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渝双城经济圈要在“隆起中间、辐射周边、发力高端”上齐心协力

  • 时间:2020-04-30

编者按:本文基于近日央广经济之声连线内容整理。经济之声《财经态度》:成渝唱好“双城记”,打造西部高质量发展重要增长极。连线嘉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部研究员马庆斌。

 

一、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建设步伐,并未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迟滞,相关工作一直在抓紧推进中。从区域经济发展、打造西部高质量发展增长极、推动内陆地区的改革开放等方面看,它的建设具有怎样的重要意义?

 本区域的经济增长的韧性强、潜力大的特点在疫情期间更好地体现出来。数据显示,2020年的3月当月笔记本电脑出口值已恢复至去年同期的九成以上。同期,集成电路、液晶显示板等出口增幅较大,分别增长74.5%174.1%。一季度四川省经济数据发布 GDP同比下降3%.工业生产逐步恢复。一季度,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0.9%,降幅比全国低7.5个百分点,3月由负转正,同比增长5.5%41个大类行业中有16个行业增加值保持增长,医药制造业增长5%

就建设意义而言,早在20191月中央财经委会议上提出,就已经明确提出打造成渝城市群意义重大。体现在形成西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打造内陆开放战略高地;推动高质量发展等方面。

    研究发现,现代区域协调发展的关键是要每一个区域板块发挥自身比较优势。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的载体就是城市群和中心城市,反过来,城市群和中心城市发展的差距也是造成区域经济发展差距的重要原因。

    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核心还在于破解区域发展不充分不平衡问题。成渝双城经济圈内也存在着城市间交通一体化水平不高、分工协作不够、低水平同质化竞争严重、协同发展体制机制不健全等普遍的问题。这也是成渝双城经济圈需要破解的重要问题,实际上,这些问题一方面是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根子还在于协调的体制机制尚未构建完善。

按照国家新的城市规模等级划分,重庆和成都分别属于超大和特大城市,两个城市的城区相距320公里,如果按照一小时通勤圈的都市圈标准,两个城市互相都在对方的都市圈里面,这应该也是设立双城经济圈的一个重要的经济基础。我们看一下两个城市的发展基础,按城区人口规模来看,2019年底,重庆有2300多万人口,成都500万人口。从GDP来看,重庆总为2.3万亿,成都1.7万亿。这样来看,成都比重庆要弱很多。

但是,考虑到重庆是直辖市、成都是副省级城市,两者不能简单比较。需要用重庆主城区和成都比较更为合适,重庆主城区的GDP不到1万亿,主城区人口约885万,这样比较来看,重庆的人均产值要低很多,下一步需要在生产率上下功夫,在高端产业上下功夫。就成都而言,其GDP占全省的37.8%,重庆主城区占全市的39.5%,两个城市的首位度过高 ,尚未发挥“辐射带动周边”的作用,这也就造成了另一个“中间地带塌陷”的问题突出,由于地形以及各种原因,两个城市的发展战略都是南北方向的,而在相向而行的方向上,尤其是中间地带是两个城市发展薄弱的地带,也是下一步需要通过合作破解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的重要的空间地带。

   

 

 

【追问】强调“双城经济圈”,发挥成都和重庆市两个中心城市的带动作用,这对于促进整个区域协调发展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长江上游的成渝双城经济圈和长江下游的长三角区域一体化,首尾呼应,两大国家战略区域的发展注入新动力,中国高质量发展的动力系统又增加了新的动力节点。为中国经济的韧性再增加一个锚点。从地形上看,四川和重庆都在四川盆地的范围内,只不过重庆的主城区在丘陵和山地多一些,因此,双方发展的空间互相有支撑的。因此,重庆向西北方向拓展以提高城市发展空间,成都向西南发展以促进发展的不平衡,应该说双方有共同的潜在的诉求交集。

合作可以更好地激活当地发展潜力。看待一个区域的经济发展潜力和势头,可以用农民工的数据来观察,2019年,重庆全市农民工总量766.03万人,比上年增长2.8%。其中,外出农民工553.95万人,增长2.8%;本地农民工212.08万人,增长21.1%。这就意味着,重庆的产业发展势头很好,大量劳动力可以在家门口找到工作和发展的机会。实现本地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协调发展。在第一个问题中的产业发展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

 

二、最近,召开的相关会议以及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确定双方要从七个方面展开战略合作。从目前两个城市和两个新区(两江、天府新区)发展的情况看,未来的加强规划战略协同应该如何入手?具体来说,重点可以在哪些领域协同规划?

  正如会议公开的信息来看,协同会在规划协调 、内陆开放、佳通、产业 、科学城、合作等几个方面开展工作。也提及了融入西部陆海新通道、科创的基础设施等建设开放和创新能力建设方面的工作。下一步,还可以在两地的居民的流动、积分互认、土地要素市场化等方面努力。通过“飞地经济”、“反向飞地经济”、共建园区等方式形成双方产业发展的利益纽带。

三、双方还将共同开展内陆地区对外开放体制机制创新,共同打造西部陆海新通道多式联运运营中心,这意味这什么?

这意味着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西部可以将产品更好地走向国际市场,因为内陆区域最大的瓶颈是出海口的问题,通道建设的推进对于破解这一瓶颈意义重大。多式联运运营中心的建设,就是要讲航空、铁路、高铁、公路、水运和海运等不同的运输之间无缝衔接,降低货物转换的时间和经济成本,推动形成区域供应链的关键节点,更加便捷、低价、高效的供应链枢纽的建设,将有利于更加高端、更大规模的产业迁移和聚集,形成高端产业集群。

 

【追问】早在3月份,双方就提出建设“一带一路”进出口商品集散中心,成渝在“一带一路”中具有怎样的区位优势?未来如何更好地利用这一优势?

区位,不能仅仅看其地位位置,而是要看其经济要素的聚集和辐射能力。成渝最大的优势在于西部的腹地,处于区域功能性板块关键位置,与西宁-兰州城市群、关中城市群形成一个新的区域增长三角。从1999年到现在,西部大开发已经进入第三个十年,成渝双城经济圈构建西部地区新的格局有重大作用。第二个优势是人口优势和市场优势,四川和重庆的总人口接近1亿,而且,伴随产业的转移,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这个市场的规模和消费能力潜力巨大。因此,人口优势、市场优势也是双城经济圈区位更加凸显的重要条件。下一步,既要通过协同改革、开放和创新挖掘区域的发展潜力。抓紧更大力度承接东部产业转移,也要加强研究数据等新要素,同时借势陆海新通道和中欧班列做好开放的文章,构建内陆开放型经济体系的构建,发挥当地资源、人才、市场和通道节点的优势,加快聚集高端产业。总来看,成渝双城经济圈要在“隆起中间、辐射周边、发力高端”上齐心协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