是对公司储蓄进行重新分配,分一部分给股东,这些股东包括居民家庭和政府。

  中国是劳动力密集、过剩的国家,中国农业和采矿业人员占中国人力资源的40%,这些劳动力完全可以从第一产业转移到第二产业,或者是第三产业即服务行业,这样既不会影响第一产业的生产,还能增加劳动者的收入。

  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杜江认为,促进旅游消费是中国发展方式转变的需要。旅游是最终消费,是服务消费和综合性消费。旅游消费是一种发展型消费,不仅仅可以拉动内需,还可以提高人们的生活品质。促进旅游消费是中国旅游产业的责任。中国旅游的需求日趋强劲,这是一个大有作为的市场。促进旅游消费需要各方面广泛参与,包括加强舆论引导,推动带薪休假政策落实,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广泛调动地方积极性,加强各部门统筹协调,还需要更广泛的国际合作。

  中央财经大学校长王广谦认为,全球经济失衡,如果仅仅归结为中、美两国的储蓄和消费的失衡,那还是太简单化了,实际上比贸易状况反映出来的情况要复杂得多。消费率的高低,或者储蓄消费比率的高低,受内在的强有力的因素制约,外在的力量很难改变它的基本方向,重要的是制订一个好的政策加以引导,并且创造条件提升消费。应该从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和社会发展进步的现实需要出发,制订引导和促进消费增长的政策措施。扩大消费至少要有三个条件:有好的收入,好的预期;一定的积累;很好的社会保障。

  因此,需要采取具体的政策,包括调整经济增长总量中的分配结构,扩大居民收入的比重,使居民的收入稳定增长;大力支持那些能够吸纳大量劳动力就业的企业、部门和行业、产业;尽快建立较高水平的社会保障体系。储蓄率高是优势不是负担,关键是把储蓄转化为真正的投资。投资必须着眼于真实需求,注重投资质量和效益,着眼于平衡发展来确定投资方向,选择投资项目。

  银联常务副总裁蔡剑波认为,我国银行卡产业发展潜力大。在竞争有序、风险可控的条件下,适度发挥银行卡作为支付手段和消费信贷工具的功能,能够有效地促进内需,推动经济实现转型,但是如果出现监管不力、无序监管时,银行卡也可能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认为,促进消费一定要掌握合理的实质内容,中国要避免福利赶超式的促进消费。对于中国的富裕阶层的消费,更多的应是引导,减少过分炫耀性、奢侈性的消费。要更多关注怎么样合理的促进低收入阶层的消费。第一,提高低中收入群体的消费能力,特别是低收入阶层的消费能力。提高农民的收入。第二,通过财税政策的努力和其它方面的制度建设,健全社保体系,消除社会成员的后顾之忧。第三,通过政策手段挖掘消费的潜力。第四,合理调整分配格局,解决不合理的收入悬殊问题。

  对有垄断特征的国有大型企业应该在上交国有资产收益方面做进一步的调控。今后调整分配格局必须要处理好机制创新和改革事项。对不动产税,应给予特别的关注,这个税赋可以起到一定的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

  零点调查集团董事长袁岳认为,今天的经济危机是对欧美过度消费的某种惩罚性的回归。中国高储蓄率的核心动机是三个:养老看病、子女保障、购买大件消费品。如果社会保障健全了,中国现有的消费市场的扩展会产生多倍的效应,会有更大的提高。中国的消费市场还是年轻人的时代,有它显著的消费特点。

  (会议简报组)

浏览次数: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