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第4期 应对全球经济失衡,重塑全球治理架构

  • 时间:2010-11-17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2010年11月11日上午,中外专家在“应对全球经济失衡”讨论会上,围绕“全球经济均衡的定义标准”、“全球经济治理的共享均衡架构”两个主题展开讨论。认为各国需要协调建立统一的标准,促进经济再平衡;全球经济结构失衡问题无法单纯依靠汇率调整来解决;国际社会应推动建立一个多元化的、相互制衡的国际储备货币体系和新的全球经济治理架构。

2010年11月11日上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与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合作举办“应对全球经济失衡讨论会”,围绕 “全球经济均衡的定义标准”、 “全球经济治理的共享均衡架构”两个主题展开讨论。贝塔斯曼基金管理委员会主席安德雷斯·艾舍在开幕式上致欢迎辞,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在闭幕式上做总结发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副秘书长陈永杰,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研究所所长张燕生,美国斯特恩集团主席、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原主席保拉·斯特恩,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院长河合正弘等二十余位中外专家出席了会议并发言。

一、全球经济均衡的定义标准

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指出,中国经常项目顺差扩大与美国资产证券化、消费信贷扩张、家庭负债率升高、房价上升等因素密切相关。世界经济失衡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的过度需求和全球非理性繁荣。中国可通过扩大进口、扩大对外投资、扩大内需和增加消费、鼓励加工贸易向西部转移等措施实现经济再平衡。

意大利圣安娜高等学校政治经济学教授斯特凡·克里昂强调,固定汇率制在减少各国经济不确定性、吸引外资外贸、促进世界经济繁荣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各国需要协调、并建立统一的标准,促成全球经济再平衡。建议各国货币逐渐与美元脱钩,人民币可以考虑与欧元、日元等多国货币挂钩。

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院长河合正弘认为,不应通过调整投资和储蓄结构解决经济失衡问题。中国应更多关注资本账户和经常账户之间的联系,努力实现资本自由流动,鼓励资本流出。由于中国加工贸易顺差占全部贸易顺差比重很大,人民币汇率调整对降低贸易顺差产生的效果将非常有限。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国际事务学院教授丹尼斯·西蒙表示,近些年中国的贸易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不能再依靠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吸引投资,应在培养人才、鼓励技术创新、保护知识产权等方面形成新的优势,在研发、设计、高端工程技术等方面打造高附加值产品,加强与发达国家或跨国企业战略合作。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张永军指出,汇率调整一定要与其他相关经济政策配套实施。单纯依靠汇率调整在短时间内对经常账户影响很小,只会造成资本项目的大幅波动,反而可能导致失衡现象恶化。

二、全球经济治理的共享均衡架构

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主席丹尼斯·斯诺尔表示,应该通过结构性调整,改变储蓄率和投资结构,解决当今世界经济失衡问题。发达国家应更多支持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改善教育和社会保障水平,帮助其提高消费、降低储蓄。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教授徐洪才认为,美国长期实行双赤字政策,以及最近实施的定量宽松的货币政策对全球经济不平衡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结构失衡问题无法单纯依靠汇率调整解决,要充分发挥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作用。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在会议闭幕式中指出,此次金融危机产生的根本原因是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国利用国家信用滥发货币。中国将通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工资等方式增加消费,减少贸易顺差,继续发挥其世界经济发动机的作用,带动全球经济复苏。保持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是维护较长时期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客观需要。国际社会应推动建立一个多元化的、相互制衡的国际储备货币体系维护全球金融系统稳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