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地区布局氢能产业如何做到最优?

  • 时间:2020-09-14

时间:2020-9-14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研究员 景春梅


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2020年本,征求意见稿)》。相较于2014年版本,此次征求意见稿新增了多项新兴产业,其中“氢”的身影多次出现。

与东部省份相比,西部地区的氢能产业起步晚、规模小、底子薄。此次国家为何鼓励西部地区发展氢能产业?西部地区发展氢能产业有哪些优势?有了国家层面支持,西部地区又该如何更好发展氢能产业?对此,业内专家结合自身领域给出了相应的观点和看法。

能源资源禀赋优越

具体而言,《征求意见稿》提出,鼓励贵州省发展氢加工制造、氢能燃料电池制造、输氢管道、加氢站等涉氢产业;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储氢等稀土功能材料、器件开发及生产;陕西省发展氢能等新能源及相关装置制造产业,以及氢能等新能源产业运营服务。

相比之下,贵州、陕西、内蒙古等西部地区氢能产业基础薄弱,研发投入、投资等力度相对不足,为什么还能得到国家鼓励?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这得益于当地优越的能源资源条件。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研究员景春梅告诉记者,贵州、陕西、内蒙古等西部地区风光水等可再生能源丰富,为低成本可再生能源制氢提供了可能。同时,这些地区矿产资源也十分丰富。“例如,内蒙古拥有丰富的稀土资源,在发展氢能新材料产业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国家有色金属新能源材料与制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蒋利军认为,由于输电能力限制,造成了可再生能源资源得不到有效开发,但通过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可以变“弃能”为“氢能”,从而推动可再生能源资源富集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目前,可再生能源制氢成本约为6美元/干克,当这一成本降至2.6美元/千克时,就可以拥有竞争力。”他预计,在5-10年内,可再生氢平均成本可以降至2-3美元/千克,在条件最优地区将达到1-1.5美元/千克,与当前煤制氢成本相当。

发展瓶颈不容忽视

贵州、陕西、内蒙古等西部地区发展氢能产业具有优势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发展瓶颈。

“西部地区人才资源相对薄弱。氢能产业属于技术密集型产业,对人才的要求很高。”景春梅说,西部地区产业承载能力、经济发展基础相对较弱,终端应用需求没有东部地区大,比如在氢燃料电池车辆推广应用方面不具有优势。

此外,相比东部地区,西部地区支持氢能产业发展的力度也有所不足。景春梅坦言,西部地区经济实力总体上比东部地区要弱,财政补贴支持方面可能“精力不济”。

北京低碳清洁能源研究院新能源中心助理主任何广利认为:“出于种种制约,西部地区或很难像经济发达省份那样给足财政补贴,市场培育及受关注程度也比不上东部。西部地区应扬长避短,在竞争中实现错位发展。”

因地制宜不搞全产业链

氢能源产业涉及上游制氢产氢、氢气储存运输,中游燃料电池系统及零部件生产制造,以及下游氢燃料电池应用和加氢站运营等多个环节。业内人士认为,氢能产业链很长,就单一地区而言,很难覆盖全产业链。因此,西部省份应根据自身资源优势,布局氢能产业链某个环节。

“西部地区应因地制宜发展氢能产业,根据自身实际情况,不搞全产业链,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同时,布局氢能产业没有必要发展小而全的产业链,而应着眼于全国大市场和全国一盘棋培育全产业链,使市场发挥决定作用,从而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景春梅表示,西部地区应根据自身能源资源禀赋和产业发展能力、经济实力来布局氢能产业。有的省份氢源优势明显,可以发展制氢产业;有的省份科研资源丰富,可以聚焦核心关键技术研发;有的省份制造业基础雄厚,可以搞氢能装备制造和零部件生产;有的省份矿产资源丰富,可以进行关键材料研发等。

景春梅还表示,西部地区可与东部地区开展合作,取长补短互利共赢,比如为东部地区提供氢源和关键材料供应、装备和零部件制造等。

对于如何解决长距离输送问题,业内认为,应积极发展“管道输氢”。景春梅说:“氢的运输储运还是个短板。目前,主要运输方式以长管拖车为主,受运输半径的经济性影响,运输量和辐射区域都比较有限。如果氢能运输能够实现管道运输,就可以实现大规模输送并大大降低运输成本,也可以为东西部氢能合作创造更多的机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