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耗能产业低碳转型要做好“加减法”先进节能减排技术仍是重要抓手,未来十年减排贡献率可达85%以上

  • 时间:2021-12-23

 

《 中国能源报 》( 20211220   25 版)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六大高耗能行业(火电、钢铁、非金属矿产品、炼油焦化、化工、有色金属)的总能耗占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50%以上,二氧化碳排放占比接近80%。与此同时,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快速推进、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不断扩张的高耗能产业将成为影响碳减排目标实现的重要阻力。

日前,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经济管理学院发布了《走向“双碳”:影响与行动》系列报告。其中《双碳目标下高耗能行业转型路径研究报告》指出,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若在六大高耗能产业中科学规划转型路径、采用先进的节能减排技术,预计2020-2025年可节能折合1.23亿吨标煤,减碳3.33亿吨;到2030年可进一步节能折合0.79亿吨标煤,减碳2.09亿吨。

 

火电、石化行业节能潜力最大

今年10月,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严格能效约束推动重点领域节能降碳的若干意见》要求,到2025年,通过实施节能降碳行动,钢铁、电解铝、水泥、平板玻璃、炼油等重点行业达到标杆水平的产能比例超过30%;到2030年,达到标杆水平企业比例大幅提升,行业整体能效水平和碳排放强度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有业内专家指出,高耗能行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高耗能属性主要由产品性质和工艺特点决定。若能实现清洁生产,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便可大幅消减二氧化碳排放。

上述报告指出,六大高耗能行业中火电行业、石油和化工行业的节能潜力空间最大。报告测算,火电行业的节能成本在六大高耗能行业中最低为-729/吨标准煤,有色金属行业的节能成本最高为3140.68/吨标准煤。钢铁和水泥行业因先进节能减排技术普及率较高,节能减排潜力相对较小。

报告认为,未来,火电、石油和化工行业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中将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在2030年前火电行业应成为减碳重要抓手;同时,降低有色金属行业节能降耗成本是也未来行业转型工作的重要任务,建议政府对该行业低碳转型进行适当补贴。

先进节能减排技术仍是重要抓手

记者梳理发现,过去10年,我国已发布一系列高耗能行业节能减排先进技术目录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2013-2017年六大高耗能行业产品平均能耗水平每年下降约4%。然而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我国仍存在差距。

据介绍,节能减排技术大致分为五类,包括能效提升技术、设备改造技术、末端治理技术、共生技术和管理改进技术。

研究数据显示,能效提升、设备改造和管理改进技术在2015-2020年的节能贡献率达83%,二氧化碳减排贡献率达94%2025-2030年,三类技术的节能贡献率约为77%,减排贡献率约为86%,其中能效技术的贡献率将显著下降,而设备改造技术将发挥更为关键的作用。

“未来最困难的时期可能不是在碳达峰和平台阶段,难度最大的是2035-2050年碳强度下降阶段。”中国海油能源经济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王震分析指出,在中国低碳转型发展过程中,未来应该会经历四个阶段,分别是2030年前达峰,2030-2035年进入平台期,2035-2050年是下降期,2050-2060年是碳中和阶段。

有专家指出,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先进节能减排技术在高耗能行业的推广应用具有广阔潜力空间,是高耗能行业低碳转型的重要抓手。相比较于发达国家,节能减排技术在中国的推广应用更加经济有效。

据测算,2025年,高耗能行业推广节能减排技术的节能潜力预计将达到1.23亿吨标煤,占当前高耗能行业能源消耗总量的3.1%2030年技术推广应用的潜力空间将进一步扩大到2.02亿吨标煤,占当前高耗能行业能源消耗总量的9.2%

新兴领域高耗能问题不可忽视

从能源消费及碳排放的来源看,能源领域是我国碳排放的主要“贡献者”。2020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为49.8亿吨标准煤,其中与能源相关的排放量占90%左右。

“目前,我国能源转型还面临能源结构偏煤、产业结构偏重、能效水平较低、关键技术创新能力需大幅提升等诸多挑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科研信息部部长、能源政策研究所负责人、研究员景春梅对记者说,高耗能行业或者重点能耗领域低碳转型需做好“加减法”。

一是推进能源转型,即减煤、稳油、增气、加新。研究机构测算,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十四五”末能源消费总量应控制在55亿吨标准煤以内,其中煤炭占比应从目前的56.8%降至51%;石油占比从18.9%降至18%;天然气占比从8.4%提至11%;非化石能源占比从15.9%提高到20%

“十五五”进入峰值平台期,应适当增加天然气比重,同时提高可再生能源消费比重,对化石能源中的煤炭做减法,对天然气做加法,对于非化石能源以风光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需大力提升消费比重;

二是加强重点领域的节能提效。重点提升工业、交通、建筑等领域用能效率;

三是系统推进高耗能、高排放产业减碳、脱碳。减少化石能源消费的同时,要推动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

景春梅指出,能源转型过程中新兴领域的高耗能问题亦不可忽视。近年来,大力发展的5G大数据中心,既是新兴产业也是耗能大户。“目前,其每年对国内电力的消耗约为1600亿度,相当于上海地区一年的电力消耗总量,且这部分电力70%来自于煤电。”

 

分享到: