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同中国脱钩等于同世界脱钩

  • 时间:2020-09-09

来源:经济学家圈    时间:2020-09-08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 魏建国


8月29日,中国国经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作客经济学家圈直播间,并于与经济学家圈群网友们互动问答,发表了对于大循环和当前国际局势的看法。以下是当天问答内容实录


在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背景下,提出了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省市在贯彻的执行的时候,可能会演变成以地方内循环为主的地方保护主义。请问对地市的双循环有什么建议?

魏建国: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我们首先要把双循环的核心掌握。这个核心就是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个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充分发挥我们国内超大市场的优势。记住,是超大市场的优势。刚刚网友提出来,如果各省市要闭门、各自为政,那就不是现在我们所提倡的“国内超大市场优势”,更就没法发挥这个优势。大家记得,我们改革开放以来,最主要的就是形成打通了我们国内碎片化的、分隔的市场,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我们国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市场,这个市场现在已经超过了美国,未来还会继续引领全球的消费市场。这种超大市场的优势,是我们打造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最主要的基础和关键。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各省市千万不要把它理解成自己的省市也搞起自己的循环。恰恰相反的是,我们在中央的领导下,以国内超大市场优势为主循环的主体,我们把各省市加进去,这样才能发挥我们国内的超大市场优势。第二个很重要的就是说,我们现在改革开放,国外是看我们中国的一个整体,我们对外无论是出口、进口、消费,以及我们对外投资、引进外资都是看整个中国一个主体,这个主体就是十四亿人口的大市场,供给侧为主要结构的我们下一步的高质量经济发展。所以在打造双循环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这一点。

同时我们要注意到以下三点:

第一,发挥各城市的优势,我们主动地根据国内的超大市场这种优势,看一看省市里面有哪些更可以发挥的,把地方的特色跟优势加入到我们国内超大市场优势中,形成我们超大市场的新的能量。这个我觉得是我们的一个正能量,一个大的增量。这个增量是对我们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时候,各省市是一个主力军,是我们核心的力量。

第二,我们要看到,我们有哪些不够的地方。各省市在打造以形成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过程中,发挥国内超大市场优势的过程中,特别是在我们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捕捉短板

第三,我们在打造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时候,不是闭门造车、不是封闭的,不是关起门来自己搞,而是更加开放、更加主动地对外开放。所以在这个方面各省市应该看到,在这个双循环中,我们是一种越来越开放、包容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把全球生产的要素,跟本省生产要素,配置起来。同时对国内的超大市场有哪些帮助,要做一一的分析。那种笼统的,认为各省市自己搞封闭的,是一种错误的观点。所以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大家应该明确,我们全力做好我们国内的超大市场优势,把这个优势做大、做强,把这样的潜力、正能量,更好地发挥出来。


十四五期间,您觉得最关键要做的事情包括哪些?

魏建国:我觉得有三件事情我们一定要做好。第一个,就是一定要把高质量的经济发展放在首位。就是我们十四五期间,能不能有一个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对应我们今后的很长时间的关键,这个高质量的发展,那就是要以供给侧的改革为主。把那些低效的、无效的解决,把有效的、高效的发挥出来。一句话,就是我们要把最高的经济效益体现出来,把最低的成本体现出来。
第二个,十四五我们要为今后长时间的工作做好基础,那么这长时间的工作最主要是什么呢,就是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强劲的持续发展。这是我们下一步的关键。
第三个,很重要的,在这个里面要把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通过发挥内需的潜力,能够使主循环发挥最大的作用。有些人问,当前我们的消费还不是太理想,也有很多人担心今年疫情过后本来消费要井喷,但是七月份的消费比去年同比下降了1.1%。大家不要担心,我认为我们在疫情过程中被抑制的消费欲望、消费能力、消费的条件都具备,现在各省市在整体的疫情控制范围内,在大循环的流动中,消费这个方面也越来越发力了。那么什么时候我们的消费能够比较好的增长呢?我认为,今年第四季度,是我们全国消费的加速阶段,是一个冲刺的阶段,也是到了我们消费对经济发力的阶段。所以第四季度消费将会有一个很靓丽的成绩单。我对这方面是乐观的,也请大家放心。根据中国目前各地的数字、疫情的防控、以及整体的人流、物流、资金流,特别是信息流以及资本流动来看,整体四季度我们消费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成绩单。


如何理解现在提出的大循环,为什么会现在提出?

魏建国:有很多人问这个的时候,心里面有一个想法,就是整体在看到我们产业链供应链、或者一些关键零件、配件和技术掌握在人家手里面,我们比较被动。这是一个原因,但是我个人认为,提出这个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格局,这个发展格局,是根据我国发展的阶段、环境、条件变化做出来的。我们已经到了这个环境,我们在整体发展的阶段中,处在疫情和疫情过后这个全球的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速、全球市场微缩、大家这个恢复有信心不足的情况下呢,我们认为在这个时候我们国家能够提出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还有,以前在疫情过程中我们就看到了,一些单边主义霸权主义,特别是中美这一次贸易战,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冲击。但是我们如何在这个时候,在我们中国生存的发展考虑下,在中国下一步地区供货的全球化引领这一块,以及我们下一步中国在全球所起的担负的作用来考虑,所以这一点是第一。

第二,我们应该考虑到疫情过后要重塑我国国际合作的竞争新优势的战略选择,所以这个我们一定要考虑,因为在疫情过后,肯定有一些反对全球化,特别是逆全球化。比如说南北差距,贫富差距也关系到全球化里面。美国也把它的空心化,把它整体的中产阶级收入没有得到显著提高,把它的失业人口增加,以及整体的工业空心化,这些都怪罪到全球化。因此他采取一种单边的保护主义,把美国的利益放在第一。逆全球化的这个思路,对一些国家,对一些企业家,对一些投资者都有影响,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看到疫情过后全球化是动摇不了的。只不过全球化因为以前与时俱进不够,所以我们要打造一个普惠平等的,更加包容的、更加可持续发展的,比较得到大家拥护的这种需求。这种情况下我们选择双循环,一个是我们内部的发展需要,第二是我们在国际上要打造我们合作的新优势的战略选择,这是两个根本点,决定了我们一定要把双循环这种新格局作为我们下一步整个经济的发展方向。所以我个人认为,这种新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它不是只管一个时期,它可能会管到相当长一个时间,20年、30年甚至更长,它可以说是我们今后整个国家经济的一个总路线。所以各位企业家,各位网友,你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深刻认识到,这样在做企业做出决定的时候,企业在做战略选择的时候,在发展过程中,在进行对整个的环境的评估中,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一关。希望大家能看清到这一点,这是我们今后整体的国家的一个积极发展的重心。


实现大循环,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魏建国:我想有这么几项。首先我们要坚持供给制的结构改革战略方向,因为结构性改革这一块我们还需要加大力度。第二我们要把握住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战略基点怎么把握呢,就是使我们生产装配流通消费这个更多的依赖国内市场,提升我们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应性,这个公报里面提的是适配性。那么反过来就说,当前我们供给体系对国内的需求就是还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我经常打个比方,不知道适当不适当,就是到馆子里面吃饭,供给制的改革适配性还没有满足这个需求。尽管你提出来这个菜单,你这个想吃的菜,做出来的东西也是菜单上面所点的,但是它的质量是不高的,它并不是你所想像的那么好。

那问题出在哪儿呢,就出在我们供给体系需求的适配性不够。这样子大家就比较容易理解,就是我们现在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呢,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迫切需要,和我们整体的整个的生产的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所以抓住这个基点,就是扩大内需要抓住生产,不仅仅是我们一般的物质生产、生活生产、资料生产,包括消费品的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还有整个全生产要素的有市场调配的这一块,要依托鼓励市场,把这个东西反过来,而且把供给体系跟国内需求的适配性提高,然后达到能够需求来牵引供给。

供给按照需求对着更高水平的动态平衡,这个是第一次提出来。就是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这个在发展阶段中更高水平的动态平衡。这就是我们高质量积极发展,很重要一条衡量的标准。

您说目前我国供给,对需求的适配性还不够,但是我国有一部分产品还是落后于国外,那么在法国内需求的支撑下,而靠政府保护,是否会加剧国际贸易摩擦呢?

魏建国: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我个人认为应该说我们改革开放,对我们中国来讲起到一个很大的促进作用,最大的促进作用就是中国加入WTO以后成了世界的工厂。这就是说我们把1.8亿农民工,作为我们加工贸易的基本队伍形成一个以熟练的技术,高素质的这种加工贸易的队伍,这种加工贸易在我们国家整个对外贸易中曾经占了半壁江山。但是我们也看到,加工贸易的弱项就是我们整个加工贸易给人类带来了一些比如说资源的消耗,环境的污染,以及廉价劳动力。所以我们必须要使加工贸易升级,在下端我们逐渐升级到上端,但这是过程,现在加工贸易在我们对外贸易中已经从50%慢慢下降到23%,而一般贸易在今年这个贸易中,特别是沿海省的,比如说浙江做得最好,广东、江苏、福建、山东,都跟上了,那就是说我们以自己的品牌自己的设计,自己生产的原料自主打入国际市场,这叫一般贸易。这种一般贸易已经成为我们国家自己发展,以国内这种大市场的优势,我们国内配套的优势来达到。现在它的比例已经逐渐上升到70,那么加上我们的现在的跨境电商,就形成中国整体的对外出口的货物贸易中的三大主力,而且这三大主力都在不断地转型升级,都在不断地加强结构调整,所以这样使中国这块越来越强。但是必须看到,在发展加工贸易过程中,在整体和全球衔接过程中,确实是有一部分那些比较低效的,低产能的,但是我们要把它提高。在经济新格局中,对这些东西我想我们应该就要心中有数,做多一一排队,分级指导,一条一策,帮助他们解决自主创新,帮助他们解决我们整体的发展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技术问题。

创新问题,资金问题,市场问题,以及一些与国家能够共度难关的优惠政策问题,所以这些我觉得应该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而不是单纯的把它们给扫地出门了,这个不行。让他们通过整体转型,这是一个外来的压力,也是我们通过这个外来压力以后,把我们原来的旧有的传统的产业进行改造的过程,也是看到我们下一步朝新的数字经济,朝新的新材料新工艺,5G发展,云计算,智能制造,生物化学,生命制药这些方面发展。但是这一块我们不能丢掉,这一块还希望它最短的时间内进行转型升级,进行一些结构改造,跟上我们时代的步伐。

中美争议加剧,中美会脱钩吗?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如何应对这种国际形势?

魏建国:现在美方有一大批人都认为,包括专家、学者甚至企业家都认为好像中美今后发展就是要脱钩。错了,我们应该看到,全球化是谁提出来的,美国在全球化里面享受多大的好处,那么在这个时候,你突然一反常态,说不公平。那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你在否定这个全球化,你在否定市场经济,你一旦否定市场经济的话,很可能你就是提出来要跟中国脱钩,实际上跟中国脱钩就是跟世界脱钩,这是明确的势头,你跟中国脱钩就是跟世界脱钩,那你就是走向一个自我封闭,走向一个非常明确的自我孤立的一个国家,一个以市场经济为主体的自由贸易,投资自由化,贸易自由化标榜自己的一个国家,最后堕落成一个封闭的、孤立的、保守的、落后的,你说这个国家能发展吗,不可能。更何况现在也不可能使中美脱钩,也就是说不可能达到美国跟世界脱钩,你这样你生存不下去。所以从这个观点来看,我们应该向前一步,那就是说中美合作对双方都有好处,那些认为对中美脱钩以后,对美方有利,中国肯定受不了打压,是一种非常典型的把自己看作是救世主的态度,觉得别人都不如他。事实上来看,到目前为止,美国也不是像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受到信任,受到依赖。相反,中国恰恰是全球所信任的,所依赖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美国提出的中美脱钩,实际上是美国妄图跟世界脱钩,跟全球经济化脱钩,跟整个市场经济脱钩。


展望中国的经济,您有什么见解?

魏建国:应该看到今年不少国际的机构都修改了原定的中国GDP增长数字,我个人认为今年中国会给全球交出一个非常漂亮的答卷,就是中国疫情之后又提前实现了复工复产,同时加大对经济的发展,使得全球只有中国一家有GDP增长。


不仅如此,现在GDP的增长,突破了所有人的意料。所以我觉得今年的整个中国,经济它会像我以前所讲一样,就是能够达到这个目标。而且这个目标实现以后,不仅仅是对中国,对全球抗击疫情的信心、对全球经济恢复的信心,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所以我觉得今年整体来看,应该说这一方面。如果从具体数字来看,我认为在出口方面,我们今年完全可以作为,不仅是出口大国也是进口大国,也就是说今年中国将成为全球的进出口货物贸易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国。

第二,今年的消费,中国已经明显基于美国之前。美国今年的消费还是不断下降,中国的消费还在增长,尽管由于疫情稍微迟缓一些,但是我认为今年中国超过美国的消费,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大国,这是肯定的,我们一定能够在去年国内全国商品零售总额,40万亿人民币达到45万亿。

第三,我们在吸引外资上面,还可以保持去年的速度,也就是说,今年在整体直接吸引外资,全球总量不断减少,从19降到16,从16又降到9千,在这种情况下面,中国的吸引外资仍然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吸引外资国,达到去年的水平,13001400

我们对外投资,可以说今年,特别是在一带一路上面,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基础建设、投资,包括非洲、拉美、东南亚,这一块有更大的发展。还有我们在全球维护以规则为基础,多边贸易体系,和以区域发展这一块,我们会加快速度。无论是中韩自贸区,还是我们更多的双边的自贸区的协定谈判,都会呈现更好的开始,最后一点我认为就是今年会是我们扩大对外开放,特别是我们进口博览会,将成为全球瞩目的,全球盼望和期望的一次盛会。

参展的数字包括公司、国家,参加的面积包括企业面积,国家责任都会超过前两届。而且在这个时候,中国把进口博览会会办成全球所希望的,所信赖的。我把它比作像一个灯塔一样,希望提升信心,那么明年疫情过后,全球会更加依赖中国,而全球不会再更加依赖美国,而中国对全球的依赖性也会减轻,但是中国会起到更大的出口国的担当的作用。


安倍的辞职,对中日经济发展的影响会是怎样的,是在避免站队吗?

魏建国:安倍的辞职,是日本的内政,但我们应该看到,中日应该是彼此作为相邻的中日友好是代代相传的,所以我们希望整体就是日本特别是新的领导人,会沿着这块继续加大中日双方的合作。特别是在当前,因为疫情过后,日本技术、人才,都会向东移,特别向亚洲和东亚,包括东北亚转移,这时候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三大经济体没有理由不在疫情过后加强联系,加强合作,共商怎么有利。不仅有利于两国之间的经济发展,人民友好,而且有利于东亚乃至亚洲和全球的经济,所以这一块我们是寄予厚望的。

普通地级市的房价会如何走呢,大学毕业生现在应该买房子还是应该等工作五年之后再买房子呢?

魏建国:我个人认为,中央已经对房地产这一块作出明确的表态,就是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那么现在有一个明确的问题,就是说我们这些大学生对目前的高房价怎么解决,其实有很多现成比较好的国际上的经验,我们应该吸收,比如说是新加坡的确保公务员的做法,或者确保我们一般收入居民的做法,这些都是在整个发展中国家,发展过程中遇到的一个普遍问题,但是我们国家解决这个问题,能够比较平稳的,让大家老百姓能够渴望得到的这个房子安居乐业的这种愿望实现,这个我觉得是一个过程。这个我想很快会解决,所以大学生们也应该有信心。如果是你有条件,当然你现在可以买,当然我相信未来政府会出台更多的房地产,照顾到普通劳动者,普通家庭收入的一些廉租房,供给房,到时候房子能够真正实现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那个时候你再开始你的选择,那就是最好的选择。

西部省区,比方说新疆如何利用资源能源优势,在国家构建双循环体系中发挥产业作用?

魏建国: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新疆有很多产业优势,比如说西红柿酱和西红柿很好,比如说棉花,比如说新疆的畜牧业,更重要的新疆还有一些矿产资源,那它仅仅是一些天然的资源优势,还没有市场优势。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面,如果单就新疆一家来讲,一个省来讲,它可能想加到全球的这种环境里面比较难,所以只有在发挥国内超大市场优势,在形成国内大势形成为主体的过程中,把新疆的一些主要的,资源优势,变成市场优势,而商品优势,变成我们的整个的出口优势。比如说我们煤,怎么把煤做好,是运出来,还是把它变成电再输进来,还有可能做更多一些用途。再比如说我们的棉花,怎么把棉做的衬衣更好的高织纱的提高它的质量;再比如说我们的西红柿酱,能不能跟意大利、西班牙这些欧洲国家,更好地合作加强我们的西红柿销量。我们很多大家都知道农产品,我们的哈密瓜,哈密瓜怎么能够保鲜,怎么能够做到大小均匀,怎么能够不仅在国内市场卖出好价。国际市场,特别日本也卖出好价格,还有我们的鸭梨,这些都是非常好的,库尔勒的梨......但是我们仍然存在保鲜问题,我们仍然存在着供货渠道稳定的问题,还有我们整体的个头大小酸甜度如何适应这个消费市场,所有这些,不仅仅是这些,还有更多的,包括我们旅游资源,新疆的旅游资源,新疆的很多比如说我们大家知道的,核桃、红枣所有这些,包括我们的石榴,包括我们的一些非常著名的风景点,这些都要在国内国际大循环下,得到更大的发展。我觉得新疆会在以后发挥更大的作用。

供给制改革和扩大内需哪一个更重要呢,对于落后地区以扩大内需为主,发达地区以供给制改革为主,这种提法对不对呢?

魏建国:应该看到我们发达地区和中西部地区都是要围绕这个坚持供给制机会的改革,是战略方向,扩大内需作为战略基点这是我们共同的任务,只不过侧重点不同,因为各地区的发展不一样。比如我举个例子,我经常在广东,在江苏,在上海,在浙江这块调研的时候就发现,他们的早点就做得很精致,有时候一个早点差不多一个人要吃到一刻钟到二十分钟,但是吃得很多,包括小笼包子,包括蒸饺,包括各式各样的精美的点心但是又不贵,这些东西都能够发挥作用,包括像我们的老字号这些。但是为什么说大家愿意吃,愿意消费,那么说明也在供给制改革,在餐饮这块服务上去了,你提供的东西适合大家需要。但是我们有些地区仍然没有把这个问题当做一个重点,有些地方还是老三样,大家一边吃一边走。应该说时间是宝贵的,但是早餐是如此,那么我们可以考虑到其他的服务质量,包括我们街道社区的服务,包括我们零售网点的服务,品牌的服务,医疗卫生健康养老看病的服务,这些都要提到我们要达到内需这个范畴,大家一样的,而不是说你边远地区只是侧重于内需。当然我觉得可能在整个来说,各地还有各地的实际情况,一定要结合,因为我们国家很大,我们区域不同,各个地方的经验环境条件不一样。但是我们这个供给侧改革的战略方向,扩大内需的战略基点是一致的,所以把握这个在结合本地的条件,本地的情况,做出下一步的结合实际的接地气的一些做法,我想这个才是我们各地发展的目标。

广西壮族自治区从改革开放西部大开发,北部湾经济区,东盟,然后再到一带一路的自贸区实验,貌似每一个大规划都能沾边,但又感觉发展不理想,那么现在广西经济发展要如何提速呢?

魏建国:我觉得广西近年发展还是很快的,它最近几个大思路,特别这个网友提出来的几个大思路都是对的,只不过因为现在还没有见到比较显著的成效,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功夫下得深,广西这块就可以有进一步发展。比如说广西在对外开放这一块,它有利条件很多,包括我们整个北部湾地区,包括我们的航运、海运,包括我们在粤港澳大湾区中的一些作用,包括我们一带一路广西这块的作用,包括像工业园,包括广西的下一步的整体的发展,还有我们的边贸,这一块都可以加大力度,这一块仅仅,只要我们仅仅咬住一带一路,仅仅咬住以打造国内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环的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广西在这个里面取得非常大的作用,所以这点我觉得它的地缘,它的整个地理优势,都可以发挥成市场优势,所以资源优势都可以发挥成产品优势。

在金融领域,今后我们有没有可能让外资许可的参与的业务面扩大呢?

魏建国:我们联系负面清单,在全国范围来讲,有我们30个整个的自贸区和自由贸易港,正好这18个自由贸易区和海洋自由贸易港实施的是30项,那么除了这个之外呢全国其他地方是33项观察整个负面清单,我个人认为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实施的新的外商投资法的第一年,也是新的外商投资法实施细则的第一年,可以肯定,今年在这块方面,负面清单还会减少,中国在全球世界银行所讲,营商环境,已经从全球的第46位提高到去年的31位。今年我估计随着我们各项改革,特别是整体的服务力度,加大我们的开放,打造全球最佳营商环境,各地的力度,今年很可能还会从原来,去年的31名往前走。

我大胆地分析一下,如果我们做的好的话,可以进入前20,对全球、对中国,都是一个这个非常有利的吸引外商环境,吸引外资的最重要一点。

请魏部长总结一下,关于全球贸易环境和中国经济发展的展望

魏建国:应该看到我们在疫情过后,可能有一股逆全球化,但是我觉得经过大家的思考辩论以后,最终全球会对实现全球化有一个认识,我也对中美今后对未来双方通过合作,进一步加强双边的经贸关系持乐观态度。对于今后我们国家在未来这个世界的作用,我想中国应该会在整体全球的经济环境中,起一个引领的、标准的、被人所依赖信任的作用。当下通过疫情,加速了大家对中国的信任,加速了对中国所起的经济层面的认可,也加速了实现一带一路,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