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第三期 积极应对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

  • 时间:2013-01-31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摘要】在会议第二时段,围绕“应对挑战”主题,与会专家们认为,2013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最严峻的外部挑战包括:世界经济尚未完全复苏;发达国家同步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美国重返亚洲战略;我国周边安全形势仍然严峻。内部挑战是:关键领域的改革要取得共识越来越难;营业税改增值税可能带来新一轮重大经济体制改革;房地产市场走势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一、2013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挑战

世界经济尚未完全复苏。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谷源洋指出,世界经济虽然继续缓慢复苏,但还没有实现二十国集团所期待的强劲、持续、均衡增长,由此导致贸易保护、投资保护加剧,对中国经济发展是一个现实挑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隆国强认为,不仅全球发达经济体依然总体处在低迷之中,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发展也有所减速,外需不足对中国这样的出口大国来说是很大挑战。

发达国家同步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谷源洋指出,美日欧三大经济体同时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给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带来了新的风险,世界各国通过货币贬值来扩大出口,造成了新的贸易摩擦。隆国强认为,三大经济体都采取了宽松货币政策,这是二战以来罕见的事,如果热钱流入中国会倒逼我们增发更多货币,就会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升值。我们将面临两难选择,如果人民币不升值,就得承受输入性通胀压力,如果升值就对正处在转型阶段的出口企业竞争力形成压力。

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蕴岭认为,我们不必把所有关注力放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上,应该放在2012年底东盟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16国领导人一致同意的“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RCEP)上。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认为,美国企图用这样的战略遏制中国发展,但很多亚洲国家并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中美两国在经济上的互相依赖,是我们处理21世纪大国关系的重要筹码。

我国周边安全形势仍然严峻。张蕴岭认为,一个大国如果周边不稳,不能建立一种周边的战略依托框架,就无法发挥一个大国的作用,不能成为一个世界强国。钓鱼岛争端有可能把我们拖入战争,但还是存在用非战争手段处理和化解的可能。周文重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重点放在经济方面的“走出去”、“引进来”,用市场换技术,用市场换资金,在新时期,用资金换市场,用资金换资源是我们需要考虑的新思路。

二、2013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国内挑战

关键领域的改革要取得共识越来越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认为,当前我国改革处于攻坚阶段,很多领域改革要取得共识越来越难。抽象的共识容易达成,但一旦具体落实就很难。中央和国务院的政策,需要部门落实时,有时也会遇到困难,这就反映了许多政府部门和中央的认识有差异。而部门政策制定出来之后,到执行时又难以推进。比如,行业垄断问题在中央已经形成了共识,但是并没有得到行业真正的认同。今后改革可能面临的重要挑战就是如何进一步取得共识,从抽象的共识,到具体的共识,再到行动的共识。

营业税改增值税可能引发新一轮重大经济体制变革。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认为,营业税改征增值税的改革不仅仅是实施结构性减税的一条途径,有可能引发新一轮重大经济体制变革。有几个方面的重要影响需要关注:其一,营改增后,意味着地方政府唯一的主体税种不存在了,而从现有的18个税种中,很难找到替代税种,唯一的办法另设新税,房地产税是最有可能的新税。其二,如果不同时出台其他措施,营改增后,就意味着增值税占比会增加到57%,增值税一税独大将会给中国财政收入体系的安全构成重大的挑战。其三,当营业税归并到增值税之后,中央和地方税收比例必须进行调整,这意味着现行财税体制要重新构建。

房地产市场走势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隆国强认为,2013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依然是房地产市场的走势。从2012年3月开始,国内不同区域、不同城市的房地产市场走势出现差异,一些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价格仍然在上涨,三四线城市价格低迷,供给过剩,甚至有些城市已经出现了泡沫破灭。大中城市房价的快速增长,有可能会招致更加严厉的调控措施,而更加严厉的调控措施很可能使三四线城市的房价首先出现波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