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往一块想 劲往一处使--张小济研究员在经济每月谈第二期会上的发言

  • 时间:2009-08-19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巡视员 张小济

  谢谢魏部长,谢谢各位在座的朋友!

  我第一次有机会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参加活动,发表自己的看法,感到很荣幸!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多参加这样的活动,与大家交流。我的主题是"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

  一、出口下滑已经成为拖累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

  无论大家承认不承认,拖累经济最大的就是出口下滑。所有的数据都说明了这一点。我们拉动内需已经初见成效。出口数量大幅增长的数据都证明,拉动内需的政策明显见效。

  但是,出口仍然下滑,据我估计,全年是15%到20%。这算是乐观的估计,能在20%以内就不错了。有人说,我们过度依赖外需。这个话,天天都有人讲,现在还有人讲。但是,我告诉你们,今年上半年,进出口顺差占GDP的比例已经在5%以内,货物是4.7%,如果加上服务贸易,可能是5%左右。正常情况下,净出口占GDP的比重一直在正5%和负5%之间波动。这是所有国家的常态。2007年外部需求占GDP的比例突破到最上面,现在又回归了。

  二、认识要真正统一到"稳定外需"的方针上来

  我们现在不能再说过度依赖外需,现在是外需严重不足。我想,有几个误区特别要说一下,可能有些观点和主流观点不一致,我尤其要嗓门大一点。有人说,提高出口退税率对出口没用。张(燕生)所长也说,还不如拿来给融资呢!我说,当然好。这是加法。那个钱也要,这个钱也给。第二,出口产能过剩早就该调整了,不能保,就应该打、就应该死,利用这次机会进行结构调整。第三,外部需求没有,没订单,什么政策都不管用。我不同意这些看法。

  第一,提高出口退税率不是补贴外国人。提高出口退税不是对外的,说白了政策定出来干什么?就是要保市场,只要东西卖出去了,政策目标就实现了。至于卖的过程中买方和卖方有一个讨价还价,那是企业与企业的议价能力。所以,我们评价这个政策的到底是什么?要从它的目标出发,能不能把政策变成你的利润取决于你的议价能力。所以,我不同意这个看法。

  第二,产能是否过剩?我觉得,老想不过剩,产销平衡,是计划经济的思维。政府官员老是想最好产销能够平衡。错了!不可能!不平衡是常态,正好合适的是很少的情况。刚才,我看柴(海涛)主任讲全球生产能力(开发)不足,生产能力不足是全球现象,是危机中出现的情况,何况我们的制造业本身就有很大部分能力。从这个企业投资建厂,它的市场就在国外,就不是按照国内需求来建的工厂。因此,国际市场出现这么大的周期性波动,生产能力不足是正常现象。到底是不是过剩?我觉得从政府角度来讲,你的这个政策只能从环保、能耗等方面来决定这些企业是不是该压。至于有些企业该倒,那是市场的事,不是政府该管的事儿。

  第三,到底政府稳定外需的政策有没有效果,有没有用?这些PPT上的数字我就不再重复了。在危机最困难的时候,全球贸易是在萎缩的。也就是说,全球市场的这块蛋糕是在缩小的。但是,我们在主要发达国家市场的比重是在增加的。就是说,不是不能有所作为,在大家都缩小的时候,我缩小的少,甚至我把别人原来的市场拿下来。这就是我们保市场的一个政策着力点。这就为我们将来的发展创造了好机会。

  这些数字都说明,我们市场份额在增加。这个PPT上的图也说明,不光是传统消费品,就是其他的机电产品,包括办公机械设备等这些产品,我们的份额都是增加的。大家看看,我们什么时候比例下降了?是2008年的时候。那时候减顺差的政策是很见效的,一下子就把我们的份额给弄下来了!大家说,我们份额为什么能增加?我们卖的不都是消费品吗?

  这张曲线很清楚,美国储蓄率已经上升了,从接近于0到将近7,是一个大幅度的提高。但是,你看他省钱省什么?黄线是耐用消费品,这个线跌得很多;蓝线是非耐用消费品,跌的幅度要小得多;这是美国商务部的数字,和海涛主任的不太一样。服务费的线比较稳,不省服务的钱。美国人的服务是干什么的?是看病的钱,是和住房有关的钱,省不得。所以,服务线几乎是平的。真正跌得狠的就是汽车不买了,从美国经济看,跌得最惨的就是汽车部门。

  三、出口促进政策一要落实,二要建立长效机制

  现在,回答魏部长给我的命题"怎么办?"出口退税政策包括中央出台的6个政策,关键要落实,还要建立长效机制。政策是好的。为什么问柴主任(上面)那个问题?就是因为这个政策能不能用得好,财政好不容易拿出来的钱能不能用出去,用到企业身上,用在我们保市场、保份额的政策目标上,这是一个关键。

  我个人观点,我也是全国政协委员,在这里不是部长,是原部长。所以,我说话也更斗胆一点。我们稳外需的政策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来的这个目标晚了6个月,5月底才出来,千呼万唤才出来,结果就造成一方面手里资金特别多,外汇储备特别大,全球人都没钱的时候中国人兜里鼓鼓的;但是出口企业没钱,有订单不敢接,风险大没人承担风险。这是我们的问题。要说市场不好,大家都不好。你有钱但没有办法把钱用出去,这是我们最大的问题。所以,怎么把中央的政策好好用,晚了半年出来,也出来了!6条政策能不能落在实处,这是关键。和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相比,我们发现,到这个时候为什么钱用不出去,不愿意用,不愿意把钱花在出口部门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给了钱能不能迅速符合政策目标地把钱用出去的问题。

  第一,出口退税应该足额、及时、稳定。这就涉及到,长期外贸发展的这套政策体系,应该建立起来。首先,我觉得这个出口退税应该完善。不知道有没有财政部的同志在,我的看法是,有没有钱?有钱。为什么说有钱?别老争论多少,从生产企业挣了多少、该退多少,老在这里吵,没有意思,你就看进口环节挣了多少,出口最后还是要退税。所以,就看挣了多少。2008年财政部报告里面的内容,就是进口环节征的税要大于出口环节的退税。就是说,财政那里有钱,收大于支。那么,现在,这个政策出来以后,和1998年不太一样,地方积极性不高。因为,地方还要拿一块出来。现在,地方财政都困难,再分担,这合适吗?我觉得,这个事儿是应该考虑的,就是应该由中央统一收、统一支就完了。否则,只要分担就会造成各个地区之间利益分配不均。还有就是,企业说,能不能快一点?资金紧啊,退税能不能到点就下来。因为,现在还款期都长了,但非要见了单子才退税。企业说,能不能不等那个核销单,只要出了就把钱给我啊?而且,我个人看法,核销单早晚取消掉算了,那个单子干什么用?当年防外汇外流时候出的单子,早晚得取消。最后,就是,退税是一个制度,别来回调了。

  第二个,我觉得就是完善出口信用保险体系。我们现在是把它当作鼓励政策提出来出台。其实,你看全世界,在正常情况下,发达国家的出口中,全球的出口平均水平都是有保险的,保险的比重都相当高,只有我们低。现在,我们把它当作一个糖给企业吃,其实人家嘴里都含着糖。而且,我们的糖也不大,就是把钱全部都用出去的话,还达不到世界平均水平。我们一直是缺这么一条腿的。我想,其中一个就是有没有钱的问题,政策性的东西也需要财政性来支持。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即便有了这个钱能不能有一个很好的体系,利用这个钱为企业提供这种服务。

  我们接触了很多企业,他们知道有怎么回事儿。一个是找不着给钱的人,再一个就是这还得付保费啊,到底合算不合算也不太懂。小企业,尤其中小企业,就更觉得这个东西可能不适合。所以,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光靠信保一家公司弄所有政策性的东西肯定不行。发达国家哪儿有这个啊!发达国家就是商业机构。人家能做的,我们为什么做不了呢?最近我们找保险公司开了个会,很多外国保险公司说,我们愿意干,你让我们干,我们愿意干,我们在国外都愿意保。而且,我们对发展中国家市场都了解情况,我们有优势。

  我提出来几个有利于,一是有利扩大出口信用保险的总规模,同时又可以减轻政府的压力;二是有利于通过引入竞争,改进服务、提高效率、降低保费费率;三是有利于出口信用保险产品的创新,满足出口企业多层次的需求;四是有利于发挥商业性保险机构在商业网络方面的优势,便利出口企业,扩大客户群;五是有利于发挥跨国保险公司具有全球商业网络,熟悉贸易伙伴国和海外贸易商的情况,便于更准确地评估出口风险,能不能开放商业性保险公司经营出口信用保险业务?这和国家信保不冲突,是一个补充。因为从长远来看,不能靠一家公司,这样做不大,也做不好。

  最后,就是金融支持。企业贷款难,小企业贷款更难,出口小企业难上加难,这是现实。我们走到哪儿,人家都跟我们这么讲。上半年,新增贷款上万亿的大多数都跑到基础设施好的房地产上去了。所以,贷款难问题现在是更加突出了。一方面银行里有的是钱,一方面钱去不了出口部门,去也去不到最缺钱的小企业手里。

  那么,中国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我觉得,在这里,有个很特殊的政府担保。各种担保机构,包括在非常时期实行特殊抵押政策。小企业为什么贷不下款来?就是没抵押品。我本来就没钱,本来就是小企业,非让我拿东西抵押,我怎么弄得来?而且,很多银行对风险的意识越来越强。它不相信你,都非要你再保一下、再押一下。所以,我想在特殊时期能不能来点儿特殊政策。

  1998年的时候,有一个封闭贷款,那时候拿着订单就给钱。银贸合作搞了这么一个。现在体制变了,再重复那套很难。但是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关键就看有没有这个决心,想不想这么做。

  当然,这种毕竟是特殊的了。从长远来看,我们融资更重要的是买方信贷。涉及到新产业竞争力,开拓国外市场,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市场,要没有买方信贷,没有援助资金和投资捆在一块的贸易促进政策,你的产品很难打出去,很难在国际市场上竞争。说一句很简单的话,大家就都明白了。80年代也没外汇,也没钱。那时候,发达国家怎么把他们的产品卖到中国市场上的呢?不就是靠政府贷款,靠买方信贷,靠援助资金吗!日本的黑色环流等以各种各样的名目给你钱,让你拿他给你的钱买他的东西。这就是所有国家拓展市场最重要的手段。而且,这在国际上也是认可的,同时还落了一个好名声。我们兜里有那么多钱,有那么多外汇储备,为什么我们不会用呢?我觉得一定能会用,一定能把我们的出口搞上去。

  谢谢大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