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政协副主席邵克文同志的发言

  • 时间:2010-04-26
  •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尊敬的培炎同志,各位领导同志们,我是1999年到2007年担任甘肃省发展改革委主任,最早是计委,后来发展计划委。可以说是西部大开发在甘肃的参与者和见证人。同西部的其他省份一样,西部大开发的这十年是甘肃历史上发展最快、最好、变化最大、人民得到实惠最多的十年。我主要有两点体会:
        第一,西部大开发这十年期间,把正常情况下可能需要几十年干成的事儿,或者是要走完的路,走过来了。我只说一个数字,甘肃的财政支出,2000年全年是188亿,2009年达到了1245亿,增长6倍多,年均增长幅度是24%。我说明一下,同期地方财政收入增长的幅度才有12%。也就是说,甘肃财政支出的增长主要是靠中央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支撑的。国家投入的大量增加使我们把过去想干不能干,甚至过去想都没想的事儿现在都干成了。我们甘肃省委、省政府领导在各种会议上都讲,我们甘肃人民有几项圆满工程,有的已经干成了,投产了,有些正在干,比如兰州石化的大乙烯工程、兰州连接周边省的高速公路,兰州的引洮工程,甘肃的流域治理工程等等。同时也还促进了社会发展,包括教育、卫生、文化、广播、电视,很大一笔历史欠帐都补上了,使农村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的发展、人的尊严得到的很好的体现。
        第二,西部大开发中,我感觉这么多年,起决定作用、推动作用很大的有三个方面的东西。一是很好的规划,国家制定了西部大开发总体规划,之后又搞了“十一五”规划,而且在总体规划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以点串线、以线带面,实现重点开发这样一个原则,把重点开发的三个区域都明确出来了。在实际执行中有很大的变化,但是当时规划确定的指导方针,战略目标大部分都实现的,或者说正在实行的过程中,规划起了很好的作用。二是国家制订了一个支持西部大开发的政策,2000年国务院出台了西部大开发的政策,第二年又出台了具体的实施意见,将政策逐项地具体和细化,我们也非常感谢当时主管这项工作的李子彬同志,为出台这个政策做了大量艰苦的协调工作。我参加过子彬主任召集的几次会议,凭借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的努力,使实施细则终于出台了。三是投资,这是最主要,起根本作用的。国家这几年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发行国债,确实向西部做了较大的倾斜。从甘肃来讲,这几年上了大大小小几万个项目,不是靠外资,因为我们直接利用外资一年最多也就是四五千万美元,可以忽略不计;也不是靠社会投资,我们的社会投资大概占的不到20%;主要是国家投资,包括国家预算内基本建设投资、国债投资、国家商业银行贷款,以及央企在甘肃的一些自有资金,主要是靠国家支持的。我们甘肃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000年440亿,2009年是2749亿,翻了两番半,年均增长接近20%。可以说发展靠项目、发展靠投资,在甘肃得到了最好的验证。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在这十年期间,培炎同志三次到了甘肃,对甘肃的西部大开发和经济社会发展给予了很多具体的指导,而且每次去,都要确定一个为甘肃发展至关重要的重大项目,第一次是把兰州市的南北两项绿化工作确定纳入国债支持范围。第二次确定甘肃的引洮工程,把洮河的水引入到甘肃最困难,最干旱的甘肃东部地区。第三次是核工业项目。对甘肃的经济发展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我们希望在新一轮的西部大开发中,规划、政策、投资继续向西部倾斜。谢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