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跨国公司视角解读服务贸易六大方面

  • 时间:2020-09-11

时间:2020-09-07   来源:中宏网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 陈文玲


9月5日,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跨国公司视角下的服务贸易便利化》高峰论坛上,中宏观察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发表了主题演讲,她认为,中国货物贸易、数字贸易、服务贸易“三足鼎立”,服贸会、进博会、广交会“三箭齐发”,正将中国推上一个新的历史大舞台——世界贸易中心。从跨国公司的视角看服务贸易,应主要关注以下六个方面:

一是跨国公司通过互联网、数字技术和网络平台提升了可贸易性;二是跨国公司通过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在全球构建以服务贸易为主要形态的服务链;三是跨国公司国际贸易形态和构成发生了重大变化,中间品贸易产生大量服务贸易;四是跨国公司在全球通过工业设计、品牌、知识产权输出,获得了巨大的服务贸易利润;五是跨国公司以服务贸易和数字贸易为两大方向,加快推动贸易发展水平;六是中国将成为跨国公司从事服务贸易最佳国家。


以下是陈文玲发言:

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参加今天的会议!今天的会议在北京召开,是中国非常重要的会议。北京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与上海进口博览会、广州进出口交易会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反映出中国作为贸易大国转向贸易强国的强劲态势。昨天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指出:“纵观人类发展史,世界经济开放则兴,封闭则衰。服务业因其独特的轻资产、软要素等特点,更加需要开放、透明、包容、非歧视的行业发展生态,更加需要各国减少制约要素流动的“边境上”和“边境后”壁垒,推动跨境互联互通。”从跨国公司视角下看服务贸易发展,当前具有特别重要的价值。

2007年9月,我在《中国经济时报》上发表了“认识服务贸易的战略意义”,上下两篇文章,大约1.5万多字。那个时候,中国的服务贸易刚刚开始起步,1982年—2005年中国服务贸易占全球比重从0.7%上升到3.1%。经过这么多年发展,中国服务贸易到2019年已经达到7850亿美元,在世界占比提高到7%,这是一个历史的飞跃。但是,中国服务贸易发展却落后于货物贸易发展,中国货物贸易2013年就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体,服务贸易连续6年处于世界第二位,但占比比货物贸易低5个百分点。

一、从跨国公司的视角下看服务贸易的发展

可以从六个方面来看:

第一,从跨国公司在新经济发展中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特别是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5G等新的数字化基础设施、网络平台的快速发展,提升了跨国提供服务的可贸易性。20世纪70年代开始,服务贸易获得了大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等数字化基础设施,使跨国公司的服务贸易特别是服务外包更加便利。我们原来读过美国托马斯-费里德曼写的《世界是平的》一书,当时的服务外包就是通过互联网来实现跨境的,印度班加罗尔走在了世界前列。近年来,中国数字化基础设施特别是近10年来获得极大发展,因此,跨国公司的服务外包,特别是通过互联网的数据服务形态产生的服务贸易量,现在在中国的生产制造和发展要大大快于印度。

第二,跨国公司通过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在全球的重构,构建了以服务贸易为主要形态的服务链。原来我们都说三链,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其实粘接这几链的非常重要是服务贸易所形成的服务链,这三链共同构成了价值链,价值链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服务链的便利和畅通。跨国公司生产性服务就是服务链,即就是跨国公司的服务贸易。我们现在的国际贸易,工业设计、知识产权、品牌价值、物流服务、金融服务这些服务链条,已经嵌入了生产性产业链和供应链。在制造业的形态中,制造业流程与管理的服务化,甚至制造业的生产本身的柔性化和物流化,使制造的产品加入了服务的价值。

第三,从跨国公司的视角来看,跨国公司的国际贸易形态,以及国际贸易构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全球的贸易品在几十年以前主要是终端品,大部分是在一个国家完成的和另外国家进行交易的货物贸易品,所以国际比较的是各个国家的综合优势。在跨国公司视角下,通过全球化产业重新布局,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重构,全球贸易形态发生了非常重大的变化。现在全球贸易中2/3是中间品,东亚的贸易品中4/5是中间品。去年我参加了中日“二轮”对话,日本东京大学的丸川教授在会上分析了中国和日本的贸易结构,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与日本的贸易中89%是中间品。中间品贸易伴随着国际贸易中的商流、物流、资本流、信息流流通中的服务贸易。所以,中间品贸易实质上是以服务贸易为支撑,以服务贸易快速流动的链条支撑了产业链、供应链。从跨国公司视角下看服务贸易,是创造增值贸易的贸易,它比原来的最终产品贸易的价值要高,增值速度要快,规模扩大的程度要大得多。大家知道,在几十年前,全球贸易总额仅有不到1万亿美元,现在超过了几十万亿美元,贸易规模扩大最快的不是最终品,而是中间品。

第四,跨国公司通过工业设计、品牌、知识产权等服务品作为贸易品的输出,在中国获得了巨大的服务贸易利润。2015年来看,欧盟企业在中国盈利企业数量占到在华企业总数的70%以上。美国在中国获得盈利企业比重占到60%以上,特别应该指出的是,美国企业201564%的在中国盈利,201669%的企业在中国盈利,201773%的企业在中国盈利,201869%的企业在中国盈利,201978%的企业在中国盈利。日本企业在中国盈利比重,这些年平均下来也在60%以上。跨国公司在中国盈利,除了制造能力和技术外,很大的盈利点就是嵌入中国数字化转型的赋能,中国数字化基础设施、中国投资环境、中国市场环境、中国产品配套能力,使跨国公司在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跨国公司的服务贸易在中国,通过向世界输出商品的同时,也输出了它的服务。

二、如何加快提升服务贸易的能力和水平

要创造中国服务贸易新优势,使全球更多的跨国公司把中国作为投资的热土,需要从以下几方面发力。

第一,要建立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特别是要使具有创造服务品能力的自然流动人可以便利化流动,实现人的价值的市场化。使这些具有创造服务品自然人的服务能力转化为服务贸易品,能够嵌入跨国公司的服务链。这一条是非常重要的,自然流动人能不能实现便利化?能不能使其价值市场化?对我们的政策设计能力和高水平水平开放提出了很大挑战。刚才听到世界银行的副行长视频中谈到,中国在22个服务项目下的开放水平,有19个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数据,感到非常震惊!我认为,实际上差就差在自然人流动的便利化和价值市场化方面。比如说,作为自然人在中国提供服务的便利与价值,包括知识产权的服务,包括创新能力的服务,它的价值能不能市场化?在市场中能不能自由的流动?现在还受到一些政策的限制。

第二,要消除数字鸿沟。促进数据的自由流动,这是世界发展的大势。这次会议习近平主席讲话中也强调了这一点,特别是要顺应服务品生产过程的数字化。我个人认为,我们现在很大的问题是数据流动的问题,不能因为政府管制的方式落后,影响到各种贸易包括服务贸易数字化和社会的数字化转型。如果数据资源不能自由流动,数字化转型就不能实现,跨国公司在中国包括自然人在国内加入服务贸易的链条,就会遇到非常大的阻碍,这个问题是我们亟待破解的难题。

第三,要减少服务贸易的要素流动“边境上”和“边境后”的壁垒。特别是破除“边境后”的壁垒,推进跨境的互联互通。这样才能吸引跨国公司在中国形成更加顺畅的资本链。当然,今年中国资本市场,包括金融的股票市场、债券市场、银行,将实现全方位的开放。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把管控风险和对外开放有机结合起来,使跨国公司资本链既能在中国畅通无阻,同时又能规避开放条件下的流动风险,这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第五,要推动数字贸易的发展。把服务贸易和数字贸易作为两大方向,加快提升我们的贸易水平。现在中国新的贸易形态发展很快,包括全国现在有105个跨境电商的试点,18个自贸区的59个片区,还有很多服务创新与发展试点、服务外包示范城市、软件出口基地和28个服务创新发展试点等服务贸易的载体和平台。中国推动了数字化的转型,现在数字基础设施包括5G,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服务,走在世界前列,数字经济规模去年31万亿元,位于世界第二位。但是,我认为制度性创新更为重要,即使我们有了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如果没有制度变革,没有数据的自由流动,我们的服务贸易也不会得到更快的高质量发展。现在中国服务贸易增长是比较快的,但是和货物贸易比较起来,虽然增速快,绝对量却比较小。在服务贸易领域的壁垒比货物贸易多,特别是数据流动。所以,即使中国在数字化基础设施上走在前列,发展了各种平台和试点,具有很好的基础,如果不进行制度性的变革,加大改革力度,就难以把存量优势和先发优势转化为比较优势。必须为我们国家发展服务贸易、数字贸易、数字化转型创造优质制度供给,推动服务贸易发展。

最后谈一个观点,中国将成为世界的贸易中心。从中国来看,一般贸易、加工贸易、小额边境贸易、采购贸易、跨境电商、数字贸易等,已经形成了全方位的布局。从上海、北京、广州三足鼎立,到义乌这样的5000多个小商品批发市场进行采购贸易,中国将形成进口、出口、转口这样的世界贸易中心和全球性大市场,会推动服务贸易大发展。因此,中国服务贸易在新时代要创造创新,要成为贸易强国,服务贸易就要加快发展,要把制度性改革放到非常重要位置。释放人的价值,释放服务的价值,使创造服务品的自然人和企业能够发挥更大的创新动能。

谢谢各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