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自贸港能否在中国新一轮开放中腾飞?

  • 时间:2020-11-26


——陈文玲在中国第86次改革世界论坛上的发言

时间:2020-11-26  来源:中宏网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


非常感谢迟福林院长几十年如一日为学者的交流与思想碰撞做努力,为大家搭建这个平台,非常荣幸能在这样的平台上发言。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我们全党要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大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前,海南自贸港的发展要放在这两个大局之下考虑。

围绕这个观点,我从以下几个角度谈谈观点。

一、经济全球化的方向

经济全球化的方向到底会是什么样?是去全球化、半全球化还是慢全球化?还是再全球化?这是一个全世界都要选择的问题,是一个开放的世界所要面对的严峻挑战。大家知道,去全球化、逆全球化发起者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一个国家,从去中国化开始,企图把世界搞成两个体系。古特雷斯多次警告世界如果出现两个体系两个标准,对世界是个灾难。

我个人认为,第一,经济全球化发展方向,一定会是再全球化和新型全球化。新型全球化就是整个世界要实现数字化的转型,从信息经济时代转向数字经济时代。数字经济时代会出现互联网、物联网、车联网和基于算力的产业生态,全世界将形成硬基础设施联通和软基础设施联通的世界,所以这个正在发展和未来的世界,本质上是要求相互开放、互联互通、包容共享、和平发展。

第二,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成为现代经济的两种基本形态。这两种基本经济形态交织错落,使全球经济内涵与连接方式发生颠覆性变化,使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变成新的连接关系,并形成了新的全球布局。这种布局是几十年渐次形成的,而且相互嵌入,形成了多层次、多维度、多业态的融合发展。按照学者的研究,现在很多头部企业的供应链体系是个复杂的巨系统,多达十几个层次、甚至二十个层次。供应商的供应商的供应商的供应商……有无数个层次。现在最发达的跨国公司,包括美国的大跨国公司,都不能说清在全产业链上有多少个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以下的多层供应商体系。为什么现在美国不能切割世界?就是因为实体经济虚拟经济这两种基本经济形态把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连结在一起。世界经济如果要发展要进步,经济如果要保持不衰退,全球经济必须要连接,必须要联通,而非脱钩或者阻断。世界各国共同发展,本质上要有全球的标准、规则、秩序,否则全球经济就会陷入一片混乱,陷入无序状态,整个世界就会颠覆性地进入至暗时刻,甚至会回到旧石器时代,“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第三,经济全球化不可阻挡。我的判断,经济全球化将是经济联系更加紧密、包容、多元的世界,是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逆全球化绝对是一个逆流,也是短暂的历史现象,不会持久不会成为一手遮天的屏障。经济全球化将是不可逆转的时代大潮,习近平主席早在2017118日联合国会议上,就做出了这样的清晰的历史大判断。

二、关于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是大国关系中最重要的关系,也是影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大的变量。美国大选现在一个74岁、一个78岁的两个候选人在竞争,难解难分。今天几万人上街游行力挺特朗普,也有几万人上街游行反对特朗普。但估计大概率是拜登当选,他如果执政其中选择之一,会重启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奥巴马、希拉里时期实行重返亚太战略,构建了TPPTTIP两大自由贸易区,而且2015年已经完成了文本的谈判,2016年各个国家进入批准的程序。在最关键的时候,特朗普总统诞生了,他上任第一件事就是废除了TPP,搁置了TIPP。两个排他性的两大自由贸易区,会给中国带来很大的战略挤压,或许比和现在特朗普打的贸易战更为难受。中国当时2013929日于上海开始进行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就是要对接最高标准的世界规则,打破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围堵之势。现在已经发展到21个省份60多个片区。这样的一种开放战略选择,实际上原来是要应对奥巴马和希拉里时期对中国形成的战略围堵和挤压。所以,TPP会不会回来,TIPP会不会重启?对外开放又面临着怎样的新变量,这种变量又提出了怎样的要求?这都需要中国在对外开放中迈出更大的步伐。

三、海南能否在“十四五”期间腾飞

海南能不能在“十四五”期间腾飞,能否在开放的世界、开放的中国中独领风骚,关键取决于必须实现真正的腾飞。海南之前是潜龙在渊,积蓄发展潜能和机遇。现在具有战略优势、区位优势、政策优势,遇到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海南应该飞龙在天,应该腾飞。如果“十四五”期间仍然没有腾飞,我个人认为海南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这是海南面向未来最后的腾飞机会。那么,海南这样一个岛屿能为中国做出什么独特贡献呢?

面向未来2035年,我个人认为海南更高的战略定位应该有四个方面:

首先,海南应该成为最开放、最便利、最具有要素禀赋自由流通的战略高地;其次,海南应该成为最具吸引力、最具竞争力、最具文化内涵的世界性岛屿,而不只是中国的岛屿,而应该是世界性、国际化的开放岛屿;再次,海南应该成为最宜居、最美丽、最佳的购物天堂、养生天堂、创业天堂;此外,海南应该成为最具国家战略价值、最具海洋经济价值、最具全国和世界示范意义的示范,成为中国最大的海洋国土和陆地国土连为一体的具有战略纵深的岛屿,包括成为在一带一路中的战略交汇地,等等。

我认为,海南应该有一个更为宏阔的战略定位,应该使国家“十四五”规划和到2035规划总体目标在海南具体化、真正落地。

“十四五”期间,应该做好几件事:

1.中央要给海南充分的授权。不能只有一个名份而没有实际授权,如果不能使海南自贸港能够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没有自主改的权力,所有的东西还要经过一层一层审批,就不会像改革开放当初那样,能够杀出一条血路,为全国创造并提供经验。

2.对于建设海南自贸港岛必须解放思想、凝聚共识。要以更大的胆略和气魄,把海南作为当前大国竞争博弈中的重要筹码。加快推进海南自贸港建设步伐,从而能够积累经验,迅速向全国推广。现在全国已经有21个自贸区了,积累了一批经验,但是自由贸易港到底怎么搞?什么叫做中国特色自贸港?什么叫做国际一流的自贸港?国际一流和中国特色是什么关系?海南自贸港最优的制度设计与供给是什么?是中国自己使用的还是为国际提供的新型公共产品?还是我们集成全球经验为我所用,还是更多是面向填补空白或者面向未来我们创造?这些都需要海南自贸港进行探索和创新。

3.海南应该成为人才高地、知识高地和创新高地。这就需要在解决建设海南自贸港最大短板——高素质人才短缺上下功夫,采取更为开放、更具比较优势的人才政策,聚集一批科技创新、制度创新和思想创新的领军人才。

4.海南“十四五”期间应该成为更开放、更具有优势的制度高地。这一点尤为重要,制度性开放是更高水平、更高质量、更具持续性的开放,海南自贸港如果能够在制度创新取得原创性的进展,后来者居上,就可以走在中国甚至世界最前沿。

谢谢大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