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长周期认识过去的美国和未来的美国

  • 时间:2021-02-19

——在北京周报社主办中美关系  媒体+智库对话会上的发言

来源:马洪基金会  时间:2020-12-15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 陈文玲


陈文玲:刚才于洪君部长谈得非常好,有很多发人深省的深刻的思想和思考,这里我谈三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我们要重新认识美国,从战略上藐视对手,从战略上重视对手,中美两国不是敌人,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通过这么长时间中美之间的博弈,我们不仅是要从经济层面认识美国,从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这些问题上认识美国,可能还要从历史长周期认识过去的美国和未来的美国。

第一,从历史的长周期看,美国历史是一部战争和侵略的历史。

在美国建国的时候,仅有13个州,80万平方公里土地,经过建国前后200多年的努力,变成了全球国土面积第四位,人口3.2亿人的一个大国,变成了51个州。美国每一次扩张领土扩张,几乎都伴随着战争和侵略行动。所以,中国外交部驻联合国发言人耿爽去年在联合国会议上向美国政府发出十问,其中就有:美国建国246年历史,只有16年没有战争,其余的都在战争状态,而战争状态里面只有两次是国内战争,其余都是对外战争。

第二,从历史长周期看,美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掠夺其他国家领土或者财富的历史。

除了领土的掠夺,美国主要是通过经济武器掠夺其他国家财富,这也是美国保持世界第一强国的独门秘籍。以前不少人对此没有多少认识,世界很多国家和人民仰望着美国,就像仰望着高高在上的星空一样。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穿透历史,看到美国的过去历史轨迹,就可以清晰地认识美元、长臂管辖等经济武器,是美国收割世界财富保持美国霸权地位的运作密码。对此我写过专门的文章,今天不展开了,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学术前沿》上,大约3万多字,论述了美国掠夺世界财富的经济武器与运作密码,其中有具体分析。

第三,从历史长周期看,美国的大国崛起与发展也是一部创造创新的历史。

美国创造了制度的优势,通过制度的优势创造了吸引全球优质要素禀赋的制度优势,世界资源特别是优质人才向美国集聚,成为为美国创造财富的资源,包括人才制度,包括现代商务制度,也包括社会治理的制度。我个人认为,我们既要看到美国基因中有侵略和扩张的反动一面,也要看到它有创造创新的先进一面。

美国之所以能超过英国,替代日不落帝国,确实也靠制度的优势、创新的优势,包括美国发明了电,引发了电器革命:发明了互联网、GPS定位,引发了信息革命,等等。美国历史通过制度创新集聚世界优质要素禀赋,从而形成更大的创造力,这样的一个历史是独特的。因此,在世界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其中两次美国站在世界的前沿,在全球四轮科技革命中有三次站在世界前沿。

一些人总是说,美国是既成大国,中国是新兴大国,2019年美中关系委员会欧伦斯主席带领20多位美国前政要和专家造访中心,我在与他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明确提出不赞成这个观点。我说,中国是既有大国,美国才是新兴大国,不过美国是一个成功的新兴大国。美国才有200多年历史,怎么会是既有大国呢?中国5000年历史,怎么反倒成为新兴大国呢?只不过中国在近代史上落后了,实行闭关锁国的国家政策,当时的制度的劣势约束了中国生产力的发展和飞跃。

第四,从历史长周期看,美国的历史更是争夺世界话语权形成语言霸权的历史。

争夺世界的话语权,和今天的会议主题有关。以前的美国始终宣扬自己站在道德、道义和价值观的高地,向世界各国输出所谓价值观,这也是美国历届总统在总统竞选演说中的主题。当然,除了特朗普之外,特朗普没有价值观,没有意识形态,没有全球意识。除了特朗普总统之外,几乎所有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好,克林顿也好,布什也好,拜登也好,所有的总统在就职演说时,都把一只手放在圣经上宣誓的时候,一定会说美国要向全世界输出美国的价值观。所以,美国的价值观,民主、自由、博爱等,就逐渐变成了西方的普世价值。

我们过去不承认西方的普世价值,但是未来全球有没有普世价值?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不是普世价值?我们与赖以生存的星球建设人与自然的共同体,是不是普世价值?我们要恢复地球的自然状态道法自然,是不是普世价值?我认为这些都是普世价值,在新的形势下,人类如何寻找共同的普世价值,扩大认识和价值观交叉重叠部分,这对世界各国智慧、特别是领导者智慧都是一个考验。

近百年来美国有创造这种普世价值的话语能力,有创造世界性议题的能力,创造霸权话语的能力,美国仍然在全世界是最领先的。美国有2000多家智库,他们是创造议题、创造话语权的强大生产机器。上次王文主持的一个会议,就提出了这个发人深省的问题,他说,中国是制造和贸易大国,可以输出大量商品,但是我们的思想品输出是赤字,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么大的赤字?

从历史长周期来看,对于美国的过去我们要有一个重新的评判,它既不是天堂之国,山巅之国,也不是人们所说的,是罪恶之国,是万恶之源。美国有罪恶的一面,也有先进的一面,有对人类社会发展的贡献,也有对其他国家犯下的罪行。包括近几十年的历史战争,现在全球难民已经几千万人,谁导致的?就是美国和西方的一些势力。

第二个观点,中美现在处在一样怎样的历史时刻?清醒地认识当前形势对我们保持战略定力至关重要。

这个历史时刻决定了中国的命运,美国的命运、世界的命运,在世界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刻,决定了人类共同的未来,地球共同的未来,世界共同的未来,中美两国大国的未来。。

是合作还是对抗?这决定了中美关系的未来。是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民粹主义,还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共同体,共商共建共享?这决定了中国、美国和世界共同的未来。是共同繁荣共享机遇,还是一个国家利益至上,一个国家永远保持世界第一?是在世界形成一种良性竞争机制,你追我赶,最大限度地释放生产力,使全球能够消除两极分化,消除巨大的贫困鸿沟,数字鸿沟,使更多的人能享受到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带来的红利?还是继续采取霸凌主义和经济武器,收割其他国家财富,同时制裁被收割者?现在是决定人类命运的关键时刻,从历史长周期来看,是决定中美关系的历史关键时刻。

处在这样一个历史关键时刻,我们怎么选择?这确实是考验了中国领导人、中国智库、中国媒体、每一个中国人的智慧,也考验了拜登和拜登执政团队的智慧。不少人说特朗普给拜登挖了一个很大的坑让他往坑里跳,很担心他会跳下去,其实我们担什么心呀?他爱跳就跳吧!跳下去就是万丈深渊。我认为他不一定会跳,他没那么傻,已经活了七老八十了,如果连这点智慧和能力都没有,那就算白活了。那他就还不如王文呢!王文才多大年龄?王文老师在国际社会上发了很多声音,比美国一些政客特别是比特朗普要更有智慧。

美国有人评价说,特朗普的智商就是4岁到5岁,但是看起来他可能不是4岁到5岁的智商,但起码还不到70多岁,还不是一个成熟的政客,也不够当一个大国领袖的资格。我在20184月份发表在《学术前沿》一篇文章里,当时差点把这句话删了,但是幸亏没删,现在可以作为历史见证。我说,特朗普是一个政治素人,他需要完成从政治素人向国家领导人的转变。目前来看,特朗普仍然是一个半成品,作为总统来说,他还不够格,需要完成从半成品到成品的打磨,但是到现在,已经打磨了4年也没打磨成,仍然还是半成品。

所以,美国的疫情失控也好,黑人命抗议活动也好,美国的经济衰退也好,美国的社会撕裂也好,这个半成品总统把美国搞得乌乌烟瘴气,整个美国处在历史以来的至暗时刻。1600多万确诊,30多万人死亡,现在对戴不戴口罩还在争论,还在考虑是不是立法。拜登说:如果我执政,我要发出100天的戴口罩令。戴口罩还要发总统令!我们中国习近平主席说句话,大家就都戴上口罩了!全社会就自觉自律了!我觉得这一届美国人民也有点问题,反智主义这么严重,麦肯锡主义这么严重,超乎我们的想象。

以前很多人对美国是仰望的,很多人对西方是崇拜的,而且很多家长把子女送到美国,希望在美国深造,回来以后比在国内学习更优秀,有更宽广的国际视野。但现在看起来,美国很多人不仅没有国际视野,很多人连国内视野都没有。

第三个观点,现在我们需要做好自己的选择,中国如何在这样的时刻化危为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特别是拜登上任之后,我们要更多地寻找中美关系共同点,更快地弥合分歧点,更早地进入中美两国合作的轨道,这是考验我们的时候,考验我们的智库,考验我们的社会是否足够智慧而理性。当然,我们国家决策者始终是非常清醒的,刚才高局长宣读了习近平主席给拜登发的贺信,中央在把握对美关系上一直非常冷静清醒,对大势判断非常准确。特朗普这么折腾,中国领导人基本上没理过他,他的任何不靠谱的话,他每天发的推特,谁都没搭理过他,都是外交部发言人或者是商务部发言人跟他对话。一个总统掉价不掉价?我们中国领导人都不答理你,你还在那儿天天说,天天发,天天表演,实际上是很掉价的。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保持了战略定力,战略冷静,战略谋划。在中美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如火如荼的时候,中国在干什么?中国在谋划未来,在谋划十四五规划,在谋划2035总体目标,在谋划2050年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在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所以,我认为中国很了不起,中国执政团队非常了不起,而且是世界上所有国家中具有最高水平的团队。没有哪一个国家领导人能够在国家遇到这么多内外部挑战的时候,带领全体人民打了一个接一个胜仗,秉心静气继续描绘和创造国家更好的前途命运。所以,现在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窗口期,利用不好窗口期机遇会转瞬即逝,利用好了的话,就会变成我们新的战略机遇期。

我个人强烈呼吁,要抓住拜登执政这4年的窗口期,特别是在拜登目前面临着美国的疫情、美国的经济、美国社会撕裂的这些重大难题叠加的时候,可能会创造几个月、半年甚至一年的缓冲期。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做好一些战略准备,采取实质性的行动,当前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做好推动中美合作的战略准备,确定时间表和路线图。

第一,我们应该积极欢迎美国重回国际组织,重回多边主义,中国态度要非常明确。不要认为美国回到多边,回到国际组织,就一定会对我们没有威胁,也不要认为会从战略上对我们形成更大的挤压。要善用机遇,在多边的舞台上、国际舞台上展开大国的竞争和博弈,起码是有国际规则、国际标准的,起码是在国际舞台上,不是在下面随便踢你,随便掐你,随便打击你,回到多边比现在的单边主义和随性率性、不可预期要好得多。

第二,要发出清醒的信号,提出中国促进中美加强合作的领域和实现路径。很多学者认为,拜登肯定是对中国更大的战略遏制。遏制是肯定的,但是在多边情况下的遏制是有迹可循的。

我们要在几个方面进行深入合作。

1、气候合作。全球气候问题是当前最大的问题,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123日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讲话时指出,我们的星球出了故障,现在是一个决定性时刻,生物的多样性在崩溃,我们每年失去1000万公顷森林,海洋窒息、气候变暖等,每年因为水污染、空气污染死900万人,比现在的疫情死亡的人数要多6倍。

拜登日前发出了最明确的信号,就是39天之内回到《巴黎协定》,在气候变暖、生态环境方面,中国要主动提出和美国进行深度合作。全球110个国家提出2050年实现碳中和,中国提出2060年碳中和,比我们原来承诺早了10年,但是比110多个国家晚了10年。当然,中国从行动上会往前赶,但这对中国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因为目前中国是碳排放第一大国,还在工业化的中后期,能做到这一点很了不起,能源资源气候中美可以深度合作。

2、贸易与投资深度合作。现在中美经济深度融合,2020年贸易战打这么厉害,我们111月份对美出口、从美国进口增长都在5%以上,说明两个国家都有刚性需求,不是靠贸易战就能切断的。

投资确实因为美国对华投资限制升级,极大地影响到对美投资。2017年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实现了456亿美元,2018年下降到280亿美元,2019年下降到48亿美元,今年下降到2亿美元。这和美国对华投资遏制有很大关系。

建议向美国候任总统拜登提出呼吁,重启两国战略高层对话,恢复中美BIT谈判,建立中美两国投资贸易保护协定,确保美国在华投资和中国企业对美投资,都有制度性保障。美国现在的最大投资领域,是基础设施的投资,而中国不仅有投资能力,而且有基础设施基建狂魔的建设速度和水平,这对美国改善基础设施状况,一定会有非常大的帮助,也是美国各个州的普遍要求。

3、在抗击疫情方面进行深入合作。包括在WHO中两国发挥大国的作用,对疫苗进行合理分配;包括尽快使美国战胜疫情的合作,包括共同开发疫苗和有序使用的合作。

4、在全球产业供应链,进行从脱钩到挂钩的深入合作。美国对中国企业制裁禁供的高技术产品,特别是像核心芯片等,高通、博通、英特尔等企业,对华出口占全部出口的60%以上。大前年中国进口芯片总共是2650亿美元,前年是3140亿美元,去年是3400亿美元,其中从美国占1/3以上,而美国企业生产芯片60%市场在中国,离了中国的市场,美国即使核心零部件在高端顶端尖端,那么也只能成为库存,让这些零部件放在家留着吃啊?没有全球产业链的配合,同一水平的产业链怎么运行变成最终产品呢?所以,未来全球的产业链一定会从脱钩到挂钩,我们有些人说的可能会重构形成三大板块,各国需要重新在全球市场进行供应链链接。现在的中美的经济的联系,确实是切不断的。如果切断以后,世界经济将“载不动,许多愁”。这个愁不仅是中国的愁,是美国的愁,也是很多已经全球化的世界经济的愁。美国3400家企业上个月向白宫上书,要求取消加征的高额关税,就是因为这种愚蠢的做法,伤害到了美国的利益。美国现在的高通、博通、英特尔都在裁员,营收额都在下降。贸易战伤害谁?伤害了美国企业。中国企业如果很快哪怕是逐步实现对美国产品的市场替代,那么,美国企业就会彻底失去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市场。

所以,要抓住现在这个窗口期,主动推进和美国拜登政府深入合作,给美国拜登政府提出建议,不要往特朗普挖的坑里跳,要绕开这个坑,找到一条中美合作的通途或者坦途,使中美的两个国家未来能越走越好,从而使这个混乱的世界消停下来。谢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