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包容、普惠的全球化才能使世界经济稳步前行

  • 时间:2020-06-22

时间:2020-06-20    来源:中新经纬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 王晓红

关于全球化,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包括这次疫情之后,全球化遭遇逆风,这是一个大的背景。

第一,2008年以来,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更加严重。虽然每次人类经历一次大危机之后,各国都提倡要联手、要互助、国际宏观政策要协调,金融危机当时也是这样呼吁的,这次疫情期间也提出各国要联合抗疫。但是我认为实际情况是恰恰相反的,每一次遇到大的危机或这种疫情的大灾难,恰恰是保护主义越来越严重,2008年以后实际就是这样的状况,保护主义加剧。

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保护主义的措施一共是736项,较2014年增加了近50%2017年又增加了837项,现在实际上是越来越多,不断地出台。我在前段研究数字贸易问题时发现,保护主义措施是一路走高。可以看到,我们在强调开放,但是保护主义的限制越来越多。从发达国家来看,在贸易、投资、创新、产业方面不断地出一些新的规则和标准,尤其是许多限制措施是针对中国的。应该说,特朗普政府以来,美国是逆全球化引领者,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贸易保护主义有增无减,尤其是单边主义和霸凌主义,不断向各国采取贸易摩擦,加重关税、非关税壁垒、投资限制等等。WTO的多边体制遭遇到严重挑战,全球的价值链体系也受到严重的影响。

投资限制主要是国家安全审查为由。比如,美国对外资进入国防、航空、海运、电信、金融、能源、资源开发、原子能开发、制造业等都有限制性的措施。欧洲议会20185月份通过对部分关键领域和行业的投资进行安全审查,通过了新的议案。范围由安全和公共秩序领域扩大到媒体、能源、供水、交通网络等等,另外还有汽车、铁路、航空航天、信息技术都被列为关键和战略技术。这个议案还把欧盟企业是否在外资来源国享有对等的市场准入作为安全审查的先决条件,要求对等开放。在疫情之后又提出了对国外投资的补贴问题进行审查。

这些非常明显是针对中国。我前年带课题组到美国和欧盟进行了一些调研。美国和欧盟在对待中国的限制,国家安审的限制,包括对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等看法大体是比较一致的,包括要求中国扩大开放服务业等等。

第二,美国霸权主义给全球经济治理带来空前挑战。美国现在不断地在退群。在美国优先战略的驱动下,采取了一系列的退群行动,主要都是基于美国优先的理念,认为在这些国际组织中都吃亏了。

记得我前年到美国调研,讲到美国为什么退出万国邮联,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小包裹把美国的邮政市场搞乱了,美国的邮政市场是国企,政府要给很多的补贴,我们的跨境电商很多是通过万国邮联的渠道,增加了美国国内邮政的负担。所以美国觉得吃亏了,认为中国的小包裹把秩序给搅乱了,所以也不愿意干了。

另外,公然违背WTO规则,挑战多边体制。特朗普认为美国在WTO这里吃了大亏,中国占了大便宜。正如国际金融论坛学术委员陈炳才老师所说,现行规则发达国家也不满意,发展中国家也有意见。其实美国之所以不满意,核心的一点就是认为吃亏了。因为他们认为,全球化的发展最大的受益国就是中国,最吃亏的就是美国,基于这样的一些理念美国就不断地挑战,颠覆现有的秩序。在各种条约、国际组织中减少承担义务,给国际治理带来更多不确定性,事实上削弱了多边平台的协调效果。结果是它自己建立起来的战后秩序被自己不断地挑战,不断地颠覆。

我认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逆全球化。最主要的一点是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内化和区域化倾向,这大概是未来的产业链和供应链重组的方向,可能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大家会吸取这次疫情的教训,更多的涉及到民生的、安全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可能会拉回到国内。更多的可能会把产业链和供应链在一个区域内,比如说,在亚洲、北美、欧洲三大板块区域内来进行配置,这样的概率可能会增大。实际上是削弱了全球化的发展。另外,金融债务风险更加积聚。去年全球债务超过了250万亿美元,全球的债务风险空前积聚。很多机构预测,这次全球的经济大衰退不会亚于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我们现在遭遇到的全球化环境和整个国际化环境挑战是非常大的。

第三,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的博弈进一步加剧。博弈的复杂性、艰巨性、长期性将会伴随着整个中华民族复兴的过程,这不是一段小的时间,一直到本世纪中叶。这是我们遇到外部环境的很重要的挑战。美国对于中国已经是忧心忡忡,对我们全面遏制的势头恐怕是不会改变的,我们必须要做好这样的一些准备。美国前副国务卿霍马茨先生曾经讲中美关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原因是,中国已经从依靠劳动密集产业竞争的国家发展成为在高端技术领域与美国展开竞争的国家,并且通过这些技术极大增加了中国在安全和军事上的实力。另外,美国希望中国在政治上与美国和西方国家融合的想法落空。这两个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2018年以来,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贸易摩擦尤其是针对中国。现在涉及贸易、投资、金融、科技、安全等方面,出口管制、留学限制等,不断地挑衅和找麻烦。实际上就是脱钩,这是美国非常明确的想法。美国脱钩首先想在技术上脱钩,技术脱钩最核心的是学术脱钩。在科技领域限制中国留学生、限制访学、学术交流等,实际上都是为了学术脱钩。美国有一个明确的观点,他们认为中国在应用创新方面在世界上做得非常好,但在基础和基础理论上做得非常差,没有太多的原创性的成果,原创性成果主要来源于美国和西方国家。他们认为,如果在学术上跟我们脱钩,中国就不能够获取技术创新理论前沿的种子,所以在若干年后就会在技术上落后。

欧盟也把我们视为竞争者。欧盟认为,我们已经是全球规则重要的参与者和技术力量的领先者,尤其要应对来自中国企业的竞争和挑战。这些都是对中国战略定位的一些变化。但是,对于欧盟和美国要有一个区分,在技术上欧盟首先还是防范美国的,其次是防范中国,这实际上为我们和欧盟的技术创新合作和共同发展都带来很大的空间。

第四,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的长周期低速增长,还有新冠肺炎疫情的大衰退,将来会进一步导致逆全球化。IMF4月《世界经济展望》中预测2020年全球增长率下降到-3%。美国为-5.9%、欧元区为-7.5%、中国为1.2%、印度为1.9%。世界贸易组织48日发布的贸易统计与展望报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发展将可能导致2020年全球商品贸易总额大幅下降13%-32%。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就业比例来概算一下,今年GDP增速至少要保持3%-4%左右的增长,我们才可以完成保就业的目标,应该说依然是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此外,投资动能减弱和引资竞争的并存。在将来可能会是长期的过程,发达国家希望更多的产业链、供应链回到本土,发展中国家也会带来更多的引资竞争。

第五,全球化可能加剧贫富分化。美国这次疫情非常明显,得病和死亡率高的主要是老人、黑人、穷人,从美国可以看出贫富分化非常严重。全球进入数字经济时代,随着数字技术发展的不平衡也可能会加速发展的不平衡,因为美欧发达国家仍然在数字技术领域保持领先的,在数字贸易规则方面仍然希望继续主导。

第六,人类面临的安全性风险挑战更大。能源、资源、网络、环境治理、气侯变化、恐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宗教势力等等,这些安全性风险的挑战越来越大。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就能充分体现这个问题。还有非洲的蝗虫灾害也会带来一些国家今年的粮食风险。

那么,未来全球化的愿景是什么?我认为,和平和发展仍然是两大主题,寻求和平和发展是人类共同的愿望。包容、普惠、平衡、合作、共赢是未来全球化的主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未来全球化的中国道路和理念,这应该就是人类的共同价值观,命运共同体其实是基于人类的普世价值观。

全球化的世界潮流不可阻挡,因为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发展促进了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这就是当前时期有别于最初时期全球化的本质区别。全球以中间品贸易为主的结构决定了各国贸易和投资的相互依赖性,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已经成为公共产品这一本质特点,这种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紧密依存和相互联系从客观上决定了全球化不可逆转。

新技术的发展将对全球化的治理体系、规则、标准等变革产生迫切的要求,尤其是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的发展,对全球治理体系、贸易规则、技术标准、制度标准都将产生根本的影响,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的变革主要是基于数字技术发展产生的。

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要求更多符合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提高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和过去二战刚刚结束后的情形不同。那时,发达国家占主流地位,发展中国家很弱小。但是,现在力量对比发生了明显变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80%,这些国家的经济总量占世界的比重接近40%。根据IMF的数据计算,2018E11GDP增长率约为5.1%金砖五国”GDP占全球比重的24.32%,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到2035年全球城市化率将达61.7%,主要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化进程加速。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预计到2025年新兴市场将消费全球近2/3的制成品,到2030年发展中国家将占全球消费总量的50%以上。

全球化发展到今天,世界仍然是极其不平衡的,而且矛盾更多、更充分、更复杂。因为,发展中国家追求的是发展权,发达国家追求的是主导权,也就是维护二战以来的秩序和地位,改革也是在这个基础上去进行,尤其是在新规则构建方面仍然希望谋求主导地位,这是矛盾的主要原因。但是,全球化的发展已经无法让任何一个国家回归到闭关锁国的时代,这是不以人的客观意志为转移的。因此,只有坚持包容、普惠、平衡、合作、共赢的全球化才是人间正道,才能使经济全球化稳步前行,惠及世界各国人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