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确定性的世界彰显中国之治与经济韧性活力——中宏观察家访谈(上篇)

  • 时间:2020-02-18


时间:2020-02-17   来源:中宏网


近日,《求是》杂志全文刊发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文章指出,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在各方面共同努力下,防控工作正有力开展,社会各界和国际舆论反映总体是好的。习近平总书记还引用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积极评价指出,“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这是中国的制度优势,有关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相信中国采取的措施将有效控制并最终战胜疫情。”

日前,中宏观察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就当前形势下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前瞻等话题接受本网专访。


世界经济温和回升趋势遇到新变量


中宏网记者:您对当前形势下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有什么判断?

陈文玲:疫情下中国经济及其各方面对世界经济产生很大影响。当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主要拉动力,也是世界经济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与世界经济一体化且密不可分,相互支撑、互相联系,也高度依赖。因此,研判当下形势不仅要看国内变量,更要从世界经济全局研判,中国对世界有什么影响,世界对中国有什么影响,在着力解决当前紧迫问题同时,谋划全局,谋划长远,争取主动。

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说明。第一,原本按照几大国际机构预测,预计2020年世界经济将温和回升,至少是稳步发展。包括1月份世行预测、IMF去年预测,还有OECD去年1月份预测,尽管数字不同,共同倾向是预测2020年比2019年稍微谨慎乐观,温和回升。比如,IMF2018年对2019年预测连续五次下调,从3.9%调到3.7%,再调到3.5%3.2%,最后是3.0%,这是十年以来最低水平。但是,IMF最后一次对2020年预测调到3.3%2021年调到3.4%,呈温和回升。世界银行对2019年也是几次调低,但是对2020年调到2.7%1月份调低到2.5%。世行预测发达经济体2020年是1.4%,新兴经济体4.1%,呈谨慎乐观态度。但是,最不乐观的预期是美国。因为2019年美国增幅是2.3%,根据美国债务和经济状况,世行认为美国经济增速最不乐观,20201.8%20211.6%OECD2019年预期也是十年最低,从3.5%调到3.2%再到2.9%。对2020年谨慎乐观调到3.4%,认为温和回升。但是,根据现在形势变化,又从3.4%调到3.0%,最近调到2.9%。其中欧元区从1.4%调到1.1%。美国从2.3%调到2.0%。中国从原来预期6%调到5.7%;印度从7.4%调到6.3%;俄罗斯从2.1%调到1.6%

总之,这些国际机构在2019年下半年都对世界经济释放温和上升信号,特别是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以后,三大权威机构对2020年经济形势都做了微调。整个微调方向认为2020年世界经济会稳下来,甚至会有点回升。尽管,当前对于世界经济形势预测还没有做出新调整,但是受疫情冲击,世界经济形势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将对世界经济产生较大影响。


当前影响世界经济的几个突出变量


中宏网记者:结合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您认为影响未来世界经济走势的主要变量有哪几个方面?

陈文玲:当前影响世界经济第一大变量是天灾人祸。天灾人祸从2019年下半年一直到现在接踵而至。有的是去年的延续,有的是突发。比如,现在中国经济按照去年我们的GDP实现14.4万亿,增长6.1%,按照OECD预测,我们2020年会保持6%IMF预测也是6%。但是,现在中国突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影响。目前全国确诊病例已经达到66580人,疑似是8969人,现在看疑似转成确诊的转化率还挺高,治愈8199人,死亡1524人。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比2003年非典时期规模大、影响大、冲击大,患病人数多,对经济影响大。因为,非典时候没有封城,没有封路,没有封村,没有封小区。现在实际是严防死守,全国按照党中央统一部署严防死守,要把疫情尽快速战速决,尽快把它消灭,因为传染性很强。所以对整个经济影响要大于2003年。

美国也同样受到冲击。美国除了流感还有诺如病毒,特别是流感病毒感染比我们范围大多了。据报道,截止目前,今冬流感季以来美国至少已有2600万人感染流感病毒,与流感相关死亡人数1.4万人。怎么美方还有人指责中国?怎么不把自己当成传染源,不把自己当成重灾区?为什么不对自己传染源封住?据报道美国流感病毒已经传染到法国,造成法国25人死亡。所以,美国流感病毒比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的范围影响、死亡人数都多,至少是21万人住院治疗,我们现在全国确诊6万多,比它少多了。所以,美国疫情也没消停面临很大挑战。再一个比较典型的是澳大利亚大火,从2019719号到现在烧了200多天,十亿野生动物被烧死,2500间房屋烧毁,40多万人无家可归。中国现在这么大疫情,哪有无家可归?我们在国外的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专机接回来。澳大利亚40万人无家可归,1170万公顷土地烧焦。按照现在大火,澳大利亚生态至少100年时间也不见得恢复。而且大火87%是人为,包括24人涉嫌纵火,53人涉嫌没遵守消防工具,还有47人扔烟头等。

总而言之,这种天灾人祸对国家摧毁力非常大。另外,还有东非的蝗虫蝗灾,蝗灾现在数月爆增5000倍,达到3600多亿只,这是25年来最强蝗虫灾害,一天蝗虫能吃掉养活250人粮食。这些蝗虫每天飞行100-150公里,现在已经到巴基斯坦,包括印度这些地方,南亚,逼近亚洲。根据有关国际组织预警,这次粮食危机会影响到1900万人造成饥荒。现在世界上还有8亿人处于饥饿状态。这种天灾也给世界带来很大不确定性。除了天灾,从1月份到现在多个国家地震,像加拿大、法国、西班牙这些国家的超级暴风雪等,巴西也有病毒感染可能比我们还要严重。这些天灾、人祸给世界经济带来极大不确定性,对世界经济带来特别大的负面影响。

第二,我觉得对世界经济带来很大影响的是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这个可能会带来货币潮或者是流动性泛滥。因为,从去年一年到现在,49个国家央行降息71次,多个经济体包括欧元区、日本、瑞典、丹麦、瑞士、匈牙利、挪威等等,现在都是零利率、负利率。

新一轮宽松的货币政策从美国开始,美国本来美元确实在贬值通道上,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1971815号开始,美元基本是十年一个贬值周期,六年一个升值周期,这次美元升值从201512月开始,一年一次,2017年升值4次,2018年升值3次,2019年本来应该是继续升值,到2020年应该按照6年的升值,但它并没有升完只升4年就戛然而止,因为特朗普主张弱势美元,他主要刺激股市,跟美联储打的不亦乐乎,一直想把鲍威尔换掉,这样从2019年美国就开始重拾宽松货币政策,带动全球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大潮又扑面而来。

这么多国家实施宽松货币政策,零利率、负利率,给世界会带来很大影响。一方面: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会受到货币贬值影响。另一方面就是发达国家,像美国这些国家会增加它的印钞量,进一步在世界上“剪羊毛”,对世界经济造成很大冲击。

第三是难以预料的贸易摩擦和贸易秩序、贸易规则的变动。这个问题也很严重,现在中美贸易摩擦,日韩贸易摩擦,美欧之间数字税竞争,还有美加霍协议也一波三折,加上美国加征钢铁税,加征汽车关税和取消印度最惠国待遇等,贸易摩擦、制裁与反制裁此起彼伏。原有的国际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原则受到极大挑战。第一个原则就是贸易便利化、自由化受到很大挑战。

第二个挑战就是作为全球贸易规则制定者和仲裁者WTO受到很大挑战。现在它的仲裁机制基本失效,因为七个大法官到201912月份只剩下一个大法官,由于美国阻挠现在七个大法官难以到位,所以仲裁机制基本失效。第二个规则就是WTO差别待遇,发展中国家这个规则也受到美国单方面挑战。因为美国一个国家宣布取消25个经济体的发展中国家地位,其中包括中国、印度、越南、新加坡、巴西、印尼、泰国、韩国、南非等25个国家,那么,美国有什么权力来取消?按说发展中国家地位是WTO的一个特殊差别待遇原则,比如说,发展中国家农业可以采取黄箱政策和绿箱政策,在关税上可以高于发达国家。但是,由于美国单方面宣布,实际上就使WTO原来差别待遇的规则空置,仲裁机制空置,规则空置,再加上美国现在用国内法律和法规制裁其他国家,它所用的是1930年关税法,1964年贸易扩大法,1974年贸易法,它所有这些都是根据美国法律,然后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对中国加征高额关税,对其他国家加征高额关税,因为跟美国有贸易逆差国家,也就是美国的贸易进口国在全球102个。所以,美国将国内法律法规替代WTO规则做为制裁别国依据,这对世界贸易将带来极大影响。

对世界贸易带来的另一个重要影响是贸易战以及科技战,比如说对中国等216个国家列入它的实体清单。列入实体清单的企业受到它的贸易制裁,包括禁止供应,禁止美国企业来往。它实际上把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切断了。而现在国际贸易中三分之二是中间品,所谓中间品就是半成品、零部件、模块等等是在生产过程中所进行贸易的那些商品,而这些商品不是最终产品,而是中间过程中这些零部件或者模块。三分之二的比重,由于美国在科技上的制裁,把贸易链打断。现在国际贸易还存在极大不确定性。虽然有着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但是美国第二阶段经贸协议紧接着又开始了,而且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而言,如果中国度过一季度困难,我认为中国还会尽中国力量履行协议。但是第二阶段美国提出什么,我们到底能不能跟它签最终协议,到底是什么结果,还有待中美双方磋商,才能看到最终结果。因此,第三个对世界经济不确定性,一个很大的变量是贸易,贸易摩擦,贸易规则还处于变动中,还在继续发展。

第四个对世界经济影响是全球债务危机。按照权威机构最新数据,全球已经超过250万亿债务,美国最多现在是22万亿接近23万亿。美元现在国际贸易结算、货币结算中占到40.4%,在货币储备的比重占到62%左右。美国的债务这么高,靠借贷靠印钞来维持美国经济运行,而且又实行货币贬值,所以它又再一次向世界输出危机。

美国的股市、债市,特别是它的长期国债和短期债,以及短债和长债之间出现倒挂,去年就出现几次倒挂,30年和3个月,10年和2个月的几次出现倒挂,实际也是美国经济危机的前兆。所以,我看世界银行对美国预期是很不看好的。它预测2020年才增速1.8%20211.6%。我个人认为美国经济还存在很大的危机,尽管特朗普竞选连任讲拼经济,美国经济表现很好。但是他在国内不说他的负面,他不说他欠了多少债务,不说他长债、短债会造成多大危机,也不说现在全世界从前年以来就开始去美元,去美债。2018年、2019年是有史以来各国央行增持黄金最多的年份,差不多有十几个国家,接近20个国家从美国纽约拉回黄金,也是美国国际信用下降最快的时候。

总而言之,我觉得现在的资本市场也还是存在蛮大的危机。而且美国的资本市场我觉得靠两个撑着,一是靠货币贬值,然后大规模注水。再一个就是停止原来的缩表,美国财政缩表是从4.5万亿开始,按照原来计划缩到2.3万亿,现在缩了五千亿以后,和货币政策一样同步停止缩表,现在又重回到4.5万亿以上。


中国依然是世界经济最大的稳定因素


中宏网记者:从目前国内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形势看,您如何研判中国经济未来走势及其对于世界经济的影响?

陈文玲:首先,比较非典时期,2003年没有停工,春节几天休假之后马上复工返城。这次返城没有高峰,实际是错峰返城,逐步恢复生产。现在恢复生产比例不到30%,按照北京正月十五的统计,出去1000万人,回来200万,回来的人才五分之一。中央最近两天开完会以后,各地陆续安排错峰返城,逐步恢复生产,在保障生命健康、安全前提下,做好防护前提下恢复生产。

我认为恢复生产从春节之前到现在20多天,将近一个月时间。主要还是一些服务业还有一些为医疗设备做生产的企业,以及与人民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行业在春节期间坚持生产,而这些行业占我们GDP比重很小。那么,我认为在一季度经济增速会大幅度下降。当然,一季度如果我们2月底能够通过错峰安排,到2月底80%产能恢复,我认为基本上一季度GDP还是会到4.5%以下。如果到2月底80%产能恢复,再通过中西医并重管控疫情、多措并举提高全民免疫力,加上党中央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万众一心,一线两万多医疗人员冲锋在前,我觉得现在不仅仅是阻击战,更是大决战,我觉得我们有望很快迎来决战胜利的拐点。

我的看法是2月底拐点会到来,因为现在除了武汉,其他地方疫情基本上控制住了,有些地方甚至出现像山西、甘肃零病例,零增长,还有很多省、市包括北京,北京1511例,好多地方10例以下,大部分省份百例以下。也就是说真正的传染源,像中国这么强的行政组织能力,群众动员能力,还有现在万众一心人人参与的防御能力,即使在家其实也是参与者,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绝无仅有。因此,我个人认为在疫情得到有效管控,以及错峰返城做好防护条件下有序复工、复产,到2月底80%开工率可以实现。当然,我们不否认一季度增速会受到很大影响。但是,我认为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只要我们把疫情控制住,经济会出现爆发式增长,会把一季度损失弥补回来。按照习主席所说达到全年预期各项目标,是完全可以做到的。通过这次抗击疫情,我认为空前调动了中国人的爱国热情,还有,就是我们恢复生活、生产以后,人们会更加珍惜我们国家,更加珍惜我们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更加珍惜自己的岗位,更加珍惜给国家做贡献的机会。所以我认为它会把这种坏事变成好事,变成新的创造力,新的增长动力,新的发展潜能。我觉得这点可能只有中国才能做到,也肯定会对世界经济产生积极影响。

综上,我赞同很多国际机构的分析,我认为美国仍然是当今世界经济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中国是世界经济最大的稳定因素,因为中国经济按照2019年经济增量仍占世界经济增量30%左右。我们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按年均都在30%左右。因此,当前世界经济的最大增量在中国。而中国疫情能不能控制住,控制速度快与慢,我们的经济能不能尽快恢复增长,回到我们原来的水平,不仅关系中国经济能不能稳住做到“六稳”,也关系到世界经济能不能稳住,尽可能在这么多天灾人祸严峻挑战中,使中国对世界经济做出更大贡献。如果中国经济稳得住,我们的增量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占到世界经济增量30%左右,我认为中国就是真正经过这场大灾难,再一次向世界证明,中国是不可战胜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