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国内大循环形成“双循环”新格局

  • 时间:2020-08-18

来源:时事报告  时间:2020-08-18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 张燕生


2020年7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新格局,是在国内外形势发生新的重大变化的条件下提出来的,是对国内国际大循环新的不平衡格局主动调整、主动谋划的战略布局。



双循环是进入新时代的重大战略


国际环境变化要求我们用全面、辩证、长远的眼光分析当前经济形势,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全球环境更大的不确定性,加速了传统国内国际循环模式的改变。

当前,经济全球化到了下半场,大国之间冲突加剧,系统性风险显著上升。

美欧生产网络进一步收缩产业链和供应链,在推动再工业化战略的同时,加快与他国科技脱钩、产业脱钩的步伐。

中东和亚非拉进一步收缩生产体系,加剧产油国与非产油国之间、资源生产国与资源消费国之间、上游产业与中下游产业之间的竞争和相互渗透。

东亚生产网络也进一步收缩。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如何开创新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国内条件变化要求我们牢牢把握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在应对危机中掌握工作主动权、打好发展主动仗。

当前,我国正处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治理现代化的转变期。构筑扩大内需的体制机制,创造有利于创新的发展环境,促进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与全球高端对接,提升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内循环效率和便利化水平,是推动更高质量发展的必经阶段。

大国战略竞争要求我们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

我们要充分发挥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发挥全产业链大国优势,发挥新生代高品质、个性化、多样性需求的成长优势,立足国内、放眼世界,鼓励自主知识产权开发和全方位国际合作,形成国内创新循环与国际合作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局面。

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世界和中国。在这个重大关口,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意义重大。



充分发挥内需潜力做强国内循环


“双循环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在外部环境高度不确定的情况下,利用我们产业基础实力雄厚、产业链条完整、战略回旋空间大、超大规模市场的优势,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等经济运行的各个环节。

一是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要解决好收入分配问题。保护合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调节过高收入,清理规范隐性收入,取缔非法收入。

要扩大两新一重建设的新型投资需求。包括新基建,新型城镇化建设,以及十三五规划确定的165项重大工程带动的轨道交通、水运、铁路等重要基础设施需求。

还要培育快速跨际迭代的与国际新潮流需求同步的新消费,带动生活性、生产性、公共性消费和服务需求增长。

二是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

新中国成立以来,从独立自主、不依靠外援建设完整的工业化体系,到深度参与国际分工体系,再到构建内循环为主体、双循环相互促进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中国百年强国梦留下奋进向上的足迹。

其核心是建设一个实体为本、创新为根、金融为源、人才为重、开放为体、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大国科技竞争和战略博弈是制造强国前行的助推器和加速器。

三是大力推进科技等方面创新。要推动科技创新成为第一动力,满足原始创新需求、关键核心技术创新需求、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需求等。

构建有利于自主知识产权开发和国际合作的体制机制和创新生态。


打造一流的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共性公共研究、开发试验研究的完整科技创新体系。

形成双循环相互促进的跨境创新网络,比如,推动一带一路合作研究。

四是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这是形成内循环为主体、双循环相互促进新格局的关键。

要建立高标准市场经济体制机制,打破行政垄断、市场垄断和其他制度障碍,构建法治化、国际化、市场化的营商环境。

还要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形成市场、企业、政府、社会各负其责、和谐发力的制度环境。




《华尔街日报》近日发表题为《免税热潮助推中国旅游业股票大涨》的文章指出,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旅游,但中国国内旅游热度有所回升,中国旅游业迅速回暖,并促进中国经济第二季度恢复增长。(来源:中国青年网官方帐号)



力促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联通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局面。

一方面,新时代需要新的发展思路。

要积极推动治理现代化,形成商品要素流动型开放与规则等制度型开放双轮驱动的新开放格局。

积极推动深化东亚区域生产网络,形成本地需求、本地创新和本地宏观政策与之协调的新产业体系。

积极推动跨境创新网络建设,形成有利于创新的国际合作新环境。

积极推动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落实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继续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布局国内国际两个市场。

逐步摆脱过度依赖中国作为生产制造中心,欧美作为金融研发中心、消费中心的传统国际循环模式,转向更均衡、更多面向发展中国家的全球化模式。

另一方面,培育新形势下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新优势。

大力推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的现代化,为提升内循环和双循环效率提供制度保障。

健全促进双向投资的政策和服务体系,为优化投资环境、推动全方位国际合作创造条件。

加快自贸区、自贸试验区、自贸港等开放高地建设。如海南离岛免税购物政策调整后,仅71日至15日,全省就累计销售10.7亿元,日均7100多万元,比6月份日均销售额增长三成多。

除此之外,还要健全外商投资国家安全审查、反垄断审查、国家技术安全清单管理、不可靠实体清单等制度。

完善涉外经贸法律和规则体系,应对未来大国之间规则制定的严峻挑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