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复苏最大的引擎是合作

  • 时间:2020-09-27

来源:中宏网  时间:2020-09-25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 陈文玲


2020年923-24日,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第六届全球智库峰会”以视频方式在北京召开。本届峰会围绕“战胜疫情,携手共进”主题展开讨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理事长曾培炎,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前总理吴作栋,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法国前总理拉法兰,波兰前总理格热戈日·科沃德克,联合国副秘书长刘振民出席开幕式并分别致辞。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在论坛发言强调,世界必须合作,全球国家之间一定是平等的、尊重的、共享的。

“联合国75年以来,维护了世界和平发展。”陈文玲指出,目前190多个成员,其中排在第一位到第十位的国家占全球GDP80%,第十一位到第二十位的国家占全球10%,剩下170多个国家占全球的10%,如果这个世界只是大国说了算,就体现不出联合国精神。抗击疫情、恢复经济,大国要起表率作用,特别要关注到全球所有的国家,使一些经济小国弱国在抗击疫情、恢复经济中获得新的生机。

陈文玲发言指出,世界经济进入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大衰退。主要有几个特点,归纳一下是四个负、四个高。

四个负。第一负是负增长,今年世界经济是深度的衰退,深度的负增长,世行、IMFOECD都已经作出了预测。第二个负是负利率,现在41个国家实行了负利率,还有更多的国家现在是零利率,负利率、零利率的国家现在占到几乎全球的一半。日本学者提出将来要实行深负利率,比现在负利率的程度还要深。第三是负收益,十年期的国债、三十年期的国债,相当多的国家是负收益,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不到0.7,德国是-0.48,英国、日本七年期的国债收益率都低于0。全球的负收益,按最新的数字是15.04万亿美元。第四个负是负能量,包括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民粹主义、麦卡锡主义、反智主义一一登场,表演的非常充分,美国学者福山甚至说“法西斯主义卷土重来”,就更为严重了。

四个高。第一个高是高债务,今年一季度全球的债务总额达到258万亿,按照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占全球GDP331%,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债务风险急剧增高。第二个高是高杠杆,现在的杠杆率也是空前的高。过去15年,全球有三次大的高杠杆率的高点,这次的高点比前三次更高。第三个高是高致病率,全球接近三千二百万人确诊新冠肺炎,死亡数超过一百万人,第一波疫情还没有完全过去,第二波疫情已经卷土重来,特别是在欧洲。所以,高致病率现在还没有结束,尤其是印度每天都是九万人的增长,非常惊心动魄。第四个高是高风险,现在最主要的风险就是人的生命风险,金融风险,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断链的风险,粮食的风险,很多人破产、失业以后生活陷入贫困的风险在急剧增长,而且贫困的人群在急剧增长。

从全球看,各个国家采取的经济政策现在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陈文玲指出,因为疫情还没有结束,货币政策已经挤压到几无空间,财政政策,采取了高杠杆率,现在也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各国降息还能有多大空间?财政赤字还能有多大空间?杠杆率还能有多大空间?经济崩溃的时点在什么地方?是不是比经济衰退还要严重?世界经济和人类安全的底线是什么?怎么样能挽救生命?怎么样能挽救世界经济?现在都摆在了世界面前。世界不能成为孤岛,不能成为世界的大峡谷,也不能成为世界的大冰川。世界的财富这次疫情中遭到了洗劫,在这种情况下,世界经济的引擎是什么?人类怎样能度过这场灾难?这是对世界各国智慧的考验,是对执政者的考验,是对企业的考验,也是对智库的考验。

我们能不能有足够的智慧,使全世界能够统一认识,走向合作的轨道,世界经济复苏最大的引擎是合作。合作抗击疫情,合作防止经济大衰退,合作才是世界走出困境的最大的引擎。习近平主席在这次联合国会议上强调的主题词,我认为也是合作精神。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联合国大会谁强调的主题词也是合作,现在的国际合作比任何时候都重要。合作必须基于信任,但是现在的信任赤字比任何时候都要严重。特别是中美之间的信任赤字达到了最高值,与疫情病毒一样,实际上一些国家对于中国发起的污名化、甩锅,不仅是基于不信任的污名化,更是一种政治病毒。世界各国必须要回到合作的轨道,这才是未来唯一的出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