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施策稳定疫情后,经济社会回归正常更重要

  • 时间:2020-02-02

20200201 18:21 来源:国是直通车


世界卫生组织在一周内第三次召开紧急委员会会议,并于北京时间131日宣布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这可谓是2020年开年的一件重大不确定性事件。

中国毕竟是世界上120多个国家第一大贸易伙伴,是过去十年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高达34%的头号引擎;武汉毕竟是九省通衢的中部重镇,拥有高度流动性人口、130多万大学学子;疫情毕竟是传染性、潜伏性、前景不可预见性影响都很大的新型疾病,人际传播带来的恐慌对国内外投资预期、消费信心和经济决策不确定性的负面影响很大。


疫情的特点和发展态势


截至2020131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数据,全国确诊病例为11791例,其中死亡病例259例,死亡率2.2%(低于2003年非典时期我国和全球9.2%9.6%的死亡率),治愈人数243例。

这次疫情的特点,一是湖北省是重灾区。截至2111:14,确诊病例占比60%,人数7153人。武汉、孝感、襄阳、随州、黄冈、荆州等地数字都在增加。说明23日之前没有采取果断隔离防控措施带来的后果在突显。同时也说明,23日后的14天即25日疫情形势会出现显著好转。

二是湖北以外的地区病例高度分散。截至21日上午11:14,浙江省确诊病例仅次于湖北,为599例,为湖北病例的8%,占全国病例的5%。如果按一个确诊病例会传染34人计算,浙江疑似病例人数在16112148之间。识别、隔离、救治和管控这个疑似人群,是浙江有关部门的工作重点,而不应影响浙江全省正常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活。

三是全国确诊病例超过100例的省区市有16个,共10802例,占比91%。主要是经济相对发达地区,疫情防控形势好于浙江,更不应当恐慌。钟南山院士曾多次讲,这次疫情的特点不是全国性的多点爆发,而是局部爆发。其潜伏期最长大约为14天;人际传播能力比较强,呼吸道、接触都可以传播;随着传染力增强,病毒的毒性也有可能下降。

四是确诊人数低于100人的18个省区市和港澳台地区,疑似人群低于400人,更多是由专业医疗部门按照专业常识、规律和基本逻辑办事,更不应影响人民群众正常经济社会生活。多名病毒学专家曾指出,随着疫情防控措施、信息透明度和疫情自身规律起作用,疫情预期总体会趋于稳定可控。

五是这次疫情对武汉及周边地区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管理是一次严峻考验。短期看,各地普遍反映买不到口罩,四面八方支援口罩供应却无法满足一线需求,影响疫情防治效率。从下一步发展态势来看,疫区民众的不满情绪如何有效疏解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大问题。尤其是一些地方存在的官僚主义、不作为或乱作为造成的疫情形势的局部失控。


疫情对2020年中国经济的不确定性影响


总体判断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是短期和局部性的。

首先从对消费和服务业的影响来看。疫情对今年一、二月份武汉及周边地区的旅游业、餐饮业和生活日用百货消费行业会产生较大影响。预计今年第二季度疫情会总体趋稳,主要疫区的消费和服务业开始恢复,下半年估计会恢复正常。

从全国来看,应精准识别和监测平均10万分之一的疑似可能性病例,尤其对过去14天个人接触信息的了解,将有助于确定疑似人群的风险点检测和重点管理。同时,23日起各地逐渐复工。绝大多数人群将在戴口罩和防人际传播的条件下恢复正常经济社会生活,消费和服务业也会逐渐恢复正常。

经过这次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我国个人和公共卫生意识会有显著提高,各级应急性公共卫生物质储备体系将健全和完善,政府公共服务及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改革进程会加快。今年我国经济运行仍将保持在合理区间。

其次,工业生产。汽车、通信和电子,生物医药等行业是武汉工业的重要支柱。但“武汉制造”的产业链与广东、江浙、天津等地不同,其参与国际工序分工体系的程度较低,本地产业链相对完整,武汉这次疫情对全国乃至全球供应链的影响有限。武汉“九省通衢”的地位主要体现在与周边地区的交通物流上,参与全球加工贸易生产业体系很少,不会影响产业链的全局。

随着疫情得到控制趋于稳定,今年后三个季度武汉工业生产会逐渐恢复,其负面影响也会逐渐减弱。要降低疫情对武汉及周边地区工业对全国经济的影响,重点要尽早解决口罩、消毒、通风、预防等疫情防治的薄弱环节,消除心理恐慌和过激反应,尽快恢复全国物流、商流、资金流、信息流和人才流的联通效率和便利化水平。

再次,对外贸易。武汉作为中部重镇,2018年的外贸依存度为14.5%,不仅远低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也低于全国平均33.7%的水平,经济结构以内需为主。

疫情对外贸影响,一是体现在货物贸易领域。由于货物贸易是时间滞后变量,疫情高峰期与春节假日重叠,预计这次疫情对整个国家货物贸易的影响相对小。不确定性风险主要表现在世界卫生组织把疫情定义为PHEIC,如何做好我国与欧盟、东盟和“一带一路”外贸市场的沟通公关工作,消除国外客户对疫情的疑虑和恐惧心理非常重要。

二是服务贸易领域。由于这次疫情具有人际传播的特点,对跨境旅游、研发服务、技术服务、信息服务、专业服务等服务贸易的影响会更大一些。服务贸易的四种形态,如跨境供应、境外消费、商业存在、自然人存在,主要离不开人与人之间的跨境流动和沟通对话。这就要求我国服务贸易主管部门、商会协会和龙头企业积极行动起来,主动出击,做好国外服务贸易客户的工作,把损失降低到最低程度。预计对武汉及全国服务贸易的负面影响主要集中在今年上半年,下半年将显著恢复。

三是发展新型贸易方式。对武汉等疫区来说,用好本地130多万大学生的人力资源,用好本地大学基础研究、中科院在汉分支等应用基础研究、光谷和集成电路等开发试验研究优势,大力发展跨境电商、中高端服务贸易代工、研发服务发包、数字贸易等新型贸易方式会带来武汉转型新机遇。

第四,吸收外资。和过去相比,我国实际利用外资的结构发生了两个重要变化:一是从“成本驱动型”转变为“市场驱动型”;二是从制造业占比70%以上转变为服务业占比70%以上,特别是高端生产性服务业需求上升引致高技术服务业外资增长加速。

这两个结构性变化决定武汉疫情对实际利用外资的影响是短期的有限的。外企来汉投资的决定也许会因为疫情而推迟,但不会取消。主要是由于中国超大市场规模和武汉优越区位优势决定的。随着外商投资法及相关配套的行政法规等落实到位,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政策环境和法治环境,外资来汉是挡不住的诱惑和趋势。即使一季度实际利用外资有所下降,之后也一定会补回来。

第五,物价。受疫情影响,物价上涨的压力会较大,理由有二:一是猪肉、能源价格高企等导致去年CPI上涨,今年疫情会导致食品、药品的价格有可能继续上涨;二是疫情得到控制后,各级政府有可能重视和加强重大医疗物资、医药用品储备工作,这也有可能加大物价上涨压力。宏观调控政策如何逆周期统筹协调将面临新考验。

目前,各级政府已采取多管齐下的措施,对冲疫情给疫区经济及整体经济所造成的冲击。

中国银保监会明确,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暂时受困的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并鼓励通过适当下调贷款利率、完善续贷政策安排、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等方式,支持相关企业战胜疫情灾害影响。

人社部最新也发通知,受疫情影响导致生产经营困难的企业,可以通过与职工协商一致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尽量不裁员或者少裁员,并可获得稳岗补贴。

这些政策很及时,也很重要。除了采取上述措施帮助企业、家庭和疫区渡过难关,今后还要出台更多有力措施稳定预期,提振信心。因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主要是通过影响预期和信心实现的。

因此,继续提高疫情防控工作透明度和有效性,对稳定人们的预期,包括全球投资人对我国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预期非常重要。

对我国经济而言,疫情这件坏事是可以变成好事的,但这取决于各级政府能不能以此事件为契机进一步完善治理体系,提高治理能力,重点是改善市场环境、政策环境和法治环境,最大限度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这是一块“试金石”。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么我国经济今年全年增长有可能超出预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