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三个极点带动深度融合打造“世界大脑”

  • 时间:2020-10-17

来源:广州日报   时间:2020-10-16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 张燕生



2020年10月,在庆祝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广东,出席庆祝大会并在潮汕地区考察调研。他强调,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从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大局出发,落实新发展理念,紧扣推动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以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风雨无阻的精神状态,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在更高起点上推进改革开放,推动经济特区工作开创新局面,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引发热烈反响。

粤港澳大湾区三个极点带动的创新合作将成为亮点。一个极点带动是港深,第二个极点带动是广佛,第三个极点带动是澳珠。



在过去的40年中,深圳在三个方面起到了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和先锋队、桥梁和窗口、教室和课堂的作用。在新时代、新起点、新征程中,深圳将扮演三个新的角色。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畅谈了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重要讲话后的感想,他认为,粤港澳大湾区通过三个极点带动的差异化分工与全方位合作,三个极点带动之间的相互融合与一体化推动,通过开放创新的国际合作和打造“世界大脑”,上三个新的台阶,是大湾区未来的主攻方向。

新时代新起点新征程深圳将扮演三个新角色

张燕生认为,中国正处在历史的转折点上,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这一页即将翻过,其标志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一个“百年目标”即将实现。在过去的40年里,深圳在三个方面起到了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和先锋队、中国与世界联系的桥梁和窗口、思想解放的教室和课堂的作用。

第一,过去40年,深圳坚定不移地推动经济体制从计划到市场的转轨。深圳的市场经济的第一桶金是通过扩大对外开放、发展“三来一补”加工贸易,把计划经济的内地、市场经济的港澳和全球市场紧紧联系起来,通过招商引资引进港澳台企业和海外投资企业的市场机制,引入了外来竞争压力,引进了改革开放初始阶段发展最需要的资本和外汇,深圳在这个方面起到了很好的排头兵作用。

第二,过去40年,深圳坚定不移地探索从内向型发展战略向外向型发展战略转型。从进口替代的工业化发展战略,转向出口导向的工业化发展战略。深圳探索把东亚模式作为撬动经济转型的杠杆,即用扩大对外开放、发展外向型经济、扩大出口、扩大招商引资的方式,启动了40年的改革开放和快速发展。

第三,过去40年,深圳推动经济体系从传统的农业经济向现代的工业经济转型。在深圳特区设立的时候,也就是80年代初期,正好是全球产业转移新一轮浪潮,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经历了从欧美转向了东亚,在1980年又从东亚最先转向了深圳等东部沿海地区,转向了中国内地。深圳在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工业化起飞、工业化转型升级、二次现代化起步等方面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现在,深圳正处于新时代新故事即将开始的历史性时刻。新的30年,深圳应该发挥什么新作用?深圳担负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新使命。近日,《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对外发布。面对未来,深圳一是要探索如何成为科学技术、人才和创新的新动力源和策源地;二是要探索如何能够成为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推动治理现代化的新标杆;三是要探索如何成为推动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及创新链走向高端并与全球体系对接的现代产业体系。从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及国家有关实施方案都可以看到,从六个方面对深圳的未来提出了新要求。尤其面对逆全球化、疫情政治化、科技及产业脱钩风险、多边规则冲突等新情况下,深圳将扮演重要的新角色。

创新能走多远取决于创新链再造

习近平总书记在介绍深圳40年积累的宝贵经验时说,必须坚持创新是第一动力,有着“创新之都”之称的深圳今后应怎样进行创新?张燕生表示,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发布的2020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将深圳-香港-广州创新集群评为全球科技集群的第二名。深圳是一个最有创新活力的地方,其活力主要来源于体制创新,体制创新驱动科技创新。

深圳的科技创新能够走多远,很大程度取决于创新链再造。首先需要有一流基础研究的大学支撑,其次需要有一流应用基础研究的科研院所支撑,再次需要有共性和公共科技平台支撑,第四需要有一流开发和试验研究的头部企业团队支撑。那么,深圳如何能够打造一批一流的基础研究、一流的应用技术研究、一流的共性和公共技术研究、一流的开发试验研究的合作网络,是对深圳创新体系建设提出的更高的要求。

深圳的科技创新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科技创新的管理体制机制改革,科技创新的生态体系营造,科技创新的跨境网络建设。深圳要以百折不挠的科学精神探索破解李约瑟之谜和钱学森之问的有效路径。

深圳在中美科技和产业脱钩风险上升的背景下,要探索如何能够打造同美国、日本及世界各国创新体系紧紧挂钩,推动全方位国际科技创新和国际合作的创新环境。与此同时,张燕生认为,这次大会上华为、腾讯、大疆等科技创新型企业受到很高评价,但必须明确的是,一个新的创新时代开始了,新的时代应该是英雄辈出的时代。

大湾区三个极点带动的创新合作将成亮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积极作为深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推动三地经济运行的规则衔接、机制对接,提升市场一体化水平。

张燕生认为,粤港澳大湾区三个极点带动的创新合作将成为亮点。一个极点带动是港深,香港有现代金融,深圳有科技创新,深港如何在现代金融和科技创新方面深度融合;第二个极点带动是广佛,广州有商贸服务,佛山有现代制造,广佛在商贸服务和现代制造方面如何深度融合;第三个极点带动是澳珠,澳门有文化创意,珠海有绿色发展,文化创意和绿色发展如何融合发展。三个极点带动的差异化分工与全方位合作如何能够全面深化上台阶,这是第一个层次的问题。

在他看来,三个极点带动之间的创新合作将有更大的外溢效应。比如广州的商贸服务和佛山的现代制造如何同深圳的科技创新和香港的现代金融深度合作。这个合作是现代产业体系的协同发展模式,即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那么,广佛、港深又如何同澳珠结合,这三个极点带动之间的协同发展就是高质量发展的全景图画。

粤港澳大湾区如果有可能成为“世界大脑”,未来需要上三个台阶。第一个台阶是粤港澳大湾区人均GDP要翻番,达到东京湾区的水平,这就需要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深度融合,趋近于东京湾的高水平高质量高标准。第二个台阶是粤港澳大湾区在人均GDP达到东京湾区的水平上再翻一番,在现代金融、文化创意等方面对标纽约湾水平。第三个台阶是人均GDP在达到纽约湾的水平基础上继续增长,形成科学、技术、人才、创新的新动力源和聚集地。接下来,粤港澳大湾区如何通过三个极点带动的差异化分工与全方位合作,三个极点带动之间的相互融合与一体化推动,通过开放创新的国际合作和打造“世界大脑”上这三个新的台阶,是大湾区未来的主攻方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