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物流是打造双循环经济新格局的关键

  • 时间:2020-09-24

来源:能源杂志  时间:2020-09-23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  魏建国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这是中央针对当前国内国际形势下做出的伟大战略决定,这个决定可能在3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影响我们的经济。打造好双循环经济格局,对中国、乃至全球都是非常重要的。

打造双循环经济格局可以完善中国产业链、供应链的短板,为中国新经济发展寻找新动力。供应链体系是双循环经济格局下的重要基础设施,现代物流则是关键。

双循环是中国长期坚持的战略

当前,国内消费市场发展特别快,已经形成以四亿中产阶级为主的消费群体,还有中西部地区城镇消费新群体正在快速成长。在制造业方面,中国拥有全球最全面的上下游制造体系,而且正向智能制造转向。在全球400多种主要商品生产和出口上,我们有200多种产品位居第一。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的制造业虽然取得了很多成绩,但整体实力不是很强,我们有很多关键零部件、核心技术和成套设备需要依靠国外进口。虽然中国很多方面已经处于全球超前位置,但还是不够。打造双循环经济格局,需要我们打造一个开放、稳定、安全的产业链和工业链。

在近期召开的中国进口博览会上,既有线上展览,也有线下安排。进博会体现了中国是一个有作为、有担当的大国。进口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别人。一个国家必须有进口,来带动货币的国际化。美国因为是进口大国,所以其美元国际化程度最高。无论是在全球交易、定价、外汇储备、金融等各个方面,美元占比高达83%,人民币接近3.1%。在加强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加大国际贸易合作是很好的途径。

要知道,我们现在面临的国际环境很严峻。全球政府采购协议GPA我们还没有参加,这对政府采购、企业采购的全球化都会有影响。这是以美国为主导的、经济体量高达1.7万亿美元的全球最大政府采购协议。中国要想进入,需要公开透明参与竞争,需要掌握国际规则。

双循环经济格局是“十四五”及以后,中国长期积极布局的战略,开放、稳定、安全的产业链也更加重要,中央和地方企业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理念创新是现代物流发展前提

那么,打造双循环的关键是什么?不是市场、不是资金、不是人才、不是技术,我认为是“理念”。“理念创新”是现代物流建设的前提。

让我们先看看中国物流的现状。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特别是过去二十年,中国的物流发展非常迅速,物流占GDP的比重已经从24%下降到了13%。但是与美国的7.9%,韩国、日本、欧洲8%左右相比,我们还有一定的差距。

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上,我们就提出要让大湾区在3小时内全覆盖,因为物流速度太重要了。当初大湾区在做设计方时,我们就对照了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伦敦湾区等地,他们都是把速度提升摆在很重要的位置上。

其次要关注物流结构。现在我们能够看到各级公路上川流不息,但并不是全国所有地区一直这样,新疆阿拉山口、霍尔果斯等地区物流发展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面对这样的形势,中国物流速度一定要跟上经济的发展,这是形势的需要、任务的需要。中国物流产业发展能否赶上美国,甚至更高?这就需要理念上的突破。

在商务部工作时,我分管独角兽产业发展工作,中国现在独角兽孵化器有233个,超过美国227个,包括抖音、华为等超过10亿美元估值的未上市企业都算是独角兽。但并不是说独角兽的数量增长了,就是数字经济发达了。

中国在互联网时代创造了两个奇迹。一是速度奇迹,独角兽公司数量超越美国就是一个典型表现。现在我们的云计算、智能制造都是全球领先的水平,像华为等企业已经在全球具有领先地位。二是影响奇迹,我出国访问与国外政要交流时,微信变成了全新的沟通工具。足见,微信的影响力已经超过国界。

这种影响力突出两个特点。一是年轻群体在技术创新中的地位越来越大重要,二是跨界融合的创新效应不断显现。我们的数字经济,包括独角兽企业经常将新技术与传统的领域相结合,用跨界的力量推动技术的应用。

借鉴新兴产业发展的经验,可以说,理念创新、技术创新是现代物流发展的重要驱动力,现代物流发展首先要与数字经济融合、对接。

发展现代物流需要顶层设计和底层思维

中国经济发展必须依靠强大的物流来支撑。疫情期间,我就提出要尽快打通村路、乡路、县路、市路、省路体系,不要把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形成的市场人为分割成零乱的市场,有大市场才有大吸引力。

5年之内中国能不能打造出一个数字化的现代物流?

考虑到现代物流的发展,下一步要做的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顶层设计,另一个就是底层思维。

现代物流首先要和数字经济融合、对接。数字经济有诸多发展单元,物流就要激活每一个单元的活力。我们现在力推的供给侧改革,就是以最低的投入和成本,实现最高的发展效率。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供给侧改革就没有改好,没有把无效、低效的市场淘汰。

交通部正在考虑优化公路收费,民航在考虑如何提高机场的效率。这些都是提高物流体系运转效率的措施。当今世界已经不是大鱼吃小鱼,而是快鱼吃慢鱼。慢鱼再大,快鱼也要把它吃掉。

基于此,我们需要思考现代物流与数字经济、云计算、智慧城市融合的切入点在哪里?这一点需要做好顶层设计。

此外,高效物流产业发展离不开广大企业的参与,这就需要管理部门有底层思维。抗击疫情我们依靠群众,现在物流改革也需要依靠群众。目前,国内大部分物流企业是民营企业,如果不与民营企业打交道,物流提速就不可能实现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