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波兰“一带一路”合作研究

  • 时间:2020-03-19

 

 

中国与波兰“一带一路”合作研究


原载《海外投资与出口信贷》2020年第2

摘要:波兰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战略支点国,是中国进入欧盟大市场的中转站,是深化中国-中东欧合作的欧方主要牵头国家,可以在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特殊而重要的作用。当前,波兰对待“一带一路”态度呈现出两面性:一方面,对“一带一路”态度积极,认为波兰能从中获益,另一方面,受美欧等外部势力干预及国内一些误解,对“一带一路”也有担忧之处。我们必须积极推动“一带一路”与波兰重大发展战略对接,处理好与欧盟的关系,为波兰参与“一带一路”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同时务实开展中波经贸合作,力争使波兰成为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合作伙伴。

关键词:“一带一路”、波兰、中东欧、“17+1

 

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重大倡议,得到各国普遍响应和积极认可。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优先建设方向之一,中东欧是“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地区。波兰是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途径的重要节点国家和中东欧地区有影响力的大国,对“一带一路”总体较为认可,对深化中波双边合作态度积极,在中国-中东欧“17+1”合作中扮演关键角色,如能明确波兰在“一带一路”中的合作定位,找准中波合作的切入点和重点领域,波兰可以在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更加特殊而重要的作用。

一、波兰在“一带一路”中的合作定位

(一)“一带一路”沿线重要战略支点国。波兰在“一带一路”沿线战略地位重要,首先在于其关键的区位优势。波兰地处欧洲心脏地带,承东启西、联通南北,是欧洲的“十字路口”,其虽地处中东欧,但能直接辐射西欧、南欧和北欧,是欧洲的“东大门”。波兰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道,从中国、中亚、俄罗斯进入欧洲的“丝绸之路”,与波罗的海地区经南欧至埃及、中东、印度的“琥珀之路”就在波兰交汇。现在波兰又成为中欧班列的重要过境国,波兰同哈萨克斯坦共同构成中欧班列的两大中转站:一是轨距原因,中欧班列从新疆出境后,由中国标轨铁路换装宽轨铁路,到波兰后必须再由宽轨铁路换装欧洲标轨铁路,波兰是重要换装站;二是关税原因,中欧班列途径欧亚联盟和欧盟两大关税区,哈萨克斯坦和波兰是分别进入两大关税区的第一站。这两方面原因决定波兰、哈萨克斯坦两国在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中的战略地位是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的。

(二)中国进入欧盟大市场的中转站。波兰于2004年加入欧盟,享有和欧盟同等条件的开放政策,中国企业、商品、资金可通过进入波兰进而辐射整个欧盟市场。与此同时,相较德、法、意等西欧主要市场,波兰劳动力成本较低、具有更加优惠的投资政策、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低于西欧,是中国企业进入欧盟大市场的一个较好的中转站,以此为跳板进一步拓展西欧市场。同时,通过波兰还可辐射波罗的海地区其他国家。目前,中国企业已在波兰的机械、能源、通信、商贸、金融等领域开展了一些投资,但总量并不大,截止2018年底,中国对波兰的直接投资存量仅有4.1亿美元,未来随着“一带一路”推进,可以进一步发挥好波兰的中转站作用,做大中国企业在波兰投资规模。

(三)深化中国-中东欧合作的欧方主要牵头国家。中国和中东欧国家“16+1”合作机制自2012年启动以来,取得大量卓有成效的合作成果,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关系日益紧密。波兰是中东欧地区的龙头国家,人口、地理位置均位于中东欧国家之首。自上世纪90年代经济转型后,波兰经济连续近30年保持较快增长,摆脱经济体制僵化的“波兰病”,实现“波兰奇迹”,经济总量也排在中东欧国家第一位,是中东欧地区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和发动机。波兰在中东欧地区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其所依托的维谢格拉德集团(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更是中东欧地区最核心的政治集团。波兰对“16+1”合作较为认可和积极,是第一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的东道国。“16+1”是一种“一对多”的合作机制,为使合作更具效率,欧方需要有几个号召力和组织力较强的国家,较好地凝聚欧方合作共识,波兰有实力、有潜力成为欧方的一个主要牵头国家。

二、波兰对“一带一路”的基本态度

(一)总体态度较为积极

“一带一路”提出后,波兰总体反映比较积极。波兰地处欧亚交通物流大通道上,一直希望通过发挥过境经济的比较优势,带动本国工业化发展水平,“一带一路”符合波兰的经济利益。波兰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国,也是全球最早响应亚投行的国家之一。波兰经济过度依赖欧洲市场,一直希望拓展海外发展中国家市场,以实现出口的多元化,波兰信息与外国投资局曾发起“走向中国(Go China)”计划,并成立波中经济合作中心,希望深化与中国的经贸合作,“一带一路”也符合波方诉求。20175月,时任波兰总理谢德沃出席在北京举行的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从政治层面表示了对“一带一路”的支持。波兰现已成为中欧班列的重要目的地和过境国,成都-罗兹、苏州-华沙等货运班列都是中欧班列的较早开创项目,近年来发展很快,给波兰当地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

(二)对“一带一路”也有担忧之处

近年来,受美欧等外部因素影响,波兰对“一带一路”也开始表现出一些疑虑和担忧,常见于美国及其他一些欧洲国家污蔑“一带一路”的“债务陷阱论”、“环境破坏论”、“资源掠夺论”、“暗箱操作论”、“地缘争霸论”等也开始见诸于波兰媒体和政界、学界。这主要有几方面原因:

一是受美国影响很大。东欧剧变后,波兰由亲苏转为亲美,现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是亲美政党。波兰亲美主要是出于地缘政治需要。历史上,波兰与俄罗斯冲突不断、战争频繁,波兰虽是斯拉夫民族,但信仰天主教,自认为是欧洲一员,与信仰东正教的俄罗斯人意识形态不同。二战时,两国矛盾进一步加深。冷战时期,波兰虽同处社会主义阵营,但对苏联仍持有较深的不信任感。苏东剧变后,波兰成为“转身西方”的急先锋,出于在地缘上抗衡俄罗斯的需要,波兰转投美国怀抱,认为波美关系是保障波兰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并积极加入北约,成为“美国在欧洲的飞地”。乌克兰事件后,波兰惧怕俄罗斯战略扩张,坚定支持乌克兰,与俄关系紧张,此时不断密切与美国的关系就更显重要。2017年特朗普出访波兰,称波兰为“欧洲的灵魂”。2019年美国副总统彭斯出访波兰,进一步加强美波战略伙伴关系,目前波兰最重要的诉求是力邀美国在波建立永久大型军事基地。在这种情况下,波兰在政治站位上与美保持一致就不足为怪了。其与美走近本意在防俄,但受美影响,对华关系上也呈现出了两面性。美国将中国列为最大竞争对手和“修正主义国家”,对“一带一路”采取排挤和打压态度,为对美表“忠心”,波兰在“一带一路”问题上也出现了一些负面声音。20191月,波兰以“间谍罪”名义逮捕华为员工,其内政部长公开呼吁将华为排除在北约和欧盟市场之外,媒体也出现了对中国的批评和对“一带一路”的质疑,其背后都可能受到美国或明或暗的影响。

二是欧盟对“一带一路”的负面声音也影响到波兰。尽管近年来受欧债危机、难民危机、英国脱欧等事件影响,波兰出现“疑欧”情绪,但欧盟对波兰政治经济的影响力仍是巨大的。欧盟是波兰开展外交最重要的依托,没有欧盟这一大平台波兰仅是国际政治中无足轻重的小国,“魏玛三角”(德国、法国、波兰)是波兰对外关系的重中之重。欧盟对波兰经济也极具影响力,欧盟是波兰主要的外部市场,波兰在欧盟结构和投资基金分配中也是受益最多的国家。因此欧盟对“一带一路”的态度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波兰。欧盟对“一带一路”有一些担忧,其关键点在于中国和中东欧国家的“17+1”合作机制。欧盟一些人担心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是对欧洲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弱化欧盟对中东欧地区的掌控力,“一带一路”是对欧洲一体化的威胁。担心中国正在通过对中东欧的基础设施建设、产业投资等手段,对中东欧施加政治影响力,进而通过中东欧国家干预欧盟内部事务,成为继美国之后的又一个“隐形玩家”。在这种误解下,欧盟出现了一些对“一带一路”的批评声音,波兰在“一带一路”的表态和行动上,也需要考虑欧盟的这些态度。

三是波兰自身也有一些误解或关切。波兰和中国地理遥远、各方面交流不多,对中国并不了解。出于历史和意识形态原因,波兰对社会主义国家有一些误解和疑虑,从一些民调来看,波兰是欧洲对华好感度较低的国家之一,反对中国在波设立孔子学院,在人权、新疆、西藏等问题上指责中国,这些均是源于波兰根深蒂固的反社会主义情绪。波兰对“一带一路”的支持原本出于经济考虑,希望开拓中国这一出口大市场,吸引中国企业来波兰投资,但“一带一路”推进后,波兰对华贸易逆差反而扩大,中国企业在波兰的投资较多是并购投资而非绿地投资,从而有一些失望情绪。同时,看到中国同捷克等国也在开展“一带一路”合作,担心中国有意挑起中东欧国家在争夺中国投资方面的竞争。此外,中国在波兰曾有个别投资失败案例,如A2高速公路项目等,引起了一些不好的反响,影响到了波兰对中国企业、中国项目乃至“一带一路”的直观感受。

三、推动中波“一带一路”合作的几点建议

(一)推动“一带一路”与波兰重大发展战略对接

波兰是中东欧地区较有影响力的大国,其一直有成为欧洲一流大国的“波兰梦”,这是波兰制定发展战略的重要出发点和落脚点。围绕这一目标,波兰制定了一系列发展战略,这些战略都可以和“一带一路”相互对接。2016年,波兰出台“负责任的经济发展计划”,提出推动再工业化、企业创新、发展投融资、开拓国际市场、促进地区平衡等方面的具体举措,这些内容都是“一带一路”的应有之义,可以和“一带一路”有机融合。波兰还提出跨喀尔巴阡山走廊战略,该走廊将穿越立陶宛、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和罗马尼亚最终抵达希腊,支线还将延伸到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基本延续了“琥珀之路”的方向,有助于打破欧洲传统上东西走廊的经济布局,形成南北走廊的新格局。跨喀尔巴阡山走廊首要是推进沿线国家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这可以和“一带一路”有机对接,如能够形成波兰至希腊的通畅的陆路通道,将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直接联通,从而形成从波罗的海至地中海、再通达全球的全新陆海大通道。

(二)处理好与欧盟的关系

在当前美国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中美博弈将呈长期化之时,中欧关系尤为重要,中欧双方并不存在根本利益冲突和结构性矛盾,双方是战略合作伙伴,而非竞争对手。中国推进“一带一路”遭遇美国全方位的打压和围堵,“一带一路”建设能否顺利、能否尽早开花结果,欧盟成为关键一方。中国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时,要注意多做欧盟工作,多沟通交流、增信释疑,使其明白中国并不想使欧盟分裂,恰恰相反,更加团结稳定的欧洲才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中国与中东欧合作属南南合作性质,聚焦经济上的互利共赢,而非不远万里地去与欧盟争夺影响力。要与欧盟开展更加紧密的经贸合作,共同在第三方国家推动一批大项目,切实形成利益共同体,减轻欧盟对中东欧国家在“一带一路”问题上的压力,为中国与波兰等中东欧国家开展“一带一路”合作创造更好的外部环境。

(三)务实开展中波经贸合作

近年来,中欧班列发展迅猛,但空车回程问题凸显,空车回程本质上是波兰等欧洲国家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问题。波兰对贸易逆差较为关注,未来中国将由出口大国向进出口平衡大国转变,进口规模不断扩大,在这一过程中,如能扩大波兰产品进口、削减波兰对华贸易逆差、使更多波兰企业和民众收益,波兰对“一带一路”态度必将更为积极。波兰机械产品、农产品及食品都具有比较优势,此类产品适合通过中欧班列运输,扩大此类商品进口,既有助于缓解贸易逆差,又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空车回程问题。波兰基础设施面临不足、陈旧等问题,基础设施密度和质量在欧盟成员国中排名靠后,中国企业可以以工程总承包、PPPBOT等方式参与到波兰公路、铁路、港口、航空等基础设施建设中去,但前提是必须遵守欧盟规则。波兰能源结构以煤炭为主,煤炭占波兰能源总量超过80%,欧盟承诺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比1990年减少40%,波兰能源转型压力较大,中国参与波兰核电、风电、燃煤电站技术改造等具有较好前景,这些都是我国优势领域。波兰在生物技术、机械制造、页岩气开采、食品加工等方面有技术优势,中波双方可共同在这些领域开展研发合作。中波双方可共同在华沙、罗兹、格但斯克等重要海陆节点打造一些工业园区或境外合作区,引导我国企业在此投资设厂,双方深度开展国际产能合作。中波双方在金融领域合作也具有空间,双方目前仍没有人民币互换机制,宜积极推进,同时可鼓励双方金融机构到对方国家多设立分支机构,扩大中波在对方市场发债规模,共同组建投资银行或投资基金,为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合作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四)中国企业要注意吸取一些投资失败的经验和教训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向沿线地区投资,这其中有很多成功案例,但也不乏一些失败教训,中海外公司在波兰投资建设的A2高速公路项目就是一个值得汲取教训的案例。中海外以低于业主一半的预算低价中标,由于未经详细勘察设计,对项目建设成本没有合理估计,对波兰环保法规没有详细研究,项目施工后建筑材料、劳动力成本、生态保护成本大幅上升,远远超出中标金额,同时承包商不了解波兰法律,原本计划采取中国工程企业惯用的“低价中标+施工中逐步提高报价”的方法,但波兰《公共采购法》明确禁止承包商在中标后对合同金额进行“重大修改”,将承建费用锁死,中海外面临较大亏损,只能违约,最终项目未能完工。该事件在波兰影响很大,甚至影响到波兰民众对中国企业的整体认知和中国形象。该案例给我国企业提供了深刻教训,即便对波兰这样投资营商环境较好的国家,在投资前也需对该国法律、社会环境进行详细研究,对项目实施方案进行详细论证,切忌主观臆断,同时政府有关部门必须加强对企业海外投资项目的监督和合规性管理,必须建立对直接责任人的奖惩机制和海外投资企业的黑白名单制度,用制度手段规范我国企业海外投资行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