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技术产业引资释放强磁效应

  • 时间:2022-06-30

 

来源:国际商报  9985:02

时间:2022-06-30

 

今年以来,尽管受复杂的国际环境以及国内多地散发疫情影响,但高技术产业吸收外资依然延续了去年持续高速增长态势,成为吸收外资的亮点。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5月,中国高技术产业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42.7%,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增长32.9%,高技术服务业增长45.4%。高技术产业吸收外资对高水平开放和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有着哪些重要意义?如何进一步释放高技术产业吸收外资的增长潜力?

商务圆桌

   雅保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中国区总裁

张建平  商务部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王晓红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科研信息部副部长、教授

刘英奎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排名不分先后)

 

中国吸收外资在由量向质转变

 

为何中国高技术产业利用外资在复杂国际环境以及国内多地疫情散发的背景下仍能够保持持续高速增长态势?在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结构和质量有何特点?投资潜力如何?

王晓红:吸收外资实现高速增长,成绩来之不易,尤其高技术产业吸收外资的增长数据非常亮眼,反映出中国吸收外资在由量向质转变,结构更加优化。

这反映在两方面:一是与国内产业结构调整以及要素结构变化有密切关系。随着国内市场需求、人才资源、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升级,高技术产业吸收外资快速增长与之相匹配,也与要素禀赋变化相适应。二是在全球产业调整的大背景下,中国在加快产业升级;受中美经贸摩擦等因素影响,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加速向越南、马来西亚、柬埔寨、老挝、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转移。虽然中国吸收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优势在弱化,但吸收高技术产业方面的优势在增强,包括产业链配套完善、市场规模扩大、政策稳定、营商环境优化等。

刘英奎:在复杂国际环境及疫情散发背景下中国高技术产业利用外资依然能够保持高速增长态势,得益于中国吸引外资具有诸多独特优势:一是中国是总体营商环境最具竞争力的大型经济体之一。一方面,外商投资安全保障是最重要的营商环境,无论是政局稳定性还是政策稳定性,抑或是疫情等防控能力,中国在大型经济体中都是独一无二的;另一方面,庞大的市场和巨大的潜力也是中国营商环境的重要优势。二是中国完善的产业链供应链配套是其他经济体无法比拟的。三是中国高新技术产业鼓励政策在吸引外资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张建平:中国利用外资的持续高速增长得益于诸多因素,如中国新颁布的外商投资法及其配套法律法规的实施,中国形成了21个自贸试验区等高水平开放平台以及已签署了包括RCEP在内的19个自贸协定。同时,中国基础设施完善,人才资源丰富,产业集聚效应和规模效应明显,以及有着超大规模的市场,都让中国对外资持续释放着吸引力。

在结构和质量方面,中国吸引外资最大的特点是朝着高技术化和服务化两个方向稳步推进。服务业在中国利用外资中的占比高达75%,高技术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呈两位数增长势头。

 旸:雅保公司的产品聚焦锂和化工等产业,主要服务于电动汽车、消费电子、基础设施等下游行业。这些都是当前中国投资强度大、增速快、增长空间广阔的领域,为企业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与此同时,随着中国放管服改革深入推进,营商环境越来越优,办事效率大大提高,为企业投资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了满足中国市场中长期的需求,我们正在加快在中国市场的投资,如在中国投资建设新的优质锂盐转化基地、锂电池材料工厂等,完善产业链布局。

 

高技术产业对构建新发展格局意义重大

 

结合国际产业调整和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怎么看待吸引外资投入高技术产业对中国发展的重要意义?各地应如何认识高技术产业吸引外资在高水平开放和高质量发展等方面的作用?

王晓红:吸收外资投入高技术产业对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可以促进产业结构加快升级调整。当前,以数字技术为引领的全球新技术革命和新产业革命在加速,中国也在加速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外资对中国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外资在技术引进、配置国际市场要素、黏合产业链供应链和创新链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对中国构建新发展格局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从全球产业变革、产业链调整和转移趋势来看,各地要大力发展制造业,要根据具体发展情况不断优化利用外资的结构,大力引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外资投入这些领域可以带来管理模式、技术等创新,对国际化人才的培养和产业链提升等发挥重要促进作用。

张建平:当前中国正处在成本逐渐上升、人口红利逐渐弱化,追求高质量发展的阶段。中国要实现创新驱动,加速向高质量发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发展高技术产业是必由之路。各地对高技术企业吸收外资都高度重视,但吸收外资进入高技术产业,要求地方有产业基础、人才等配套要素,以及打造一流的营商环境,形成良好的政商关系。

 旸:高技术产业通常产业链较长,涉及的技术门类较广,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各个环节参与企业的联合技术攻关以及供应链的高效协作。一个产业的发展能催生一大批生机勃勃的工业企业,不仅带动研发和制造技术进步,也给工程服务、工业设计、软件等相关服务业提供了应用市场。高技术产业发展可以更好促进高质量发展,带来更多的高端就业岗位。

 

需继续扩大开放和优化营商环境

 

与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吸引高技术产业外资的优势与不足有哪些?如何在扩大开放和优化营商环境等环节进一步发力,吸引更多高技术产业投资?

 旸:经过多年努力,一些中西部中心城市在基础设施、营商环境,人才储备、人文氛围方面的发展程度已经不逊于沿海发达地区,也形成了城市品牌。同时,由于中西部地区有着更大的土地面积和环境容量,国家政策倾斜,投资中西部已经是一个成熟的选择。雅保公司的两个重要投资项目就分别落子广西钦州和四川眉山。

对中西部地区来说,把握技术发展大势,选择与当地能力相适应的产业,不急于求成,筛选出真正优质的项目,是各地要多加注意的。

张建平:中国吸引高技术产业投资的优势体现在中国市场机遇庞大、基础设施完善、人才资源丰富、产业链健全、政策稳定、社会安定等方面。从不足方面来看,中国的营商环境还有很多细分指标,尤其是政策法规透明度、部门的行政程序、具体的管理体制机制等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国务院已经要求各地加快优化营商环境,对接高水平的国际规则,以及通过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和成果推广来加速打造更优营商环境,为高技术产业投资创造良好环境。

王晓红: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高技术产业吸收外资的优势体现为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产业链配套优势等。中国的产业体系完整,产业链配套能力强。不足之处是营商环境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如在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打造,企业公平竞争环境营造,以及国际化争端解决机制、人才待遇、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还需不断改进。与部分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在人才和产业配套体系等方面具备优势,不足之处体现在土地、人力等综合要素的生产成本偏高等方面。

在举措上,中国仍要在扩大开放和营商环境优化上下功夫:一方面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中国的先进制造业基本放开,但现代服务业还需要大量吸收外资,包括数字技术、研发设计、医疗教育文化、法律、咨询等领域,有必要进一步扩大开放。中国在市场准入以及物流等配套上有进一步提升的潜力,需要在风险可控范围内最大幅度地取消准入限制。另一方面要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和国际化的营商环境。一是准入还要准营,内外资要平等对待,形成内外资一视同仁、公平竞争的环境。二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要形成高标准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灵活服务助力中西部释放引资优势

 

在吸引高技术产业外资方面,中西部地区的优势和前景如何?如何根据不同特点,做好东、中、西部等区域的产业引导和布局?

 旸:高技术产业特别是新兴高技术产业在成长成熟过程中面临的不确定性因素会逐步增多,因此需要政府提供更为灵活的服务。而且,高技术产业对年轻员工的需求量大,年轻人群对工作和生活环境的要求通常较高,因此需要政府对城市公共服务、环保、文化事业、教育、医疗和娱乐等进行较多投入,优化工作和生活的综合环境也逐步成为营商环境的重要内容。

张建平:随着开放条件的优化,尤其是逐步扩大对外开放,融入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以及中欧班列等基础设施发展,中西部地区的优势逐渐体现出来,如三星在陕西西安投资了上百亿美元的芯片项目,西部的四川成都、云南昆明以及重庆对外资的吸引力在不断加强,中部的湖北武汉、河南郑州,以及湖南的长株潭地区,都是吸收外资比较集中的地方。

目前,国家对外商投资中西部地区给予大力支持,出台15%的企业所得税减免等税收优惠政策,在产业政策上也积极鼓励投资中西部,推动东部地区产业向中西部转移。中西部地区也在有意识地积极扩大开放,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加大力度承接产业转移和吸引外资。

从方向上来看,东部地区主要朝着产业优化升级的方向发展,会加速推进高技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投资中部地区,形成更健全的产业链和先进的制造基地。在这一过程中,西部地区要根据不同省区的优势和特色,根据主导产业和发展方向去吸收外资,形成区域产业链优势和品牌优势,如西安的半导体产业、生物医药产业等,成都的电子信息产业、软件产业等,重庆的汽车产业、电子信息产业等。

刘英奎:总体而言,中国东部地区在高技术产业吸引外资方面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如便利的基础设施、健全的配套服务、众多的研发人才等。但中西部地区也有自身独特的优势,如巨大的市场空间、低廉的土地成本、充足的原材料供应、较低的人力资源成本,以及迅速崛起的中西部地区中心城市等。因此,中西部地区吸引外资具有巨大潜力,前景可期。

进行不同区域的产业引导和布局,建议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加大中西部地区先进制造业、服务业、农业等对外资开放力度,部分领域可考虑优先对中西部地区开放;二是加大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力度,弥补中西部地区吸引外资短板;三是引导东部地区的内外资企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科学布局,通过出台优惠政策鼓励东部地区劳动密集型产业有序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四是加大对中西部地区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及高科技人才的建设、培养力度,进一步完善人才政策,补齐中西部地区人才短板。

王晓红:首先,中西部地区在吸引高技术外资上,基础设施等诸多方面的差距在不断缩小。其次,现在不少新一线城市也分布在中西部地区,人才集聚效应逐步显现。再次,中西部地区土地资源、矿产资源等丰富,尤其是新基建的大量项目在中西部地区布局,“东数西算”等工程加快推进,使中西部地区的数字基础设施得到增强。这为中西部地区吸引高技术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越来越多的东部地区产业转移到中西部,越来越多的高技术项目投向中西部。

我认为中西部地区吸引高技术产业外资要依托区域特色的产业优势、区位优势。我们的产业集群做得越好,外资投向高技术产业的成本就越低,对外资的吸引力就越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