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海涛主任在第二期“经济每月谈”回答与会嘉宾提问

  • 时间:2009-08-19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提 问:

  柴主任,我有两个问题。一是对全年出口预测,下降是肯定的,10%、15%、20%?您能给个数吗?二是中央5月出台了六项措施,其中有一些是商务部实施的,我想了解一些进展情况。政策很好,落实的情况如何?特别是有一部分政府带贴息性的财政部分都是商务部在控制,落实情况怎么样?

  柴海涛主任:

  张部长提问出口就直指要害。关于今年外贸的准确预测,我确实很难给出具体的数据。一般说来,但凡做量化预测的人,后来总是要受到事实的纠正以及舆论的批判。所以,我只能说一个趋势判断。从7月份的一组外贸数据来看,环比出现了很好的变化,无论是出口还是进口都在1000亿左右,大体上可以说,是两个1000亿。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好迹象。因为上半年,出口最低的月份不到700亿,进口最低的月份只有500亿多一些。但是,要说下降什么时候能够复苏,就要和去年同期进行比较了。去年7、8、9三个月是外贸出口高峰期,都在1300亿以上,我们现在是1000亿出点头,与去年相比还是有差距的。但是,去年10月份以后,特别是11月、12月,由于金融危机影响,外贸出口跌落,大概是1100亿出点头。这样比较起来看,今年后几个月,个别月份有可能同比出现正增长数据,但是在三季度之前,我们无望看到。

  至于说,年底算总帐,全年负增长会有多少,我可以介绍一些学者的判断。比如有些机构认为,会下降23%或24%;乐观一点的,认为下降18%左右。这些机构和学者的预测,我们都在认真研究和分析。但我想强调的是,刚才小济部长讲了,5月27日国务院常务会提出来要求外贸"保增长、保份额",这个任务,我们一定要完成。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稳外需的新六项措施,特别是稳定外贸出口措施贯彻实施情况。我可以简单地介绍一下商务部目前正着重做的几项工作。一个是抓出台政策的落实,大概有这么几项工作。一是进一步加大清理进出口环节收费的力度。企业目前反映,外贸出口各个环节收费负担较重的问题还没有根本解决,有些企业还提供了具体数据,比如,行政事业和中介机构收费大概有多少钱。我们要通过进一步清理工作来减轻企业负担。二是和有关部门共同推进和完善外贸企业法检制度、分类制度,进一步推进贸易便利化。在进一步促进外贸发展中,这也是项非常重要的基础工作。三是抓结构调整,抓外贸发展方式的转变。这包括产品结构的优化、市场结构的优化和出口方式的优化,以及政府优化管理与服务等等,解决一些实际问题。至于刚才小济部长讲到的,一些具体业务环节,包括具体商品的贴息等实施情况,如果咱们企业在这方面有疑问的话,可以登陆我们商务部网站进行在线交流。我们的业务主管司局会给予非常认真细致的回答。

  谢谢。

  提 问:

  第一是请教一下关于出口订单指数由哪个机构负责编制并且发布?

  柴海涛主任:

  关于出口先行指标,一般从几个来源进行综合判断分析。

  第一个,出口订单指数,我们通常参考的是中国物流采购协会编制的数据。它主要推出PMI制造业的采购商指数,同时也定期推出出口新订单指数。

  第二个,观察一些外贸行业的其他指标。比如,广交会是我们研判形势的一个重要风向标。一年两季的广交会,它的合同订单额、合同数的统计也是一个重要参考指标。

  第三,国际机构对一些主要外贸大国编制的出口订单指数指标,这也是我们重点需要参考的。

  提 问:

  但是,就是没有每月发布,是吗?

  柴海涛主任:

  物流采购协会应该是每月发布的。

  提 问:

  就我个人观点,我觉得,大家通常得到的都是海关出口数据。一般订单生产周期有三个月的话,再加上海关统计一个月,相对可能就会滞后四个月。特别是从去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来看,国家公布的数据,包括海关统计的数据,和企业实际反映滞后时间是很大的。包括今年7月份出口上升,我们了解,大概三、四月份企业订单就已经开始增加了。所以有一个小建议,如果出口订单指数能够更好地统计和发布,对中国出口企业有很好的借鉴。

  柴海涛主任回答:

  您的提议很好,也很切中实际。商务部门在研判先行指标的时候也碰到类似的困惑。我们在研判外贸未来形势的时候,除了参考刚才说的各项指标和研究成果,还要辅之以其他手段,比如定期到出口大省去做调研;比如商务部建立了一千多家重点企业的快速调查、联系机制等等。就像您的建议一样,我也认为,从未来改善政府服务,改善我们对宏观形势判断的基础条件方面考虑,政府和社会各界确实应该有一个更好的、更权威的、更科学的类似出口订单指数等先行指标的统计、发布系统。

  谢谢。

  提 问:

  我还有一个问题,在金融危机之前,大家判断大宗商品走势比如像油、粮食、矿产等基本上是根据期货价格来判断的。但是,金融危机之后,发现这些价格并不是简单由供需决定的,而是被某些投资集团操纵,中国很大一批企业因此遭受了严重损失。那么,我们在未来有没有这种编制大宗商品国际平衡指数的计划?

  柴海涛主任:

  我认为,观察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主要参考期货市场是有一定科学性和道理的。因为,期货市场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价格发现功能。但是,我也承认你所说的由于期货市场现在越来越具备金融市场的某些特征,这是当年发明期货的人所没有想到的,就是随着现代金融和金融衍生品的发展,期货市场的虚拟经济色彩和金融衍生品的色彩越来越浓。这样就有可能由于各种热钱的快进快出,造成对实体经济真实供需状况的某种失真反映。但是,到目前为止,学者和有关部门主要还是依靠期货大宗商品价格指标来进行走势判断,同时辅之以期货交易的数量。

  至于你问到商务部会不会在这些方面进一步加强基本建设,我可以告诉你,商务部为了更好改进政府服务工作,近期正在加紧商务综合性信息系统的建设。相信在未来能够更好地满足和改善社会公共服务的需求。

  黄海部长补充回答:

  我也补充一下,刚才您提的问题,今年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搞了20个课题,现在已经在操作了。其中,有一个题目就在研究大宗商品交易,一个是手段--统计体系;还有一个是方法,争取把它作为将来国经中心发布的东西。当然,也要看研究的结果如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